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普天之下,莫非貓土

2018/4/12 — 10:33

心岱寫的貓裡,要我選,會是這一隻最動人心魄

心岱寫的貓裡,要我選,會是這一隻最動人心魄

人有所好。講起自己喜好的事物,也就經常顯出另一個人來。
心岱講起貓來,正是如此。

不談貓的時候,心岱給人的印象就是很柔和。說話、動作都不急不徐,笑聲偶爾會高一下,又很快平靜。

但是講起貓來,心岱就不一樣了。說話、手勢都快了百分之三十,笑聲會放開來,也會持續不停,一波一波。

廣告

多年來,我不只和心岱有過同事經驗,有關出版者和作者的關係,也感謝她幫我啟發了許多對貓的感受,安排過貓的來與去。

我對貓的所知,本來都跟著家人來的。家人養,我就跟著在旁來一點皮毛的體會。那一點體會每每和心岱一談之後,就成了刻骨銘心。

廣告

我不是心岱,也為她感到難過的遺失的「智慧貓」。

我不是心岱,也為她感到難過的遺失的「智慧貓」。

譬如,我和一隻「陪嫁」過來的MUMU不對盤、敵對許久之後,有一天她終於讓我靠近,又肯呼嚕呼嚕地翻過來讓我摸肚皮。是心岱聽了之後那種歡欣鼓舞的熱情,才讓我意識到自己達到了多麼了不起的成就。

又譬如我問心岱,為什麼另一位BUBU 晚上睡覺靠到我腳下,總是讓他的毛皮和我的腳趾保持零點五分公分的接觸,不多不少。是心岱聽了之後那種混合了羨慕與祝福的表情,加上她旁徵博引的解釋,才讓我意識到自己原來多麼人在福中不知福。

世有貓痴,心岱當然是痴。

也因此,在這個貓痴寫了四十三年這麼多貓書之後,決定把她和貓有關的封筆之作《貓天下》交給我們出版,實在榮幸。

《貓天下》寫的是心岱收藏的各種貓:哲學貓、奉茶貓、鼠面貓;瓷貓、布貓、壓克力貓。是物之貓,也是貓之物。

葉懿瑩、薛慧瑩、達姆三位畫家協力合作《貓天下》。這是其中葉懿瑩的一幅。

葉懿瑩、薛慧瑩、達姆三位畫家協力合作《貓天下》。這是其中葉懿瑩的一幅。

心岱從她熱愛收藏的父親身上體會到,愛物之極其實就是「枉然」。而經過歲月洗練之後,她雖然也明白終究有枉然的一場空之境界,但她說貓的收藏對她來說已經「超越了『物質』,各個都活化有生命,飽含了我不死的熱情,儘管我但天真卻使愛持續發燒,讓我用文字開設一座貓咪博物館吧,無時無刻念想著貓、貓、貓......呼喚天下之貓,把收藏逸品貼近的呈現給讀者大眾。」

心岱也邀請了葉懿瑩、薛慧瑩、達姆三位畫家協力合作,「另類表現出『貓與收藏』概念的延伸與傳承,使這本貓國的大千世界增添了不一樣的光彩。」

普天之下既然莫非貓土,我們就來一覽《貓天下》吧。

《貓天下 》

《貓天下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