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行煞星》:Joaquin Phoenix成了高質素電影的指標

2018/8/6 — 20:54

Joaquin Phoenix,《獨行煞星》劇照

Joaquin Phoenix,《獨行煞星》劇照

《獨行煞星》是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 HKIFF中其中一部最出色的電影。雖然Joaquin Phoenix其貌不揚,性情飄忽。但不知何時,他已經成為我對高質素電影的指標。今次在《獨》當然亦不例外。他憑這部電影在去年勇奪康城影帝殊榮,實在實至名歸。除了男主角外,我也非常欣賞導演Lynne Ramsay,她之前執導過《我兒子是惡魔》(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記得當年看那吃荔枝一幕,其壓迫感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喘不過氣。

《獨》講述Joe退役後成了一名獨行殺手。在最新的「任務」下,幫一位議員救回被誘拐到妓院的女兒。怎知任務背後原來隱藏著極大陰謀,Joe更因此而惹來殺身之禍。故事表面上像一般荷李活商業電影的鋪排,但電影的重點不在於破解案件,而是著眼於角色的解讀 (character studies)。導演純熟地利用藝術手法,將這個簡單的懸疑故事拍得極有質感。《獨》沒有太多對白,也有很多的長鏡頭運用,主流觀眾可能會不習慣。

電影𥚃Joe在妓院救出Nina (Ekaterina Samsonov飾)的一幕非常深刻。導演巧秒地利用了CCTV畫面去過濾暴力情節,讓這些情節不會蓋過電影本身。畢竟救援的過程並不是重點,亦將觀眾的注意力引回到主角身上。整部電影的配樂也是非常值得留意,是由Radiohead的結他手Jonny Greenwood親自操刀,那背景電子音樂為電影增添不少壓迫感。

廣告

Joe是一個背負著尋重包袱的人。小時被父親虐待,成年後當兵看盡世間殘酷。他是一個渴望被救的人,他的內心世界與冷酷的殺手形象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救贖是電影裏一個很重要的主題, “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你從沒有在這裏出現過」,被救贖的人都希望自己從未出現過在那個厭惡的世界裏,或至少可以從回憶中被刪除。Joe尋死的念頭是一種解決的方式。他在電影中有好幾次打算自我了斷的情景,但是沒有一次成功。也許主角就是太懦弱,又或者是對現實不甘心。所以潛意識中,依然是那個年幼的自己,是渴望被打救,而不是自我毀滅。

年幼時的Joe,唯一可以拯救他只有其母親。後來當Joe發現母親死去時,連唯一的「救世者」都已經不存在,他終於可以鼓起勇氣了斷自己的生命。可是,他抱着死去的母親投河自盡時,銀幕上卻出現了他與Nina交錯的畫面。其實Joe與Nina的生命是相輔相成的。Joe意會到將Nina救回來,是他唯一的救贖,即是只有他才能把自己從可怕中釋放出來。最後Joe在大宅裏,發現侵犯Nina的人死在睡房上地上。Joe冷靜的一面消失了,他反而變成了Nina這個受害者的角色,變得歇斯底里。這也是代表他已經代入了Nina的身份。

廣告

去到電影最尾的一幕,Joe與Nina坐在餐室內對望時,Joe在幻想中終於都把自己了斷,亦即代表了一種釋放。在幻想中,Joe頭破血流倒在桌上,旁人卻完全若無其事,世界依然運轉。那是電影中,唯一一次Joe了卻自己的生命,證明Joe最後完成了他的心願。Nina説了一句 “it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他們終於可以走到外邊享受美好的一天。鏡頭一轉,餐室坐位變得空空的,就像他們都沒有在此存在過。

(原文刊於 Film Lover. Facebook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