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足跡(四十八至五十)

2018/3/10 — 21:53

(四十八)
二月十六日

朋友Sandy Ip早前淘了不少利是封,自行設計,用毛筆書寫,順道贈小子一疊試寫同樂。小子只懂硬筆,手頭上筆幅最粗的是孔子書法尖筆,玩了一晚,寫了十餘封,還挺有趣。

細心的太太為文字補上金邊,變得甚有格調,可堪來日一用了。過程實在耗神,謝意盡在不言中。

廣告

這批利是,將送予新年期間來訪的弟兄姊妹,屆時看誰有運抽到最大的一封了。

廣告

***************

(四十九)
二月十七日

每逢新年前夕,中文學會皆會舉行寫揮春活動,小子最是期待,因這幾年也會拜托駐校藝術家鄭紹麟老師代寫自訂的春聯,而內容則來自崇拜時聽道所感。

正巧這兩年的揮春皆源自麥樹明牧師的講道,成為小子和太太年度的目標、提醒,去年是「盡心愛主,彼此相愛」,今年是「勿忘初衷,儆醒感恩」。

兩位皆是小子十分尊敬的長者,能在新年以這樣的形式聯繫二者,實在是奇妙,感謝神恩。

***************

(五十)
二月廿二日

《唐詩三百首》收錄了李商隱的六首無題詩,有不少詩句已成為後世傳頌的經典。

這回小子分享了其中兩首,其中數聯朋友讀來應不會感陌生,例如「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及「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等。

詩人既無設題,若不從愛情的角度解讀,在「作者已死」的論調下,朋友又如何理解這些詩?又或者說,這些詩句帶給你怎樣的聯想和共鳴?這正是讀文學的有趣之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