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文寫作一定要 avoid repetition ?

2018/12/3 — 12:29

圖片來源:Aaron Burden, Unsplash

圖片來源:Aaron Burden, Unsplash

很多學英文的人,都聽過老師告誡︰ You should avoid repeating the same word in writing 。於是,大家寫作,誠惶誠恐,生怕把同一個字重覆用了,給人辭窮的感覺。有些同學,甚至把這條規則,發揮到極致。我每學期收到的論文、報告, 就常常出現以下的情況︰

  1. 把不重要的字詞短句「多樣化」,譬如 for example ,寫寫下換做 for instance ,再寫又轉做 Take this as an example 。據那同學說,他想「證明自己不只懂得一種寫法」。
  2. 淺的字不用, common 、 difficult 、 frequent ,太不夠意思了。總之,查字典、上網,甚麼都好,找來一些更長、更深的字放進文章。最好深到自己都唔明。正是︰古語有云、不明覺厲。

翻開著名雜誌如《經濟學人》、《時代周刊》,如果有一篇關於香港的報導,不錯,作者於首段用 Hong Kong ,再寫下去,很可能會以其他字取而代之,譬如 the city 、 the region 、 the SAR 、 the territory ,指涉香港。

問題是,《經濟學人》執筆的是甚麼人,而閣下又是甚麼人?對於一個有文采的人來講,用字如襯衫。衣櫃的款色太多了,煩惱的是哪個字最能夠幫自己係一個特定的 context 下,最有效表達自己的意思?但對於文采稍遜的,能夠選一件稱身的衣服,已經不錯了。仲要講究花樣?

廣告

於是,又有些人,變本加厲,靠一些 app 去 「chok 字」、「砌文」。他們真的相信,這世上有「寫作神器」,有捷徑可偱。這毋寧等於技安(胖虎),街上執到法寶,以為靠它來唱歌,會變成陳奕迅。

Avoid repetition ,如同很多寫作的原則,對中游的學生來講,反為成了絆腳石。一篇好文章,是整體評價的,不是說你展現到自己用了幾個 hedging ,幾個 relative clauses ,幾多 formal vocabulary ,就能保證高分。

廣告

要寫作有進步,就得多看。在影視圖像主導的世代,對學生說這些話,也許不中聽。但上天是公平的,學得到與學不到,文章一寫出來,無所循形。只要讀者有點英文修養,像 Steve Jobs 說的: You are already naked ,作者有幾多斤兩,一眼睇清。

語言學有套關於第二語言習得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的基本理論。學習第二語言,學習者接收 input (輸入),即二語的文字和聲音語料。此後,大腦會有意識把 input 轉化為 intake (攝取),從而製造 output (產出)。箇中的簡單邏輯︰假設你語言天份好,看了 x 這麼多,能全盤接收而無一遺漏,那麼, intake = x 。當然,對絕大部份的人, intake < x 。如果本來不看書, input 定必  < x ,那麼 intake 也沒有可能 ≥ x ——不看書的人,怎麼可能比看書的人多 intake 呢?講得白一點,無貨入,又怎會有貨出?寫文章求進步,多看是不二法門。

若以英文報章而言,《南華早報》仍是個不錯的選擇。近年 SCMP 在國際新聞等嚴肅話題以外,新增了一些與香港語言和文化有關的專題報導和文章,題材貼地,本地學生易生共鳴。如以下一段

While people like Leung find it entertaining to play with Kongish, three lecturers of English – Nick Wong Chun, Pedro Lok Wai-yi and Alfred Tsang – have taken it up as a cultural venture. Together with two friends, the trio launched Kongish Daily, a Facebook page introducing phrases, sentences and satirical posts in Kongish, as well as pop songs with lyrics rewritten in Kongish.

兩年前,我和兩位學界朋友為了研究港式英文,創辦「港語日報」。構思中是用來收集和觀察香港人在網絡上怎麼寫英文,卻意外走紅,獲傳媒報道,自是始料不及。記者寫的 Together with two friends, the trio launched Kongish Daily ,當中 trio 就是上乘的用法。稍有音樂常識的人,都知道 trio 在傳統西樂中指「三重奏」, 在流行音樂裡也多指三人組成的樂隊。記者巧妙運用了象徵手法 (metaphor), 以樂隊組合比喻我們的寫作組合。當有些人還在苦苦思索,可以怎麼用長字、深字去重寫 three lecturers 的時候,記者舉重若輕,以一個單音節的短字 trio ,做到很多學生夢魅以逑的 avoid repeating 。一字之間, 高下立見。

還看不明?如果一個外國人學中文,寫同樣的文章,形容我們三個,不寫「三名教育工作者」,寫「三劍客」。他對中國文化的了解,對中國語言的掌握,你覺得會比華人學生遜色嗎?

這些層次的英文,英皇遵理不能教你,新東方教不會你。是以每當有學生走來問我,「我真心想學好寫作,可以點做?」我會答,首要的,是決心;其次,是願意付出時間。沒有這兩樣,可以免談。若然一切就緒,就要找個對的方法。最好能有一個清楚自己進度的導師,就像玩運動請貼身的 coach 一樣。

但如果閣下所閱的英文書,一年加起來,五隻手指可以數完。我會奉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寫一篇清楚的文字,把話說清楚,讓人讀得舒服」(童元方教授語),就好。

學語言,講到尾,是 arts 多於 science,要浸出來的。特別是寫作,閱讀是不能缺少、也沒有捷徑的基石。孔子嘗謂「不學詩,無以言」,杜甫也說:「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此是真知灼見,千古不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