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絕地武士》:守住了革新的星火

2018/9/19 — 10:31

J·J·艾布斯所駕駛的《原力覺醒》,小心翼翼地飛行,但萊恩·尊遜的《最後絕地武士》,卻如Holdo中將把艦艇轉向至上號般的令人出其不意,從盧克·天行者一下子扔掉女主角Rey,經歷千辛萬苦所帶回來給他的光劍之時候,已顯示出這電影,要步上了「破舊」的路線。

也許有不少觀眾,會以為Holdo中將是苟且偷生的叛徒,以為反派Kylo Ren會回心轉意,以為Rey將被揭露是盧克或韓·索羅的女兒,以為黑人主角Finn和新認識的操作員Rose Tico會如同《武士復仇》或《星戰外傳》的主角一樣,在闖進入敵方內部之後、能最終成功完成任務……但這些「以為」,就像女主角Rey開始時對原力的理解,都是錯的!而本片那取自第六部尤達臨終時,對盧克所說的說話之片名——「最後絕地武士」,「誤導」了觀眾將它等同於盧克·天行者,且讓我們猜不到Rey因盧克怎也不肯重拾光劍,竟然會把她的最後希望放在仿似良心未泯的Kylo Ren身上(再一次「誤導」觀眾),以及增加了尾段,對本片名之意的「扭轉」或「推倒」般之感。

廣告

《最後絕地武士》的最大顛覆之一,在於盧克·天行者此角色的塑造上。他因為察覺到徒兒Kylo Ren心中滋長黑暗,曾一度想將自己的徒兒殺害;可有評論提到,以前的盧克,即使面對已經墮進原力黑暗面很深很深的黑武士,也能相信可將他拉回正途,何解盧克會在這集中,遇到還未真正變壞的Kylo Ren,卻放棄對他「治療」?我想從《帝國反擊戰》內,盧克覺得要用原力來「舉起」自己的戰鬥機,是不太可能之事情的這一點上,就可以反映出他,未必如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堅定。盧克在某些情況下,其實也容易會放棄、缺乏耐心,雖然往後他得到成長、信念更強,但這會偶爾想放棄的念頭(於面向帝國皇帝時也差點被原力黑暗面所引誘),就像刻在了他的基因內,不是到《最後絕地武士》中,才變得如此;況且,盧克想殺害Kylo Ren的想法,也是一閃而過,他內心偶爾會產生這樣的「波折」,正是和過往的他,有著相承接的地方。

盧克·天行者由於一念的偏差,而對自己失望、感到羞恥、並產生了罪疚之感,他以前對能「解救」黑武士的信念有多強大,這罪疚之感仿佛就有多強大(兩者好比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關係),大到能直接促使盧克,要選擇這樣地避世/逃避,或怎也不肯重拾回自己的光劍(與往時他能迎難而上、去感化黑武士一樣,都是反映出他「固執」的性格)。能力愈強的盧克,所承受的包袱卻愈多,多到他會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星戰的第四至第六部曲,是逐步建立了盧克·天行者的神話,但萊恩·尊遜的《最後絕地武士》,卻首先把臉上溝壑縱橫的他推下了神壇,令觀眾看到其光明外的另一面,也看到一個被放大缺點、或更像現實人物的盧克。

廣告

導演萊恩·尊遜,在大膽改變過往星戰設定的同時,也一樣會於本片內致敬前作。避世的盧克最終決定訓練女主角Rey的段落,讓人想起了《帝國反擊戰》內,同樣是隱居的尤達對盧克之訓練;再有是Rey與Kylo Ren的隔空感應與對話,在《帝國反擊戰》之中,盧克和莉亞也漸漸開始進行了類似的精神連結;而反抗軍於《最後絕地武士》裏頭的撤退/敗退,呼應了《帝國反擊戰》的情節;片尾他們逃至採礦行星跟第一軍團的對抗,又與《帝國反擊戰》開頭的雪地之戰,有幾分相似。


