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膠,是我們共享的生存美學  —  消防處苦心打造的「任何仁」,即是任何香港人的美

2018/11/7 — 10:29

你看到那好比「蒙羅麗莎的微笑」的「任何仁」微笑嗎?(圖片來源:消防處「任何人」Facebook))

你看到那好比「蒙羅麗莎的微笑」的「任何仁」微笑嗎?(圖片來源:消防處「任何人」Facebook))

昨天,消防處推出最新宣傳項目中的角色「任何仁」,相信昨天整日下來,大家的facebook應該已被「任何仁」瘋狂洗版,其宣傳的內容、形象和創作造形參照,在此先不贅——唯獨要確認他跟日本AV《透明人間》的角色「透明人」到底有幾多相似,得要花時間找片看看(亦相信大家都應該同我一樣, 睇片睇咗其他重點。嗯嗯,無錯的了。)

全日緊貼到「任何仁」的消息和動向,由他亮相記招,到出短片和Facebook 專頁,觀察連串公關套路,我絕對相信「任何仁」是消防處有意識地經營「膠」的形象,以求被最多大眾接納,繼而有效傳遞「人人都應該要識CPR」的訊息。

話說回來,以前學過急救,導師指 CPR不可以未經訓練而做;施行時,要沿底胸骨而上摸到胸骨正中間凹陷的位置,再對落兩隻手指位。CPR不可亂按,不可在拖行在毋須進行 CPR 的人身上,因為過程會按爆胸骨,有機會刺穿肺部和傷及身體內部。不知道這次全民皆學會 CPR,是否真的可行呢?

廣告

藍衣「任何仁」一出,Facebook一片膠樂!

無分男女老友、政治立場,任大家笑他柒,再瘋狂改圖,貼文轉載向「任何仁」致敬……總之,甚麼都好,夠土炮、夠無厘頭與騎呢;儘管一片揶揄和嘲笑,不用考慮各人觀點或立場迀迴,只要全民皆笑皆批評,不致招徠異見,不會惹來麻煩吧,更不會得失任何人。

廣告

消防處作為一個政府機構,其關注點是基本人命安全,是生物層次的求生問題,我理解消防處建立的對外形象,有需要追求極緻的和諧,以不得失任何人為原則。

戇膠 — — 這種最「人畜無害」的姿態,是以自嘲為敬,以自嘲作免於攻擊的最有力防禦。

這種最無立場和批判的姿態,能帶來天下大同與和諧。的確,有時膠一膠,笑笑無妨,是排解壓力、刺激創意,何樂而不為?不過若成為慣性,甚至內化成性格和生活態度,說實話,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而香港人似乎已很接受、很自覺地以戇膠、無厘頭去應對事情 — — 無論是認真或閒事,小事或大事。
 
 少「膠」始情,但多「膠」無性,是人性個「性」。一切喜怒哀樂,以膠化之,歸膠如一。

我甚至覺得「膠」已經發展成香港的一種美學文化,其精神可體現於任何創作表現形式、生活對話、設計甚至政治上。

先戴個頭盔,我無意矮化「膠」,但觀察到「膠」由原本多流於創作和藝術上,到今日「膠」蹤處處,甚至內化成港人的民族特性,實在有感欷歔。

因為我感到現在「膠化」已過份伸展、擴張,甚至成為一種比較容易掌握的溝通手段,人人取其易,捨其他難的。簡單說明,即拍一條宣傳片,為貼近大家口味、爭取多人留意,十居其九度條橋,夠搞笑、夠膠。同時,因為我們對「膠」的喜愛和接受程度高,也變相令「膠」愈發愈大……這簡直是協同效應(1+1>2)!
 
得再強調,再戴頭盔。我非排「膠」,但覺得「膠」已變得太多生活化和「正常化」了。特別「膠」作為一種「以退但未必為進」的手段,一方面凸顯現實的荒謬,但另一方面不能排解或引導大家去處理和應對荒謬;而過「膠」,某程度是進一步拉開與現實的距離,更見「離地」。
 
回歸「任何仁」的出現,我希望消防處是真心「造膠」,才可說是聰明手段,收宣傳效果。

而當「膠仁」一出,有網民相繼貼出各地靚仔有型、Fit到爆的消防員宣傳照以揶揄「任何仁」,但我有感這是屬錯置比較:前者是宣傳消防員,後者是宣傳救護訊息。但且換個情景來想,如果消防處要招募消防員或宣傳消防處的形象,又會否有膽色起用爆肌型男呢?
 
我興起,姑且找來過去三年的消防員年報封面,看看:

圖片來源:香港消防處網頁

圖片來源:香港消防處網頁

圖片來源:香港消防處網頁

圖片來源:香港消防處網頁

圖片來源:香港消防處網頁

圖片來源:香港消防處網頁

這樣子,連樣都看不清。我還是放棄想像吧。要是找來爆肌消防佬,恐怕坊間一片指控說:物化男性、形象工程、性意識之類。

所以,在香港還是做「任何仁」好。任何性別、任何年齡、任何膚色身形身份國藉,一切客觀中性到無性,無人性個性。因為不得失就好,沒有反對聲音就好,相嗌唔好口;和氣生財,大同和諧,就最好。任何香港人,這樣子就最好!

但,你不覺得悶嗎?

我覺得悶啊。因為我其實很喜歡看消防員打排球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