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考評局畫蛇添足的《第九味》

2018/11/9 — 14:57

徐國能《第九味》

徐國能《第九味》

2018 年中學文憑試中文科閱讀卷的檢討陸續出爐,回顧近年文憑試的閱讀選材多有爭議,尤其出現原創者亦不懂回答的情況。其中 2014 年考核徐國能的《第九味》,若比較原作及考評局的「再創作」,亦反映了一些難以理解的現象。當年考核這篇作品的考生,今日大概已經畢業了,未知當他們知道以下情況,會否啼笑皆非呢?

根據 2014 年考卷,只標出處是徐國能的《第九味》,未署任何改動聲明。《第九味》是 2000 年文建會第三屆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散文組首獎,地位獲文壇肯定。根據考評局的版本,故事其中記述「健樂園」接下當時聞人羅中將嫁女喜宴,但大廚曾先生卻無故失蹤,其後作者重遇曾先生,兩人對談之間,談人生,憶故事。

然而,考評局似乎對作品的文句有意見,需要略作改動,例如:

廣告

原版本:恐怕以為他是個不世出的畫家詩人之類,或是笑傲世事的某某教授之流。

修改後:恐怕以為他是畫家、詩人,或是個笑傲世事的教授。

「不世出」,語出《史記.淮陰侯列傳》,意指世間少有之意。考評局將之刪掉,將曾先生的形象淡化。既是主角,又淡化其形象,令人不解。至於考評局將「之流」刪去,詞義微有不同。字詞刪節前後,只差數字,其實毋煩改動,又何況是獲獎佳作呢?

廣告

若考評局講求文句清通,而對個別文句作出刪節,未知有否徵得作者同意?若是,那必須在考卷註明,免得考生有錯誤理解。然而,根據考評局的命題,又不見得文句清通,例如第 11 題:

「『健樂園』結業與曾先生的離去有很大關係,及後作者跟父親說起重遇曾先生一事,從父親的回應可見父親對曾先生的態度是怎樣的?試說明父親態度如此的原因。(6 分)」

「父親對曾先生的態度是怎樣的?」問句之前,有兩句前題,究竟回應問題之前,需要將前題納入思考範圍內嗎?若不是,何故這個問題需要長達 59 字?參照考評局答案,那是「父親態度平淡」。可是,根據《第九味》原版本,考評局刪除了「父親雖有一手絕藝,但每每感嘆他只是個『二廚』的料,真正的大廚,只有曾先生」,即使有人對曾先生有微言,作者的父親亦堅決不從,從而得出「父親對曾先生既敬且妒」的描述,若考評局保留這句,似乎會動搖「態度平淡」的結論,可能會得出「表面態度平淡,內心實則惋惜」的看法也說不定。

《第九味》談及曾先生在羅中將女兒的喜宴失蹤,成為「健樂園」倒閉的關鍵,考評局版本沒有提及曾先生失蹤原因,原版本卻有暗示。原版本提及「曾先生好賭,有時常一連幾天不見人影,有人說他去豪賭,有人說他去躲傾,誰也不知道,但經常急死人家。」這段分明是交代曾先生失蹤的原因,卻版考評局刪掉了,原因也是一個謎。為了便於設題而刪節,尚可理解;為了便於設題而破壞脈絡,則令人大惑不解了。

若說中文科是「死亡之科」,那「中文科閱讀卷」必是「死亡之卷」。考評局為了擬題改易作品意思,一則對於原作是一種破壞,二則考問的文句拖泥帶水,增添了試卷難度。不論中文科未來是否有改革,或許首要的改善之處,便是由尊重原創及考問工夫做起,才是正本清源之路。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