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物皆從隕石與神話開始

2017/11/17 — 16:20

記得今年的五月初見Nicolas Buffe在香港的法國五月畫展中展出的作品《普里菲羅的夢》(The Dream of Profilio)時,已讓我大一吃驚——一位來自法國的藝術家筆下能結合日本的動畫元素與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古典風格,本已不簡單,而其今年11月11日始於K11展出的《火箭燈籠》(Rocket Lantern)可謂再下一城,將混合的文化以裝置藝術、結合AR技術讓公眾能從作品中重新思索自己與宇宙的關係,同場亦有本地摺紙藝術家Stickyline以紙藝和科學回應Nicolas Buffe的魔幻作品,是今年不容錯過的展覽。

Nicolas Buffe的作品不論是繪畫的線條以至用色也充滿神秘的感覺,今次也不例外,以黑白色為主調的火箭燈籠下,蘊藏著12星座的故事:12星座裡坐落在聖誕節的山羊座突然消失了,為了避免聖誕節因而消失,宙斯的女兒、掌管天文和占星的繆思女神Urania坐著火箭燈籠以尋回失落的山羊。火箭模樣的燈籠當然是Nicolas Buffe的想像,但他以Urania尋找山羊的神話為藍本,用故事的方式道出現代人類對宇宙探索的想望,像是一部立體的童話繪本,繪聲繪影地帶領觀眾走入他的複雜而抽像的藝術世界。

廣告

被問到為什麼喜歡看神話,或喜歡以神話為創作基礎時,Nicolas Buffe指「我們對世界、宇宙有太多未知,而神話裡包含了許多前人的生活經驗和傳遞給後人的信息,我們在神話裡學習、了解世界上各種無法理解的事。」宇宙本來就是神秘不能說明,但基於遠古流傳的神話,讓我們對不能說明的部分多了一份想像,或在過於商業的社會裡,神話中呈現出人類原始的生活,人性本來的貪嗔癡愛欲,都是對現代人的一份安慰。

值得注意的是,Nicolas Buffe是次的作品展中加插了AR技術,將抽象的意念遊戲化,令觀眾能透過遊戲直接與藝術品互動,一方面更理解Nicolas Buffe作品背後的意念,另一方面能了解再次探索自身和宇宙的關係:「科技是一種工具,我們可以利用不同的科技結合藝術,將抽象的藝術大眾化,就像我們小時候喜歡打電玩,沉迷電視框的畫作與自己對話的瞬間,表現藝術的方法,從來都並不單一。」Nicolas Buffe如是說,或許這就是藝術家常說的「藝術就是日常」,只要我們還能想像,不論拈來的神話也好,電子遊戲也好,繪畫也好,都能成為藝術。

廣告

同場加映的還有本地藝術家Stickyline同以宇宙為題,回應Nicolas Buffe作品的《宇宙日常》及《存在法則》。Stickyline由兩個年輕的紙藝工程師阿蟲和Mic組成,致力以紙創作,並希望以最簡單、垂手可得的材料來創作。跟同場的另一位藝術家愛神話與超現實的幻想的Nicolas Buffe很不同,兩人面對藝術的同時亦可以很科學:「在思考作品《宇宙日常》之時,我們做了很多資料搜集,整個宇宙那麼大,其實有很多角落都只是簡單的只有隕石在懸浮著,當我們抬頭望向繁星之時,又有沒有想過其實在看見或看不見的角落裡,其實都是這些大大小小的隕石在協力塑造整個宇宙呢?」站在兩人的作品下,微風輕吹,隕石在半空中懸浮,耳裡傳來兩人刻意從NASA網站找來的太空的星之聲,配合光影,竟有片刻讓人感到抽離鬧市,置身於無垠的太空中。

「有時做藝術是要非常堅持到一個位,之後亦要唔堅持。」Stickyline的阿松這樣說。初聽乍似黎明的金句,但再思考之下其實意味深遠,就像本地紙藝藝術家Stickyline,首先是對摺紙藝術有絕對的堅持,以平面摺出立體,然後亦要思考摺紙以外的可能性,就像是次在K11中展出關於宇宙的作品般,將摺紙與聲音、燈光以及工藝互相配合,為摺紙藝術再闖出另一種可能性。在商場之內,其實還有11個Showcase,分宇宙、自然和人類三個層次,分別坐落在商場不同的三層中,而Stickyline的科學,可見於他們以黃金比例的方式摺出一系列的作品、以工藝配合摺紙令作品旋動,並嘗試以「一粒沙子見天下」,從齒輪延伸見人類、由種子見自然、自太陽見宇宙。

關於宇宙我們有太多未知,也因為未知所以我們仍可以想像,反正黑洞也不過是從想像中萌生,然後被證實的,難保有一天我們能印證Nicolas Buffe所說的神話,並發現原來一切的存在法則不過是諸神的遊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