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有 Sam Hui,亦曾經還有 Sam Ho

2017/12/21 — 12:20

剛在蘋果日報陶傑的專欄讀到他寫「......香港的八十年代初......關正傑和他的好友何國禧合唱的一首歌『朋友,記得那天,共你初初見面;談到你的理想,並祝他朝兌現。誰不知分手三數十年,共你相逢,方感覺到,兩家亦在變...』」

何國禧,真是一個久違了的名字,除了 Sam Hui,很久以前香港還有 Sam Ho,六七十年代香港的大、中學生,較文青的都迷過「民歌」,特別是 Peter、Paul and Mary 的流派,本地冒出的民歌手,不止關正傑,何國禧也曾佔一席位,(當然更有不少其他,The Willows、區瑞強、盧業瑂…不數了),我去美國讀書有一年暑假返港,一個好友介紹我買何國禧的唱片 "Life is, Love is",唱片封套現時連 Google Image 都找不到,印象中他有唱 Rod McKuen 一首 cover "The Importance of the Rose",聽歌名有些敏感讀者或已猜到歌詞與《小王子》有關,對啊,七十年代正是《小王子》在香港文青圈火紅火綠的年代。

順帶提於 2015 年逝世的唱作歌手、詩人 Rod McKuen,是他(或者英國歌手 Scott Walker 也有份)把比利時籍著名音樂人 Jacques Brel 的作品帶到英語世界,不過 Rod McKuen 當年在香港已屬極小眾,現今大概更無人知曉了。

廣告

回頭說何國禧,出了幾隻富 folk 色彩的個人大碟後就銷聲匿跡,有說他在電視台幕後工作,有說他間中客串在餐廳唱民歌,後來好像去了馬會任職。然後到 1980 年號外和香港電台合辦一場「六十年代香港樂壇音樂會」,演出嘉賓包括當年紅爆的樂隊、歌手,包括Joe Junior、陳欣健、泰廸羅賓、Michael Remedios、Anders Nelson、許冠傑、關正傑…以及更早期的蕭亮、岑南羚 ,梁淑怡原本講好了唱她參加歌唱比賽獲冠軍的 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結杲臨時甩底,名單還有何國禧,寫這篇文時在網上搜尋我文內提到他那張唱片封套,竟在 YouTube 找到一段珍貴錄音,是那個音樂會他和關正傑合唱多首民歌 medley,仍然好聽,我記得原本的安排何國禧出場第一首歌是唱 Pat Boone 的名曲April Love,但聽岑建勳說彩排時發覺這首歌的 chord 難度高,就改唱了別首。後來關正傑大紅,他一些演唱會有請來何國禧做嘉賓,事隔多年,不知 Sam Ho近況如何。

介紹我買他唱片的好友已入住 hospice 有好一段日子,至今我仍提不起足夠勇氣去探望她。陶傑文中提到那首歌歌名是《相對無言》,改編自當年凡聽民歌都必識必唱的 Today,陶傑一向給人批評他文章資料有不少錯漏,今次他說「八十年代初」,時間沒錯,關正傑拍伙何國禧也對,他倆確曾合唱此曲,引用歌詞,原本「只有數年」,現在變成「三數十年」,是誤差,不過在 2017 年的 context,竟又陰差陽錯得十分恰當,而且不止三數十年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