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本有

釋本有

僧侶(石門洞寺),於台灣受具足戒,在香港七十年代出生,少年時常在故鄉廣州西關學習嶺南文化,二十歲留學日本,於東京藝術學校畢業。繪畫素材為水墨、彩墨及水彩,除佛教繪畫作品外,也從事泥塑、繪畫佛教漫畫及海報插圖,和跟湖南沅陵山谷中腦癱者唐杰合作野生绿茶等,正在繪畫佛教歷史漫畫,已出版作品《香港風情畫》(商務印書館)。

2018/11/16 - 11:58

要有準備跟「香港」共渡時艱 重燃互助團結精神 — 輸出禪宗漫畫

在趕稿畫《虛雲老和尚》漫畫時想說:
如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導致不景氣,樓價下跌的話,我是會選擇中港兩地跑,並在大嶼山租用工作室畫多一些佛教漫畫(包括香港本土題材),在各島舉辦私人野外展覽,記得日本手塚治虫在空襲期間也畫漫畫,無有恐懼!或者,人們的恐懼是私心與貪婪引起⋯⋯⋯

幾手準備
已準備好吃一天兩餐素食就夠,不需購買衣物,羅鞋鞋39元人民幣一雙穿一年,我不貪心我怕誰?看不見前路/沒有榮譽頭銜都不可怕,人類社會最怕的是失去道德底線和不團結。

免費教學
現在有ipadpro,我們可以共同創作,分隊創作香港本土文化漫畫,佛教漫畫,心靈哲學漫畫動畫並翻譯多國語言輸出到海外全球,香港需要加強各種軟實力(用普通話的說法),這麼做的結果不會令我們會發達,但是也「可能」幫一些年輕人維持到生計,香港需要培養出更多有社會責任感對世界有擔當的年輕人。

廣告

能量轉換
雖然師父希望我建立好石門洞寺,但如果香港樓價下跌,大嶼山和各島還是有救,也信香港有一些熱血燃燒的年輕人能把能量轉換到創作,並突破重重障礙,我一個人在國內遊走十多年也遇過很多障礙。

香港是香港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香港,要有一份香港精神,除非網絡封鎖否則有志者一定能重建香港創作產業,而這份產業需有香港精神不是中山/珠海/廣州/南沙可比,廣東包括香港暫時看不見有濃厚的創作氣氛(普通話意思是氛圍),故面對大灣區並不自卑,也不一定要成為公認的大國畫家,但身在國內的我不敵視任何文化,從七十年代小學開始就跟母親接濟國內親友到山區教農民做生意。

而如今,香港人的我窮了沒多餘財物可接濟親友他人,他人也可能發達了成富豪都移民美加,但我窮得還剩下精神財富譬如互助信念和中華傳統文化觀念,並不會對任何人產生羨慕嫉妒恨,只希望能不斷付出,令自己和有緣的朋友走回正軌。

出家並非是想致富或移民
我是屬於出家十多年仍貧窮的那一梯隊(從沒私自買過質料好價值超兩百元僧衣),國內不少農民出家後都翻身賺到錢去海外留學順便移民買大屋,記得留學日本期間,打工地方的店長問是否願意留在日本可幫我安排簽證⋯⋯也畫過一些日本宗教刊物插圖,但是後來我覺得香港是故鄉,是一個有山有水值得為其付出的故鄉,而且也不應該去分享別人建設好的福利⋯⋯香港有一生都畫不完的漫畫故事,一個人或一個修行人都應該正直,忠於一份情義少點手段才能明心見性步向解脫。

自救的精神力量
如果我們能重啓香港七十年代的艱苦奮鬥精神,先不管前景是好是壞,將物質享受降低,或許就能發揮民國之後和近幾十年香港良好教育的潛能並引爆,我一個人在國內一直都是自救,但是香港同胞和我應該有共同語言比如母語廣府話,是否能應有更好的溝通交流?能一起合作去推動社會前進?哪怕我們的團隊只是做心靈動漫。

一廂情願的我已經四十多歲,在強人工智能還沒降臨前,還是盡可能以手塚治虫的工作精神為指標,如成功或許能改變一些事,給人歡喜/給人快樂/給人希望/好像是星雲大師說過的(暫借用一下)。

打字至此,或許有不少人已準備去投資移民公司聽講座,或甚至已在飛機上等待午餐,走得快好世界!但是,我願意也需直面時代變遷所帶來的艱苦,一直以來國內朋友也有支持我畫佛教插圖和歷史漫畫,所以不適合移民也沒資格享受別國福利的福報,據說逃難可能派上用場的Bno也過期未續⋯⋯⋯

不貪/不奢求物質享受/不羨慕他人享福/每天清菜淡飯/努力做好自己發揮潛能,就應該無有恐懼,故我不持咒直面無耐變幻直到死亡。

以上,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