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電影《長城》看商周紋飾與宋代建築

2018/1/14 — 14:42

《長城》
2016
導演:張藝謀
美術指導:約翰·邁爾 John Myhre

《長城》
2016
導演:張藝謀
美術指導:約翰·邁爾 John Myhre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建築學者漢寶德視宋代為世俗文化期之始,在《中國的建築與文化》一書中,他指出「所謂俗文化,就是流行於民間未受教育的階層之品味為基礎的文化。在精神上,傾向於迷信與俚俗的信仰與傳統,喜歡華麗與熱鬧。」建築文化上,漢寶德以「龍建築」形容這段時期。後世電影作品,以宋代為背景的多不勝數,其中的建築風格,又是否切合歷史真實?本文挑選了近年一齣話題之作,讓讀者從中了解宋代建築,亦將分析電影中有否違背歷史常識之處。

饕餮紋飾

廣告

《長城》是美國和中國大陸合拍的魔幻動作片,似乎是先有荷里活的構思,再找張藝謀執導。因此,由劇本創作至美術、特技等皆聲稱由美方人員包辦,但當然故事與歷史相關的細節,想必由張藝謀及其他大陸人員負責。

故事時代設定在北宋年間,片頭字幕聲明只基於傳說,因此人物與事件皆為虛構,但故事中的兇獸饕餮,在中國傳説由來已久,其作為貪婪的象徵及吃人的惡行,的確類似《山海經》、《呂氏春秋》等眾多典籍所記載,並自戰國時代起已有提及。但這些文字目的,皆為解䆁一種流行於商周時青銅鼎器的獸面紋飾,既作為崇拜對象,也象徵神權與王權。近代,有學者追溯其起源為四、五千年前良渚文化玉器上類似紋飾,也有人認為這是演變自雙夔龍圖案。其實,商周器物常見各類抽象幾何化的鳥獸及雲紋,饕餮紋是較常見的一種,其重點在於對稱形狀,有明顯一雙圓眼,呈現凶獸的正面。而此種紋飾也用於一些官方建築構件表面,例如從河北燕下都戰國宮殿遺址出土的饕餮紋半瓦當。

廣告

《長城》電影截圖。片中的饕餮頭上刻有饕餮紋。

《長城》電影截圖。片中的饕餮頭上刻有饕餮紋。

說到這裏,電影以凶獸傳說,借題發揮成《魔戒》式人獸大戰,本屬合理。然而,有趣之處在於,饕餮的面上竟出現類似商周時,人類設計出來用以象徵饕餮自己的饕餮紋。這就如電影《赤壁》中,從魯肅口中說出後世人評論周瑜與諸葛亮的「一時瑜亮」成語一樣,有欠時序邏輯。若說饕餮紋其實千變萬化,片中獸面上對稱紋飾未必是饕餮紋,那麼另外兩幕佈景出現的紋飾,相信無人會否認是百分百的饕餮紋︰一幕為長城關口大殿中招待兩位西方人時,牆上的巨形浮雕;另一幕是劉德華飾演的王軍師與兩位西方人討論饕餮時,室內掛畫下出現的圖案,皆清楚呈現商周風格獸面的饕餮紋。然則,眾人日夜力戰的凶獸,其圖像原來一直被奉於長城各處之中。雖在此片播出前,普羅大眾認識饕餮紋飾者應為少數,但其資料在網上早已唾手可得,很難相信國家級的電影創作團隊會不知饕餮紋飾為何物。這是否創作人刻意埋下的號玄機?則恕筆者無法參透。

《長城》電影截圖。在城關口大殿中招待兩位西方人時,牆上的巨形浮雕,正是商周時期的饕餮紋。

《長城》電影截圖。在城關口大殿中招待兩位西方人時,牆上的巨形浮雕,正是商周時期的饕餮紋。

故事表面上借饕餮入侵表達的「教訓」包括切忌貪婪、世人應不分種族共同抵抗世界大敵,以及突顯中國軍人為國而戰與西方軍人為利而戰之別,但筆者百思不解的是,為何要將電影時代設定於北宋。

