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翠絲》關於情/物慾的思考

2018/11/12 — 6:42

電影《翠絲》劇照

電影《翠絲》劇照

連續兩晚看了《翠絲》和《傘上:遍地開花》,應了洋人書評常用的那句:Thought provoking。這兩個字好使好用,同意書中所寫,固可說thought provoking;不同意又不想明白表示反對,也可說thought provoking。事實上,無論一部書寫得好壞,都是可以引發思考的。

說這兩齣電影thought provoking,倒不是說不同意電影所言,看了之後確是思潮起伏,而且相當感動,儘管也對一些細節有點不同想法。

廣告

先說《翠絲》,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姜皓文一家四口把狗兒送到動物醫院後開車回家,已出嫁的女兒說想回娘家過一晚,母親惠英紅急著問她:有沒有帶葉酸。女兒說有。我現在也有吃葉酸forlic acid,醫生處方時有說過作用,我早已忘記,大概是補充多種維生素之類,原來葉酸是孕婦的重要營養補充劑,有助胎兒生長,怪不得每次到健康院覆診,姑娘看我的藥單後總是問為甚麼要吃葉酸,我只能說,唔清楚。女兒要吃葉酸,暗示她已懷孕,出門而把藥帶在身,暗示她已準備不回夫家過夜,為往後劇情透露她婚姻亮紅燈作鋪墊,一石二鳥,十分高明。

順帶一提,看《葉問3》有兩處與「藥」有關的情節也相當值得尋味。戲末段講葉師父妻子察覺自己身子出了狀況,就到藥房買成藥吃,有一個shot映到一張馬百良甚麼丸的廣告,應該是embedded ad,如果是,未免十分愚蠢,因有反效果。師母患的應該是一種婦科病,婦科病不應隨便吃婦科成藥,這類藥大都會影響/干擾荷爾蒙分泌,不但不能治病,可能還會加劇病情,即使不是這樣,以為自己吃點藥便能治病,至少延誤了求醫,令病情惡化。但以前婦女沒常識,多會胡亂吃藥,後來果然證實她患癌,電影一兩個shot便交代了她走向「末路」的因果。到她住進醫院,葉師父十分細心,煲了田雞湯給她喝。相信師父喝過田雞湯無數,所以只知煲這種湯給他女人喝。他以為這就是補,殊不知患癌是不可亂補的,要補,得聽醫生指示,像師父這碗田雞湯,固行氣活血,但最先得益的,是那些癌細胞,師母不治,或與這碗湯有關。這也怪不得師父,武術中人,通的頂多是跌打刀傷的醫理,婦科病應不大懂。但這碗湯喝下去,倒令師母可以撐起來看丈夫與同門師弟的殊死一戰。這兩個情節,不知是不是編劇的刻意安排,一顯師母的病因,一顯師父的純真,若是,必是高手所為,我得致敬。

廣告

回說《翠絲》,講的跨性別情/性愛問題,這每易流於浮誇,然而編導處理得十分克制,劇情演進細緻自然,最後姜皓文和惠英紅的激情爆發,一跪求妻子讓他變性,一倒地嚎叫抗拒現實,並不令人覺得突兀。但影片如能在惠英紅在街外回望自己的家時結束會較好,往後十五分鐘的戲交代姜皓文變性後的種種,有的地方太落實,似無必要。姜皓文及其性小眾朋友的處境固然值得同情,但惠英紅面對的問題也不應忽略。她的老公是女人,她自己也有身分迷失的迷惘,即使是母親,又有多少能像梁舜燕那樣,自己個仔變咗個女都說沒問題,一樣疼愛?影片provoke的,對我而言,是關於情/物慾的思考。戀物癖fetish,以多種形態出現,易服是其中一種,其中可以涉及性,也可以不涉,姜皓文是女人,是心理也是生理使然,因此要變性。自揣幾十年來買書不輟,係又買唔係又買,也未嘗不是戀物一種,會不會有一天,我跪地乞求:你比我買啦,你比我買啦。老妻也哭訴:幾十年唔通我唔知咩,你比番間房我啦,你比番間房我啦。思之,真要好好約束自己。所以,我希望電影不止於是all you should know about transgender,而是令我們思考得更多,更遠。

其實,影片也不是沒有反省。當兒子見到父親以女人的形態出現,大受打擊,表示不能接受。他的女友說,你把七色彩虹放上社交媒體,卻歧視父親的性取向,是自相矛盾,於是打開門要他出去。這位小姐很有個性,但她似乎有不少性伴,這我不大接受。就如片末阿正「老婆」剛把他的骨灰倒進大海,轉頭便跟他的老友上床,我也不能接受。不論性取向如何,如果認為仍須有某種道德底線的話,這底線應該是trans-gender的吧。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