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撕心裂肺的一套電視劇

2019/5/10 — 10:20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從未試過看一套劇,感受是這樣的.最初是逃避的,知道這套劇談精神病及家屬,太沉重了吧.到台灣走一趟,所有人都在談這套劇.自己在大學教的科目可能應用到這套劇的材料,於是說服自己,為公為私要把它看完,當作是責任吧.

終於看到尾聲,我是一邊看一邊「透大氣」,一邊看一邊拭眼淚的.有時為免太投入,不敢在家看,在街上看,我根本是一個紅着眼眶的乘客,眼淚鼻水一直流.

這套台灣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談兩件事:一.精神病和家屬的困境;二.新聞採訪的艱難.我是家屬,也是一個記者,中到應一應,好像照鏡一樣.

廣告

早前我到台灣某大學講課,我跟師生說:「嗯,我就是家屬,《我們和惡的距離》就是我的故事.」在座二十多人忽然回給我一個溫暖的眼神.關於交待自己作為家屬的身份,這種群眾反應我從未經歷試過.終於有一套電影劇,可以表達自己複雜的心情.

看罷,我敢說,華語影視作品,沒有一套談精神病比這一套逼真.那個弟弟患病,不敢吃藥,病情反覆,家屬想盡辦法讓病者覆診、吃藥,不得要領,放藥到食物裡的手法,把利剪收起來的情況,親友說難聽的話,我全部經歷過.

廣告

更不要說,我們的無助,有時做盡所有,家人病情也不一定會好起來,還被惡言相向,等待下一次病發那種渡日如年的心情.安靜下來又會自責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內疚、憤怒、羞恥,變成一種壓抑而混亂的情感,如心底𥚃一塊石頭。

我發夢也沒想過,一套「入屋」的電視劇竟然可以把這些劇情拍攝得感動人心.喜歡劇裡提及「病悉感」,我們圈子特別理解這個概念,病悉感高的話,稍有不妥也會求助,病悉感低的話,容易延誤搞出大頭佛來.這劇真是可以做到公眾教育,卻沒感到太過說教.

飾演病者的男演員,做得非常逼真,那種受病情干預的眼神轉變,動作遲緩,真實得來又沒有誇張.之前看其他作品拍攝精神病人,不是美化了就是妖魔化,兩樣我們一眼就看得出來.這一套拿捏得恰到好處,演得出病情對人身心的影響,又未致於把病人變成怪物.

看到一些場景,我簡直覺得自己的故事終於被再呈現,那是一種痛楚,但卻是療癒式的,覺得「終於有人明白我們」.像一個黑暗的房間,終於迎接來一絲陽光.

關於傳媒操作的描寫也是令人拍案叫絕.新聞採訪要點擊率、質素報導沒人看的兩難,又或者關於記者採訪比真正殺人更不見血.「觀眾的智商只有七歲小孩子」那一句真是絕.

雖然劇中有些片段難免是謆情了一點,溫情了一點.正義的律師、負責的媒體人、有愛心的醫生、體恤的陌生人,似乎劇裡人們不少都善良,但刻畫精神病者和家人的部份實在是華人媒體最傑出之作,沒有之一.

我推介所有朋友看這一套真正展示有良心的電視創作人的作品 -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套戲要花多少心力做資料搜集,要花多少能耐去推動拍攝計劃,我想像不到,唯有向製作團隊致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