理論上,涉及國家戰爭的魔幻故事,應設定在愈古愈合理,而論歷史上貪婪之朝代,宋代肯定非其中之最;論中西交流之頻繁,唐代則有過之而無不及。眾所周知,宋代國民生產總值超越當時全球其他地區之總和,其商業之盛,可反映在打破唐代城市中封閉式里坊制,而容許《清明上河圖》中開放式商業街之制。因此,建築學者漢寶德視其為世俗文化期之始。

中性詞「貪」,從來是商業乃至資本主義的一大推動力,宋遼間的和議,也可理解為富豪向黑幫交保護費的商業計算。當然,這些解釋或是牽強的,但卻是筆者能把貪獸饕餮與宋代拉上關係的唯一線索。

屋頂形式

片中出現的屋頂,主要有長城關口與首都汴梁兩組。以形狀而言,表現了自隋唐開始流行的下凹彎曲屋面,基本上符合歷史。尤其汴京城樓的屋頂特寫可見,其彎度、斜度與長闊高比例,可能參考自宋代張擇端版《清明上河圖》中單檐四阿頂城樓,除片中改成兩層重檐外,兩者大致相同。而另一幅宋徽宗趙佶的《瑞鶴圖》,作為宋代屋頂最大特寫的畫作,或是片中脊飾的藍本。

宋徽宗趙佶《瑞鶴圖》

宋徽宗趙佶《瑞鶴圖》

之前論《赤壁》與《刺客聶隱娘》兩文曾介紹,唐代開始出現正脊兩端彎勾形鴟尾脊飾,其實可分為「簡單無獸面雕刻」與「有獸面張口咬着正脊」兩種,後者又稱為「鴟吻」或「吻獸」,至宋代時前者已不復見,且開始出現獸面頂部突起一倒轉梯形構件,稱作「搶鐵」,演變自防止雀鳥駐足的叉形裝置。《瑞鶴圖》與《長城》中可見的汴京城樓正脊上之吻獸式樣吻合,只是比例有少許差別,故片中的確反映北宋特色。

《長城》電影截圖。右上方可見脊飾「鴟吻」,或稱「吻獸」,反映了北宋建築特色。

《長城》電影截圖。右上方可見脊飾「鴟吻」,或稱「吻獸」,反映了北宋建築特色。

至於之前曾介紹的斜向垂脊上垂獸與蹲獸,此畫作與電影中也表現了這些始於宋代,並一直沿用至清代的脊飾。垂脊分兩段── 上段較粗,末端有一隻大垂獸;下段垂脊較幼,坐着一排較細小的蹲獸。但電影中,每條垂脊有五隻小蹲獸,比畫作中只有四隻加多一隻。傳統上,蹲獸數量愈多,代表建築物愈高級,發展至清代更制度化成通常只用一三五七九單數,但唯一全國最高級的紫禁城太和殿可用十隻,並在前面再加一個仙人騎雞像。而這些脊飾在歷史上由簡變繁,加諸辟邪或吉祥象徵符號,並趨向制度化的演變過程,同樣表現在中國眾多建築構件之中。

汴京皇城宣德門

片中樞密院特使運送饕餮入汴京一幕,宮門上清楚寫上「宣德門」三字,這是有歷史根據的。北宋皇城南門的確稱為宣德門,而《瑞鶴圖》所繪屋頂即此門樓。但必須注意,宣德門由唐末五代、北宋至金朝期間,曾多番改建,經內地藝術及建築學家傅熹年認真考據,已得出清晰的演變路線。簡而言之,該門在北宋初由原來汴州州城定為國都後,即由兩門改為三門,其上城樓則如《瑞鶴圖》所顯示一樣,為單檐四阿頂;至徽宗政和八年,再改為五門;及至北宋亡於金,宣德門毀。片中所見之宣德門,開五門,城樓為重檐四阿頂。故事背景雖無明言是哪一皇帝,但肯定非末代之徽欽二宗時代,因此推算為徽宗改建前,三門與單檐四阿頂城樓之制。當然,一般觀眾未必能知箇中差異,片中所見開五門與重檐頂,配上金黃琉璃瓦,則可表現比史實更為高階的體制,也更切合張藝謀一貫的華麗影像風格。

《長城》電影截圖。宮門上清楚寫上「宣德門」三字,開五門。

《長城》電影截圖。宮門上清楚寫上「宣德門」三字,開五門。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 RTHK Mine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