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成龍到雨傘 從賤男到抗爭者

2018/12/3 — 10:46

成龍哥哥將於明日推出其英文版回憶錄《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其實中文版早於 2015 年已推出,不過據說,英文版中成龍對自己的仆街行為要坦白些,書中他自認賤男,對女人差、對小朋友差,又叫雞、又爛賭、又酗酒,總之你想到的賤男標籤,都可貼在他身上。

總之,成龍自認仆街成為了全球娛樂新聞。

香港人對這則新聞態度大多是嗤之以鼻。Old news is... 人們這樣說。成龍仆街使你(佢自己)講?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原來外國人對此十分驚訝。我就有不少鬼佬 friend tag 我,議論紛紛。

廣告

這讓我想起多年前在外地生活,鬼佬問我 where are you from,我說 from Hong Kong,對方就會擺出一個 Kung Fu 架勢﹕「Jackie Chan!」相信讀者諸君多多少少都有這種哭笑不得的經歷。

哭,當然是因為不想自己被成龍代表。嘩這個男人賤到咁。對女人「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對哥哥就一直不相認,台灣總統大選發生槍擊他稱之為「天大的笑話」,在李宗盛演唱會中爆粗,一時又話中國電視機會爆炸,一時又話「碰見中國五千年來從來沒有的好」,話要演岳飛從 29 歲演到 79 歲(而岳飛只活了三十幾年),聲稱巴塞或 AC 米蘭會贏南非世界盃,在馬尼拉前警員劫持香港旅行團後還「代表」香指不會事件感憤怒……我寫不下去了,你幫我寫埋佢。

廣告

而這樣的人,卻在全世界代表香港,我和你。唔哭有假。

笑,是因為你知道,那些大叫 Jackie Chan 的鬼佬其實沒有惡意。他們並不是因為知道成龍仆街而笑你香港人仆街,而是,他們看完成龍電影之後覺得成龍好型,因此有個港產片=成龍=香港=香港人的印象。換句話說,他其實是在讚你。

但笑終究還是哭的,因為你知道,原來香港在外國的主流印象,就是停留在成龍打功夫的年代。之後香港發生甚麼,港產片怎麼了,還有漫畫、文學、音樂……在香港可能紅過,但完全去唔到主流外國人眼前。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香港人自己知道自己怎樣就 OK,唔須要理外國主流點睇。當然這是錯的,那只是一種精神勝利法。因為人家決定怎樣跟你交流,怎樣跟你做生意,都是看你國家形象的。甚至當你在外國旅行的時候,人家當你是個人定是條狗,很大程度上也看你的國家形象如何。中國就是一個好例子,它錢係好多,但中國遊客去到外地,人家怎樣看他們,大家心中有數。

所以,一方面,我感謝成龍,因為他最少令外人對香港有個(錯置的)「型」的印象,但另一方面,難道我真的非要被這種人代表不可?

很矛盾。

這矛盾得到解救是在 2014 年。這一年,香港發生了一件走得入外國電視機的重大事件。這事是由 120 萬港人創造的。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講雨傘是 cliche 的,香港的政治形勢早已不是 4 年前的事。但對主流外國人而言,他們真的不知道、很可能也永遠不會知道,甚麼叫本土派,誰是梁天琦,甚麼魚蛋革命…大多數人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在一個叫香港的地方,曾經有過百萬人一齊上街,為民主佔領了城市的核心地帶。

而這就足夠了。2014 年開始,我新認識的外國朋友知道我是香港人,不再叫我 Jackie Chan。他們很多會拍拍我的肩膊。「雨傘運動…我知道你們為民主很努力,加油。」「香港人很了不起,懂得為自己的地方站出來。」「中國是個很難纏的對手,但我支持你們。」這一場運動,將全球對香港人的印象 Reboot 了一次。從此,代表香港的不再是成龍,而是雨傘革命;香港人不再是賤男,而是,手持雨傘立足於自己土地的抗爭者。

雨傘革命,就成果而言是失敗的,它確實在政制上甚麼也沒爭取到;然而很少人論及的是,它確實改變了香港人在國際間的形象,我想這一點未嘗不可稱為重要成果。

就成龍新聞 tag 我的那些朋友當中,其中一個問我﹕「成龍有站在你們一方嗎?」

我答說﹕「他還說自己在聽到中國國歌時會流淚呢﹗」

對方答﹕「他果然是個賤男。」

香港人,要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