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輝耀姬物語》到《延禧攻略》:「淡」出平安宮殿之美

2018/10/7 — 11:04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1. 動畫之色

電影截圖。畫風用較粗且乾的線條勾勒,再加上深淺調變化的色塊。但線條似乾筆黑墨,甚至像深灰粉彩,而色塊更像西方水彩。

電影截圖。畫風用較粗且乾的線條勾勒,再加上深淺調變化的色塊。但線條似乾筆黑墨,甚至像深灰粉彩,而色塊更像西方水彩。

廣告

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最初吸引筆者的,是它獨特的「水墨畫」風格。然而細心觀賞後,發現對比起傳統動畫之幼黑線輪廓勾勒及單調濃厚色塊,《輝耀姬物語》反而用較粗且乾的線條勾勒,再加上深淺調變化的色塊。但線條似乾筆黑墨,甚至像深灰粉彩,而色塊更像西方水彩,因此其實與所謂中國乃至東方水墨風格有很大差距。

廣告

電影截圖。電影末段場景在月光映照之下,色調淡如黑白。

電影截圖。電影末段場景在月光映照之下,色調淡如黑白。

故事取材自日本民間傳說《竹取物語》,市川崑1987年亦曾改編成真人電影,配合其奇幻主題,色彩風格異常鮮艷。其實故事絕大部份場景暗示為日本平安時代平安京(即今京都)之貴族大宅乃至皇宮建築,其風格理應如市川崑版本般,色彩濃艷斑斕。但若把片中的「清淡風格」聯繫到日本傳統文化中,尤其建築方面的顏色美學傾向,卻似乎較易理解。

 1987年市川崑《竹取物語》電影海報。
(https://baike.baidu.com/item/竹取物语/18736315)

1987年市川崑《竹取物語》電影海報。
(https://baike.baidu.com/item/竹取物语/18736315)

2. 電影中建築之色

電影截圖。輝耀姬大宅之「寢殿造」建築,左為池畔「釣殿」,右為「寢殿」前廊。

電影截圖。輝耀姬大宅之「寢殿造」建築,左為池畔「釣殿」,右為「寢殿」前廊。

輝耀姬一家遷至京城後的大宅,屬典型平安時代(8至12世紀,約等於中國唐末至南宋)貴族階層流行的「寢殿造」建築風格。其名源自宅中必有稱為「寢殿」的正殿建築,南面向庭院及水池,東、西、北三方則圍以稱作「對屋」的附屬建築物,並以「渡殿」及長廊等過渡結構相連,再在池畔建一「釣殿」。

電影截圖。輝耀姬大宅之「寢殿」室內空間。

電影截圖。輝耀姬大宅之「寢殿」室內空間。

亦如片中所見,其正殿是用作待客的禮儀空間,對稱工整,大而呈方形,少以硬牆分割空間,但有「軟性」活動式家具把殿堂分區。若論用料及顔色,這些空內家具在片中表現為各種色彩較鮮艷的竹簾、屏風、布幕等,再配以整體建築構造物,如:棕色素木樑柱、木框門窗、木皮屋頂與木地板,以及白色為主的紙門等。

電影截圖。電影中假設為平安初期之第一代平安宮,其天皇深宮居所,即稱為「禁裏」之內宮。

電影截圖。電影中假設為平安初期之第一代平安宮,其天皇深宮居所,即稱為「禁裏」之內宮。

而片中的皇宮,明顯分為兩部份及兩種風格。假設它是平安時代初期的第一代平安宮,天皇深宮居所,即稱為「禁裏」的內宮,當中可見類似輝耀姬大宅之素木色樑柱與木皮屋頂。但朝臣經過的長廊與其他殿堂,應屬稱為「大內裏」中的「朝堂院」或其他外朝官署,有朱紅色木樑柱,屋頂則鋪綠色及藍色瓦片,再於屋頂正脊配置一雙金色勾角形脊飾。這些用料及顏色,皆大致吻合建築史上之平安宮。然而,這套動畫中,一切顏色皆被淡化,亦即調低了顏色的飽和度。

電影截圖。電影中朝臣經過的長廊與其他殿堂,應屬稱為「大內裏」中的「朝堂院」或其他外朝官署。

電影截圖。電影中朝臣經過的長廊與其他殿堂,應屬稱為「大內裏」中的「朝堂院」或其他外朝官署。

3. 現實中京都建築之色

平安神宮大極殿。

平安神宮大極殿。

若想親身體驗最接近當時平安宮外朝部份那些未被淡化的朱紅色樑柱、綠色瓦片及金色脊飾,則可到京都市東部的平安神宮。該建築群建於1895年(明治年間),看似皇宮,但實為神道教神社,為祭祀千多年前遷都至平安京之桓武天皇而建,建築樣式則早已消失,但利用文獻、畫像及考古等證據,可知是以古代的平安宮為藍本。一般建築史學理解,平安宮大致採用中國唐代至宋代初期的建築風格,除外型、結構與個別構件外,也包括可能由中國入口的朱紅色漆面(日文稱「丹塗」)樑柱。

