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是什麼?如何看香港出版?【香港.評書】編委這樣說…

2018/12/3 — 18:32

資料圖片,香港書展

資料圖片,香港書展

Sunfai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撇開流行的出版(像旅遊指南那些),我懷疑在華語世界的城市裡邊,香港擁有最多關於自己城市的出版物。這種出版物多到我在成都、甚至貴陽這些二三線城市都會碰到。

廣告

又,香港的出版,大概是華語世界裡還並存豎排與橫排兩種排版方式的吧。某程度上我們確實處於一個過渡裡邊,橫排與大陸及英語世界的出版一樣,豎排則與台灣、日本的出版類似。

問︰書評是什麼?

廣告

我喜歡英文的說法,book review,有一種回顧、評價,甚至回看的意味。閱讀中途大概有很多的意念想法會在腦海中生起,閱後寫點東西主要是幫助自己整理思緒,而把它變做評論則是有話想說的狀態了。作者嘔心瀝血的貢獻了自己的作品,作為讀者、受益者寫下自己讀後的想法感受觀點,想來對作者也是小小心意吧。
 

曾瑞明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有很多工具、消閒和話題書。但是任何一本本地出版,關於香港的嚴肅著作,都是極其重要而該珍惜的 — 有誰能代替我們自己書寫香港,或以香港的角度理解世界呢?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是給讀者的引導,告訴讀者該怎樣或可以怎樣看一本書。書評可能誤導讀者,但在書評者、讀者相互交勁之下,就算誤導都可成了學習的資材。
 

林蕙芝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香港暫時還是一個擁有出版自由的地方;要是想發表作品,到出版社自薦(或被邀請),又或自資出版並不困難。而要申請 ISBN(國際標準書號),一張報名表就可寄往公共圖書館的書刊註冊組申請,如此就可以把書籍公開發售。 

不過,問題是,如何令香港的出版更有水準,而不是只有量而沒有質?據知因為土地問題,香港大部分出版社一直被滯銷書籍帶來極大的倉存壓力,於是未敢出版小眾讀物;而書籍亦因非主流獨立書店或銷售平台買少見少,而未能流到合適讀者的手中。當然銷量保證,也往往是大多數紙本書籍惟一的出版條件。

香港或許需要更多有膽識和遠見的出版社,願意出版沒有銷售壓力的著作(即使一年一兩本也好),多給機會本土的新晉作家,出版更多不同類型的書本,尋求有潛質的外國著作帶來翻譯本;這樣才不會被市場牽著鼻子走,把香港出版變成一潭愈發了無生氣的渾水。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是讀者或學者對於著作的評論。可以很學術,也可以很市井。我自己習慣在閱讀一些大感心往神馳的著作後,到網上或書店找相關書評,以解謎、以梳理邏輯,更多時候是回味。

有質素的書評,往往能把著作帶到一個更受文壇或社會注目的位置;但作者是否同意書評的內容?這就像一個永遠解不開的謎題吧。
 

莊國棟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談香港出版的願景,我們很容易會跟台灣的出版品比較:從閱讀人口或出版種類的差異,總會看到了香港出版土壤的貧瘠;加上簡體字出版物其質素的冒起,自自然然,香港出版在議題廣闊的光譜中,很容易地被夾在兩岸出版的狹縫裡,窮得只剩下旅遊、食譜或者那些由社交媒體衍生出來的諷刺、爆笑題材。

又或者應該說,只有這些題材的出版品,才能撐起一個教科書以外的出版行業。

畢竟,行業智慧是重要的。我寄望,在出版業不同崗位的創作人或行政或銷售人員,不要只見樹,要見林。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一定要批判性嗎?我想說的是,這個城市的書介都不夠,我既期待書評的出現,更加期望書籍推介文字的普及,兩者互補長短。

更值得探討的現象是,就算是現在看到的書評,都會自動選定了某類型出版物,彷彿某些題材某些作者的書才會值得去評論。我關心的是一整個行業,我更期待我們城市的書評涉獵更廣闊的出版題材,與整個出版行業對話,而不是集中某個學術或文藝的小圈子而已。
 

