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林奕華的新戲《聊齋 Why We Chat》(之五)

2018/5/23 — 16:43

《聊齋 Why We Chat》劇照(圖片來源:非常林奕華 Facebook)

《聊齋 Why We Chat》劇照(圖片來源:非常林奕華 Facebook)

5/6在香港銅鑼灣誠品書店談林奕華的新戲『聊齋Why We Chat』(之五)

一件非常關鍵的事情是,人如果失去了和自己相處的機會,失去了和自己相處的意願,也就不可能探測自己獨處時,內心中會出現什麼,會遇到怎樣的心魔、心妖或具備迷魅力量的想像或思考上的狐仙?

必須一直處在和別人聯繫著,不能獨處的人,應該是一種當下新鮮的人的現象吧!從前不可能有這種條件讓人一直保持connected。這種情況下,一直不離開別人不能獨處的人,會因而失去什麼呢?理所當然的,這樣的人和自己和別人的關係都改變了,將所有認識的人都看做是「WeChat」的對象,和你的關係都是泛泛聊天的關係,也就沒有了可以讓你願意真心冒險去建立投入、專注可能性。

廣告

專注是極度重要的,也是我們今天快速流失的能力。我曾經聽過鋼琴家Kovacebvic談他對貝多芬晚期鋼琴奏鳴曲的理解。他說:演奏這幾首曲子最困難的地方是音樂的內向性,因而彈這些曲子不能想像要如何將聲音傳出去,傳到音樂廳最後一排最角落的位子上,不,用這種方式演奏就碰觸不到、更表現不出貝多芬那麼偉大的內向性了。必須要倒過來想像,要能找到一種方式,不是將琴音送出去,而是將觀眾拉進來,用琴音吸引每個人想要向前傾聽,恨不得自己可以更靠近、更靠近,進到鋼琴裡面去,也就是進到音樂裡面去。

那是藝術最了不起的形式,也是今天大部分人失去機會能夠有的體驗。在欣賞藝術的時候,不是被動地接受,而是被藝術的內容吸引了,專注主動地將「自我」投入去理解、去欣賞,如此而被藝術改變了,藉由藝術而發現自己。藝術增加了我們對自我的認識,也增加了我們離開人群獨處的能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