京都御所朱紅色承明門中看素木色紫宸殿。

京都御所朱紅色承明門中看素木色紫宸殿。

相反,若想體驗片中初代平安宮天皇禁裏居所的清淡素色風格,則可向宮內廳預約遊覽京都御所。但須注意,兩代皇宮並非建於同一位置,因稱為「大內裏」的平安宮在平安時代中期屢遭火災,逼使天皇另覓多處臨時居所,而這些位於原本宮外稱為「里坊」街區的臨時皇宮,一般名為「里內裏」。

至14世紀日本南北朝時代(中國元末),皇宮遷至近城東北角之土御門東洞院殿,遂成京都御所雛型。今日御所之中,除環繞主殿紫宸殿的迴廊及宮門用朱紅色木樑柱及青灰色瓦頂外,其餘絕大部份建築皆似片中輝耀姫大宅及天皇深宮居所,用棕色薄漆塗上木樑柱、原素色木地板與木皮屋頂,以及白色紙門與粉刷牆壁。

電影截圖。天皇「禁裏」內宮中類似「寢殿」的室內空間。

電影截圖。天皇「禁裏」內宮中類似「寢殿」的室內空間。

尤其以皇宮中軸線終點,即全御所最重要之主殿──紫宸殿為例,作為歷代天皇舉行即位、朝賀等最重大典禮的場所,其地位相等於北京紫禁城之主殿太和殿。然而細看下,紫宸殿除了上述各部份用料的清淡素色外,幾乎全無裝飾可言,室內空間也工整方正。唯獨放置於殿內中央,供天皇與皇后即位用之「高御座」及「御帳台」這兩件重點「傢俱」,比較多華麗裝飾,另外室內其中一幅「襖繪」牆壁及掛在正面入口的布簾可找到少許鮮艷色彩。

4. 紫禁城與《延禧攻略》之色

北京紫禁城太和殿的高度密集彩繪與雕刻。

北京紫禁城太和殿的高度密集彩繪與雕刻。

見慣清代紫禁城那種高度密集彩繪與雕刻風格,當年初見京都紫宸殿那比很多中國富人大宅還要「樸素」或「簡陋」的宮殿建築,的確令筆者有點震撼。若僅以皇家建築為例,中國傳統建築由古至近代有逐漸着重色彩與華麗裝飾的傾向,至清代更達高峰。而日本方面,由最初仿效中國建築色彩──尤其朱紅色木構與藍綠色瓦頂,至大約14至15世紀之時(日本室町時代、中國元末明初),兩國對皇家建築色彩的態度開始分道揚鑣。或許一方面中國受元、清兩代非漢族政權的美學偏好影響,而日本方面則可能與日漸普及的禪宗思想波及美學有關。

兩國皇家建築的一「艷」一「清」,反映兩國統治者的價值觀,甚至與19世紀末兩者的國運亦不無關係。2003年大陸歷史劇《走向共和》,講述中日甲午戰爭(或稱日清戰爭)之前,慈禧太后挪用海軍軍費興建頤和園;同一時間日本明治天皇,卻以節用乃至絕食手段,發動全國人民捐款,以支持政府購買英國製軍艦。當然,這段故事之歷史真確性仍有爭議,但該場戰爭的結果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就是自幼在清淡的京都御所長大之明治天皇(當時已遷都東京),戰勝了居於金碧輝煌的紫禁城之滿清皇室。

《延禧攻略》劇照。
(https://m.news.ebc.net.tw/news.php?nid=127123&utm)

《延禧攻略》劇照。
(https://m.news.ebc.net.tw/news.php?nid=127123&utm)

近期大陸「隨意創作歷史劇」《延禧攻略》,其高成本的佈景與服飾細節,可能是它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但作為近年已極少觀看大陸電視劇的筆者,卻發現該劇在美術指導方面看似有其獨特之處。除一改傳統清宮劇鮮色反光布料服飾之外,更重要是其攝影風格,明顯地調低了色彩飽和度,再整體調校出偏黃色調。也許越來越多人明白,清淡未必是不足,反而能看清更多真正重要之物,京都御所如是、《輝耀姬物語》如是、《延禧攻略》亦如是,可恨的是香港大部份電視劇並非如是。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