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賣廣告可以叫更多人閱讀嗎? 給 Readerbb 一點自由時間

2019/4/23 — 21:59

《珍珠奶茶》雜誌
(圖片來源:Readerbb facebook)

《珍珠奶茶》雜誌
(圖片來源:Readerbb facebook)

今天是聯合國世界閱讀日。從來沒有人說閱讀不重要,但閱讀風氣下滑,人皆推委網媒橫行,睇手機多過看書,情願打機多過打書釘。去年政府財政預算豪撥三億元,培養市民閱讀習慣和推廣文化及人文素養。可是全數歸政府兩大部門教育署和康文署主要是公共圖書館,對書業、寫作界、閱讀推手等毫不在意。一年來我們見到相關部門增加推廣活動增添人手,可是,教育部門及文娛康樂又如何協助文化及人文素養的培育者、生產者,為本土閱讀者,包括作家、編者、文化工作者、策劃者提供資源和發展扶助呢?

時至今日積盈餘以百億計的香港,借書和買書早是不同的市場。沒有人寫書,編書,何來書?何來書給人借?寫書出書是書業,無業可做也就無書可借,或者,看外來書種?看最近公佈2018香港公共圖書館借閱量排行榜,亦無驚喜。非小說類最多借閱率一概是旅遊書,毫無懸念,借閱行為最適合工具書一環,皆因用完即棄,無留存重讀的必要。而小說類仍然是金庸,鐵錚錚的反證部門推動文學成效──無助增加其他文學借閱類型,換言之,文學如果還有業界的話,一定並無受益。要知道,很多經典需要重讀,不同角度的書評,累積有素質的閱讀經驗。卡夫卡、佛洛伊德,均是無榜列排名的作家,你可以說他們不重要嗎?時至今日,推動閱讀的資源,向借閱行為傾斜,到底,我們這城市,還需不需要健康的書業市場?

回說閱讀風氣:我不認為屏讀是閱讀的致命傷,電子版也好,紙本也好,總需要有新書種出現。書業勃發反映閱書風氣,發行壟斷,香港書又不能向全國發行,所以市場偏狹,先天失利!而文學發展更是書業的底蘊,文學卻幾乎成為票房毒藥。數年前香港藝術發展局的文學串流,推動跨界文學展演,近年康文署的表演項目也增加了對文學跨界實驗演出支持,劉以鬯和小思先後獲藝術發展終身成就獎,西西獲多個國際文學獎項,人人皆見,證明文學在狹縫中屢創奇蹟。可是,投資在文學產業的情況如何?文學科「被」式微,成為夕陽科目。文學雙年獎仍然雙年一次,彷彿不相信香港值得每年推出佳作。出版界無佳作出現?抑或無甚鼓勵,書商也不投資?雞與雞蛋,耐人尋味。文學月會近年才發放講員費,以往多年來是要文學界人士無償奉獻。合作提供構思獻謀貢策,卻無策劃費,爾後被複製,也是無可如何。有時我覺得香港政府一如大眾,覺得文學知識及素養是最廉價的,不需經年培養,不費吹灰之力可一蹴而就。金庸館成立,標示香港本地創作能成鉅著,但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若只一味往經典貼金,如何幫助業界發展?評論,不同層次的書評,有助提升大眾識力,鑑賞習慣。最近香港文學評論學會以有限資助,推出首屆「香港文評大賞2019」,就是希望針對香港文學徵優良評論。有讀者問,甚麼是香港文學,大眾對自身文學的主體性,相當迷惑,可見評論之必要,香港人認知香港文學的必要。

廣告

太多眼目的情欲吸引,才是書在眾多娛樂中成為邊緣的原兇。可是,政府大洒金錢,用視覺娛樂媒體宣傳閱讀,圖書館拆資大賣「閱讀」廣告,早陣子大台廣告片段,少女青年手拿書籍,打正旗號宣傳閱讀,大玩食字,把「悅」和「閱」老掉牙的諧音仿詞再玩弄一番。近來又賣車身廣告,原來是推銷新開的社媒。本來多一個推動閱讀的媒體,是我們所樂見的,但投放百萬計在這些移動影像去宣傳閱讀「行為」,值得嗎?看過的人,真的會對書產生興趣嗎?對某本書產生好奇嗎?香港無論學生或上班族,消費娛樂至死,還不夠嗎?

廣告

閱讀不止是消費,可以是靈性的修養,也可以是純粹無聊的放空媒介,打書釘與打盹打球打機打卡一樣,輕輕鬆鬆成為生活一部分,彼此不排拒。閱讀,甚至文學,進入少年人的視野,可以像《珍珠奶茶》一般,不是一種功課的需要,而是無厘頭的聯類,是100毛式的暢想,學生自由抒發己見,用書評代替內容大要讀後感嗎?讓閱讀與評核、報告、分數脫勾,分一分家,可以嗎?只惜,這份完全免費向中學派發的閱讀雜誌,藝發局只蚊型資助兩期,其後,我們便自資出發。但香港有心人原來還存在的。雜誌未出爐,已經有老師說我們需要這類書刊,並大量取閱。我們想像,新世代有新世代的閱讀情貌,所以,把閱讀還歸閱讀,如果我們相信閱讀的魅力,以讀供讀吧!用紙媒供給看字的人,字裏行間,自得其樂,信任孩子,對世代信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