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司機》和政治驚險片

2017/11/2 — 9:41

《逆權司機》劇照

《逆權司機》劇照

再談談已經落畫的南韓片《逆權司機》,是出色的政治驚險片,在本國賣座鼎盛,香港上映也大獲好評。我在個多月前已經談過,標題:《逆權司機》屠城血證佳作

強調「屠城血證」,其實有雙關意思,現在解釋一下。

首先,很明顯,該片描述 1980 年南韓光州發生民主示威,軍警武力鎮壓,傷亡慘重。當時全斗煥軍人政府嚴禁新聞報導。一個駐日本的西德記者收到風,飛往漢城(現在中文改稱首爾),的士司機載他長途前往光州,冒險越過封鎖綫,還協助記者拍攝了軍警開火屠殺的實況,再送他回漢城飛走,把屠城血證公諸於世。

廣告

這是真人真事,但那位南韓司機沒有留下真實姓名地址,此後下落不明。《逆權司機》由宋康昊飾演這無名司機,當然是借題創作,好在虛構得有血有肉,宋康昊演得十分生動出色(數年前他演《逆權大狀》亦精采)。儘管作出戲劇性誇張,然而背景有根有據,人物性格描寫充滿立體感,全片的確拍得好。

另一關係,是我想起 1987 年中國大陸片《屠城血證》,與這部南韓新片有些相類,而早拍了足足三十年。《屠城血證》拍攝 1937 年日軍南京大屠殺,有日本記者拍了照片,把菲林交給當地一間照相館沖印,照相館員見到這些血證,就偷偷沖印副本,交給一個中國醫生秘密帶離南京,讓外界知道屠殺慘況。

廣告

記憶中,《屠城血證》拍法很舊式呆板,並不生動迫真,水準遠遠不及《逆權司機》。不過,這是大陸第一部以南京大屠殺為題材的影片,據說內地上映反應不錯。劇情當然宣揚愛國,主角是那個愛國醫生,被美國老師的女兒愛上,又有日本軍官與中國女子有段舊情,人物關係相當複雜。

我最深印象並非此片本身,而是香港公映的時間,不是 1987 年,卻在發生 1989 年北京「六四」鎮壓之後。大陸片在香港一向由「左派」公司發行,「左派」院線放映,最初大概認為《屠城血證》不合香港口味,冷藏起來,偏偏在六四後一年左右拿出來公映。雖然觀眾不多,但片名刺激,令人想到六四「屠城」。由於當年香港左派報章也不滿六四鎮壓,,因此上映《屠城血證》,有些微妙。現在少人知道這往事,不妨重提一下。

說起來, 1989 年北京天安門廣場學生民運,而至六四鎮壓,香港及外國新聞界報導極多,更有電視現場直播,國際注目,全港更驚心動魄,跟1980年南韓光州事件封鎖新聞大有不同。然而過去鐵幕竹幕密封,圍牆重重,所謂「自由世界」也多專制戒嚴,包括美國支持的南韓、台灣和拉丁美洲很多地方,都會關起門辣手對付異己,禁止報道。

在冷戰時間,以法國為基地的希臘導演哥斯達加華斯 (Costa-Gavras) ,是國際最著名的政治驚險片專家。 1969 年他拍成《大風暴 (Z) 》,取材真事,描述希臘政客被軍人政權暗殺,記者追查,法官審訊,此片得獎叫座哄動一時。當時希臘仍被軍人政權控制,五年後垮台。《大風暴》揭露軍人政權醜惡,對希臘民主化顯然有貢獻。

隨後哥斯達加華斯陸續拍攝敏感政治題材,採用通俗的驚險刺激手法。例如《大迫供 (The Confession) 》,是捷克共黨功臣被指叛國,慘遭嚴刑迫供。《戒嚴令 (State of Siege) 》是烏拉圭城市游擊隊綁架美國外交官,該國戒嚴追緝。《大失踪》是美國支持智利右翼軍人政變,大量捕殺反對者,很多人失踪,包括美國記者,積林蒙和施思史帕錫合演他的父母,前往智利追尋兒子下落。

《大失踪》 1982 年公映,而智利政變上台的強人總統皮諾徹,一直統治到 1989 年。

哥斯達加華斯現年八十四歲,近年仍有新片。冷戰結朿後,不少地區民主化,可以自由開放拍攝政治傷痕,他後期的影片就少了敏感迫切性。但他的政治驚險片曾經影響很大,至今沒有其他導演能夠比得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