盧克在訓練女主角Rey時說過,「原力是一種張力、一種平衡」,這猶如太極圖所示的陰陽二氣,既相互對立,又相互聯結,陽中有陰、陰中有陽。於Finn和Rose Tico為尋找解碼高手而前往賭場星球的支線內,我們看到此星球華麗背後對蟻民的壓迫,那衣著光鮮的賭客,卻是靠武器的買賣來致富;他們會將武器賣給第一軍團,但亦會賣給反抗軍,就像精通解碼的神秘人物DJ那認為,其實無所謂好人與壞人,連他自己,都是既會幫Finn和Rose Tico脫離險境、潛入至上號,也會為得到反派的好處,而出賣二人。本片重點著墨這光明與陰暗之間的「互動」,像打破自己的黑色頭盔之後,內心發生比前一集更多掙扎的Kylo Ren,在正邪之間的游移(打破頭盔面具、還原真實自我,這幕再次體現出本片要去掉星戰人物「神秘感」、「傳奇性」的用意);或是女主角Rey,差點被Kylo Ren所引誘進入黑暗面(因前面通過二人交流的鋪墊做得好,以致那幕引誘戲拍得令人信服);而曾遭受過挫折的盧克,在被以絕地英靈再次現身的尤達點醒後,亦領悟到那代表正向引導的絕地典籍雖然重要,但失敗的經歷(此片內的抵抗軍多次行動失敗),也同樣重要,它就像(或屬於)原力的黑暗面,於反向處,有時卻能夠刺激人的成長。

本片通過盧克對Rey的訓練情節,又一次地解釋了原力並非是你所擁有的力量,而是存於萬物之間的能量,它其實不只屬於絕地武士,任何人也有機會獲得。從這點上,我們會更明白導演,為何要如此去交代Rey的身世,即使她與安納金一樣,並不是絕地武士所生,乃至是橫空出世,或父母是撿破爛的,都可以得到強大的原力,成為所謂的英雄(最後拿掃把的小孩也可擁有原力)。萊恩·尊遜著力要打破過往故事設立的「限制」,正是「繼承」了原力的精神,他的此作品就像尤達引來的一道閃電,燒掉了觀眾原本的不少「認為」。

電影《最後絕地武士》給我的最大「衝擊」之一,是在盧克即將逝去的那段落。盧克因用原力所投射的幻影與Kylo Ren的決鬥,令其身體難以負荷;當他望著眼前與家鄉Tatooine相同的火紅雙夕陽,並放下心頭大石般地離世之時候,片中的影像與John Williams所創作的熟悉旋律相結合,能產生非凡的、或能喚醒我們情感與對過往之回憶的感染力。此感染力,是前一部《原力覺醒》所欠缺的,就算是韓·索羅被殺的那段,也主要靠著劇情突然的變化,而非影像本身具有強大的情感力量,來帶給我們衝擊性。還有,本片亦都發揮了視覺特效的魔力,讓它們不只有裝飾般的功能,於Holdo中將,把自己所在的艦艇跳躍至光速,並撞向至上號的一幕,聲音、配樂忽然靜止,「主角」變成了畫面上壯觀的特效,且也讓觀眾屏息靜氣,產生了排山倒海、史詩級的、或近年在大銀幕上難得一見的震撼之感!

萊恩·尊遜的《最後絕地武士》,儘管於主角的塑造上存在爭議,影片中也有不少的漏洞(如前段在太空放的炸彈竟會做自由落體運動;黑人主角Finn,之前只是一個普通的風暴兵,卻知道第一軍團那麼多秘密……)但瑕不掩瑜,此片除上述的優點,它的對白也繼承了星戰第四至第六部曲的優良傳統,從Poe Dameron開頭的一句「比這瘋狂的事也做過」,便呼應了《原力覺醒》中他所說過的「這些暴徒沒有什麼可怕」,並表現出此角色在勇敢無懼之外,又帶有點自以為是。導演萊恩·尊遜,大膽地令本片由上一集的保守風格中突破了出來,他雖然如採礦行星上的抵抗軍,面對著觀眾/星戰迷槍林彈雨的攻擊,可守住了,從前的星戰電影,那其中之最重要的、能在融合舊作之同時,也會進行革新的作品價值或星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