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混血女生出書談夕陽工業 華蓮絲:廣東話令我看見另一個香港

2018/10/11 — 13:27

日落前的中環蘭桂芳同樣人山人海,摩登上班族穿著燙得筆直的光鮮套裝熙來攘往,唯有他一個人,一個老年男子,總是打扮樸素,帶著微笑兜售手頭的白蘭花。

「我好鍾意佢,成日都幫襯。直到有一日,佢唔見咗,之後無再見過。我諗,佢可能死咗⋯⋯」居港三十年的混血女生華蓮絲(Lindsay Varty)說。賣花老伯可能大家遇見過,但又有幾人停下來了解他的故事?在華蓮絲眼中,老伯代表著某方面的老香港,即使一個小人物逝去,其地位亦無可取代,「所以我好想做訪問,留住呢啲小生意嘅故事。」

前後三年時間籌備,華蓮絲訪問了三十個即將式微的本土工業,更特地為此補習廣東話,方便溝通,說:「喺香港生活,學識本地嘅語言好重要。識得廣東話就好似打開咗道門咁,你會見到另一個香港」。近日,其作 《夕陽餘暉 (Sunset Survivors: Meet the people keeping Hong Kong's traditional industries alive) 》出版,她希望藉此向外國遊客及旅居香港的人,介紹大都會鮮為人知的一面。

廣告

《夕陽餘暉》封面

《夕陽餘暉》封面

廣告

談夕陽工業  維護香港文化身份

1988 年出生於英國、20 天大時隨家人移居香港的華蓮絲,父親是英國人,母親是土生葡人(Macanese)。就讀本地英語中小學,其後赴英升學,家人通常以英語溝通,故她笑言自己在「西化環境」成長。雖然如此,父母不希望子女在一個地方成長,卻不懂得當地文化。四代居港的母親不時教華蓮絲廣東話,也會帶她行街市、去大排檔食粥、到路邊補鞋,悄悄地種下她對本土文化的興趣。

直至五年前,華蓮絲如常探望父母,發現路上再沒遇到那個賣白花的男人,大感失落。她與賣花人雖然不算相識,但深感日後要在鬧市再找到這些小生意不那麼容易 。商場愈開愈多,連鎖取代小店,她明白發展無可抵抗。在她眼中,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城市,能夠包容不同價值和文化,再融匯發揮,「但我覺得,我哋擁抱新嘢嘅同時,都不應該忘記啲舊嘢。如果唔係,呢個地方嘅 cultural identity 就可能會無咗」。

面對城市景觀變遷,華蓮絲目睹香港愈來愈全球化,擔心獨特性漸漸消失,淪落為又一個國際大都會。因此,她決定出書,用文字留住老香港的這些人、這些事,「我知道最後都係會留唔住,但我想俾多啲人知道,呢啲小生意仲存在緊,希望大家會去支持佢哋。」

受訪者之一,代客寫信的梁老易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之一,代客寫信的梁老易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學懂廣東話 看見另一個香港

由熟悉的老舖入手,華蓮絲親身幫襯,趁機會同店員做訪問,「呢啲做小生意嘅人通常都好好傾,好得意。」店員見她高鼻金髮,通常都覺得她「鬼鬼地」,怎會預料到她開口就能說廣東話,「當我一講廣東話,佢哋就會好開心。當然,我啲廣東話唔好,但最少我肯試吓,所以佢哋都會好欣賞」。

華蓮絲懂得廣東話,不得不提她另一個身份———香港女子欖球代表隊。父親也是玩欖球的。她自小看著,很快就覺得悶,「想落場打埋一份」。自從 12 歲開始,她加入欖球隊以來,絕大部分隊員都是本地華人。隊員閒談都用廣東話,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漸漸學懂一二,與朋友一般都是用廣東話溝通。

華蓮絲另一個身份是香港女子欖球代表隊成員。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華蓮絲另一個身份是香港女子欖球代表隊成員。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日常對話雖然問題不大,但做正式訪問時,華蓮絲還是擔心廣東話程度不足,特地請老師來一對一補習,一個星期一堂,力求改善。她感嘆,不少旅居者在香港居住多年,一直只活在「expat bubble」,關鍵在於他們不學廣東話,始終無法進入本地文化的核心,「喺香港生活,學識本地嘅語言好重要。識得廣東話就好似打開咗道門咁,你會見到另一個香港」。

廣東話將我們連在一起

摩天大樓,維港夜景,華蓮絲不否認這些都是香港,但她認為香港不只如此。三年前,她獲出版社 Blacksmith Book 垂青,訪問夕陽行業出書的計劃終於成事。活用中西文化的優勢,她希望用英文向外國人介紹「廣東話世界」的香港。由雀籠師傅到廟街卡啦 OK,或者麻雀館到線面阿姨,她一一都不放過,更在書中提供小店地址,鼓勵讀者親自參觀,嘗試用廣東話與店員聊天,揭開這個城市的歷史,探索真正的香港。「香港好似一個大家庭,你可以同任何人傾起嚟。」

「識廣東話同人 connect 會容易好多。如果你講到流利廣東話,應該無人會質疑你係唔係香港人。係廣東話將香港人 link 埋一齊。」

受訪者之一,噴漆版膜工匠胡丁強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之一,噴漆版膜工匠胡丁強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華蓮絲近年留意到廣東話遭受邊緣化的情況。她承認,普通話是世界常用的商業語言,但相信每種語言都獨一無二,任何語言消失都是令人傷心的事,更何況「廣東話有好多 slang 同 analogy,好得意,好正㗎!」

雖然一副鬼妹仔的外貌,華蓮絲可能比更多華人面孔的「香港人」更著緊香港文化。《夕陽餘暉》才剛剛出版,她又躍躍欲試計劃新書,希望繼續透過書寫讓世界認識香港,說:「我當然係香港人啦!我無喺其他地方生活咁耐,香港係我屋企。」

華蓮絲出席新書發佈會
(圖片來源:G.O.D. facebook)

華蓮絲出席新書發佈會
(圖片來源:G.O.D. facebook)

文/gr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