鄭依依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曾經有一位香港出版業界的大佬評論說,書籍不免是一種商品,但其最特別之處,是書籍對人思維的影響力,因此,有理想的出版人必須堅持書籍內容對社會無害。此話乍看之下也許並無不妥,但細想卻是遠遠不夠。在共產中國、台灣戒嚴的時期,香港出版的書,曾經象徵華文世界最自由的氣息;但近十年出版行業常謂已近夕陽,且不說政治打壓等消息時有所聞,書業萎縮也非始於今日,其中原因也許複雜多樣,不一而足。在此講求務實、速食、功利的香港,香港出版的書漸漸以工具書、教科書、大眾娛樂的書刊佔為大多數,許多喜愛文藝作品的讀者,若只能夠憑香港出版的書籍,恐怕只會感到精神上的飢渴。誠如該位大佬所言,書籍出版是影響人心的事業,但有理想的作者、出版人、發行商不能只滿足於書籍內容對社會無害,更應有願景、肯承擔,出版、推廣能帶領讀者走向更高精神境界、模塑更美好社會的書籍。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是將書籍引介予讀者的橋樑,是書與讀者、書評人之間的對話,是一道不斷築構、拆毀、再修補、築構閱讀喜惡和標準的過程。假如書只有一種,書評就可以有上百上千種。
 

鄭政恒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由於成本高昂和政治立場等不同原因,香港的出版不算百花齊放,但香港有許多默默耕耘的作者與編輯,他們推出了不少好作品,尤其是文史和香港研究方面,做出不俗的成績。

出版的世界很大,我們的年輕作者還需加油,才可在華文出版界中脫穎而出。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就是提升、深化、欣賞、鼓勵、切蹉、對話、指正和補充。
 

張往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甚麼看法、觀察? 

香港出版的書,將會是這座城市捍衛自由的最後堡壘。

問︰書評是甚麼? 

書評是讀者和作者之間的聯繫,是真誠的讀者對作者的回應。
 

許寶強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商業和工具性的太多,與本地的社會脈絡相關的人文社科太少。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是讀者與作者及其他(準)讀者的對話,亦同時是讀者與自身的對話。認真的書評的一個首要條件,是讀者願意及有能力為書本說話(speaking for the book),不管是否同意作者的觀點。寫作書評,也就是學習 speaking for 的過程。
 

李峻嶸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其實不太熟悉。只是覺得想比起西方的英文書、大陸台灣的漢語書籍,香港出版的書多數比較薄,字數較少。讀完一本香港出版的書,多數都比讀完大陸或台灣出版的書都快得多。

問︰書評是什麼?

書評不應該是「客觀」針對一本書的介紹。書評的作者應該就書籍所探討的問題、想達到的目的以至對社會的影響提出自己的觀點。如果書理應可以推動社會進步、啟發思考和提升讀者的生活質素,那麼寫書評的人應該有同樣的目標。
 

胡可智

問︰你對香港出版的書有什麼看法、觀察?

現實及想像有很大差距。原以為只有很少量的出版,量可不少;原以為可以很高質,可惜令人失望居多,雖然,偶有驚喜之作。另外,生態上,不涉及研究資源的作品尚可出版,如果需要依賴強大研究社群來支援的作品,難以出現。

問︰書評是什麼?

出版產業鏈及知識流佈的重要一環,既是市場推廣平台及消費指南,也是令學界回饋的基地。

《立場新聞》新博客專欄:【香港.評書】登場!誠邀愛書人投稿

【香港.評書】發起人有感香港書評文化的淍零,有書介而沒有評,有書話而沒有評。沒有評,即不能判斷,而淪為酬答或借書發揮的文字 — 這不利香港的寫作和閱讀文化。評論是要做判斷,告訴讀者什麼是好書,為什麼好,為什麼不好。作為愛書人,也希望透過聚集一群真心愛書、有相當文化參與經驗和能力的朋友,辦一有公信力的書評刊物,作為給香港的禮物。

發刊辭全文及編委介紹
投稿電郵:[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