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雙》— 戲內戲外 「假貨永遠只能是替身」

2018/10/8 — 19:15

《無雙》劇照

《無雙》劇照

【文:詩宿叔】

(!!!警告!!!:本文嚴重劇透,建議先看《無雙》再回來)

《無雙》上映不足一周,網上已經出現兩極評論,觀眾喜惡與否主要集中在「扭橋」的情節及致敬式的拍法。雖然褒貶參半,卻也是近期少有炒起話題及討論空間的合拍片。

廣告

入場前,在不少評論上也看見「扭橋」二字,由於怕劇透都不敢多看。尤其是自己特別鍾愛這類令人意想不到的電影,滿懷期待走進戲院,雖不至失望而回,步出戲院時,卻只帶著一種「又係呢啲」的心情。

《無雙》是一齣典型的「扭橋片」,典型得太過典型。作為「燒腦」懸疑片的擁躉,在電影進行得不到一半,大概都會感覺熟口熟面。大橋就是《Fight Club》式「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操作方法就是《The Usual Suspects》式警察盤問,罪犯故意誤導,作出一連串或真或假的回憶陳述。脈絡摸到了,戲軌也真的一如想像,扭進對應方向,結果到電影最重要的一下「扭橋」,劇情開始大翻轉,揭穿郭富城飾演的李問就是「畫家」時,卻也再帶不來那種顛覆式的震撼。唯獨片尾,再「扭」張靜初飾演的阮文原來只是李問鄰居,李問的FF更加極致,才帶來了一些意料之外。

廣告

雖然扭不出一條新路,《無雙》不可否認是一套合格有餘的電影。少有講述偽鈔的電影,從用紙、油墨、印刷機等一絲不苟地重現,兼且有板有眼,可見資料搜集之用心。整套電影節奏明快,場面控制得宜,鮮有悶場。劇本注重細節,以致後來劇情逆轉時,亦不至於離譜及破綻百出。

《無雙》在主題呈現上十分出色。「假貨都可以做得比真貨好」絕對不是電影主題,頂多只是對投資者之一阿里巴巴的戲謔。相反,「假貨永遠只能是替身」更貼近電影主題。從廖啟智飾演的鑫叔打破行規用假鈔買鐘,被加拿大警察追蹤,說明了技術如何高超,假鈔終究還是假鈔,會被識破。另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是:即使整容成阮文的秀清能騙得過警察,李問心裡記掛的依然是真正的阮文。從片末秀清與周家怡飾演的女警對話中,多番提及所謂「替身」就可見一斑了。

有趣的是,李問本身就是「真畫家」(即郭富城)虛構出來的替身。李問是一個看似懦弱怕事的潦倒藝術家,用以掩飾自己就是「畫家」的真相。在回憶中,以周潤發為形象的「畫家」吳復生,時而重情重義,時而浮誇兇殘。電影在此處理上十分《Fight Club》,吳復生的形象正正反映李問的內心和自我肯定。從初段「任何事做到極致就是藝術」、「假貨都可以做得比真貨好」,是為自己的不法行為作解脫。至中後段,吳復生多番強調要讓李問做主角,以及要令阮文和李問在一起的極端執著,無一不是李問自己心底中的躁動和慾望。礙於自己世代做偽鈔,行事必需低調,如鑫叔所言:「你永遠只能當觀眾」。李問只好在虛假的回憶之上,構築一個威猛的「畫家」吳復生形象,他一直渴望成為這樣的主角。

除上述對各式經典「燒腦」西片的「致敬」外,引來廣大討論的是電影對《英雄本色》的重製。電影中段,講述周潤發飾演的「畫家」吳復生去復仇,氣氛一轉,忽然變成港式動作英雄片,周潤發Mark哥上身,挾著雙槍以一敵百,異常突兀。加上在電影預告片中,發哥更重演了經典的「吸煙燒銀紙」一幕,而在電影中卻未曾再出現這一個鏡頭,如此消費《英雄本色》和發哥引以宣傳,觀感上就未必如此討好了,亦難怪引起一眾有《英雄本色》情意結的人反感了。不過,出現在一套講偽造仿製的電影身上,竟似有點自嘲意味。

《無雙》之所以叫《無雙》,就是想說明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造假技術如何巧奪天工,假貨還是假貨,最多只是替代品。結局中,偽鈔大王真正的「畫家」李問,被自己一手仿製出來的假貨阮文,攬著一起同歸於盡,除為了符合大陸政治正確,惡有惡報的定律,亦是一種業報,人終究無法被仿製,秀清永遠無法變成阮文,滿口謊言的偽鈔大王死在自己的仿製品手上,是強烈的諷刺。

人是無雙,戲也是無雙。誠如戲中的畫家經理人所言:「世界只需要一個梵高」,加諸於這套充滿致敬的電影上,同樣地「世界只需要一套《英雄本色》」,不知是有心或無意,戲內戲外的無雙,就似是莊文強導演對自己開的一個極致的玩笑。

 

原刊於作者詩宿叔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