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學放得開.討論中進步

2018/10/8 — 20:29

圖片來源:《文學放得開》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文學放得開》片段截圖

編按﹕作者早前撰寫題為《文學放不開?只有鄧小樺放得開!》一文,引起對「文學放得開」的討論,其後鄧小樺撰文回應。本文為作者再對鄧的回覆。

文/戈登

其實我知,問題問歪一點,可能更能與大眾接軌;但我總怕浪費節目的寶貴時間,希望做到含英咀華,觀眾接觸到的都是有深度有質素的資料及論點。大主題下的各節小主題要有一點鬆散,因為談論文學需要引用大量例證 - 就像規劃出一個條件不錯的小園林,讓各有專精的主持和嘉賓放自己的山石盆景進去。
-鄧小樺〈文學放得開.閒談中創造〉

廣告

我們能否以理服人,達到討論之效果、目的,其實還要看許多的相關因素,其中關鍵,當是說者與聽者之間的態度了。《詩經》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為了不被誤解,這邊我取的「君子」之意,並非針對性別,而是形容理性論學,期許改善之文友。我很高興能夠看到主持鄧小樺撰寫回應,這至少已經是針對公共事務交流、溝通之基礎,撰文者能被看見,受評者可以回應。「兼聽則明」,正是我感到欣慰的原因了。

廣告

溝通有時難免誤解彼此,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澄清,也是令外界能夠更加接受其公共事務之表現,或苦衷。尤其在電視節目,有時候主持與嘉賓之互動,當時其情其景或許不作他想,但在觀眾眼中之效果如何,可能又是另一回事了。主持要兼顧之事很廣,每個人都有能見與不能見,也是我強調「兼聽則明」之因了。就像經過此一回應,我多少能夠更加了解鄧小樺呢。

我比較驚訝的是文中不斷強調「性別」:「我希望不會因為我是女性,又笑嘻嘻,就會被認為是無 point。」我也希望不會因為我是男性,就被誤解為歧視女性。若不「壟斷發言」,如「記得古龍」,「笑嘻嘻」又有什麼問題?如果說我有強調身分之差異,大抵是在拙文中不斷出現的「主持」、「嘉賓」,此乃一節目定位中的職業分工,應有其相對之理想功能存在。讀古典也無阻看現代,我也很喜歡夏宇之詩作,拙文所批評實是表現手法之考量罷了。正如 DSE 本是一個比喻,而非標準,旨在說明不要冷落嘉賓呢。

略舉以上誤解澄清,主因在於,香港文學之推廣本已困難,這些卻是拙文中最希望能夠傳遞之關鍵意見。我在拙文中也已談及批評之立場、原則:「文學普及,似乎從不易做。主持偶有口誤,狀態不佳,又或對相關議題比較陌生,也是合情合理。愛好文學者,身處在香港這個對文藝如此冷漠的地方,理應互相支持,嘗試努力推廣文學,其實也是為香港文化之豐富多元出一分力。」

正如鄧小樺回應中談到「我來討論,是因為我喜歡追求進步」,我很期待,能夠看見第三季《文學放得開》的進步、改善,也盼望更多文學同好者表達自己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