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延禧攻略》的獨一無二

2018/10/11 — 15:5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在《延禧攻略》中,魏瓔珞曾經一身太監服,與乾隆皇帝打情罵俏,也就是在皇上剛剛為瓔珞與傅恒而呷醋之後。

這期間,皇上說:「就只有你,敢跟朕這麼講話,若換了別人……」

沒等話說完,瓔珞立刻雙手捧住皇上的臉,自信地說:「因為魏瓔珞是獨一無二的!」

廣告

瓔珞是說中皇上的心思了,皇上就是喜歡她的獨一無二,所以皇上聽到她這話後,深情地看她、輕撫她的臉,還想親她。但瓔珞摀住皇上的嘴,此時,九五之尊的皇上向瓔珞道歉。

瓔珞就是知道,她以「獨一無二」抓住皇上的心、融化皇上的心。而《延禧攻略》本身,其實也散發著這種「獨一無二」的魅力。

廣告

一、獨一無二的宮鬥

不同於一般宮廷劇的妃嬪爭權奪利,《延》在「爭權奪利」的宮中世界,從頭到尾都放進一條重要的線 — 魏瓔珞的復仇。她要為姊姊復仇,然後要為親如姊姊的富察皇后復仇。

她為了姊姊,所以從繡女一步步往上爬,刻意親近傅恒,也刻意親近皇后。她為了富察皇后,所以從被投閒置散的圓明園宮女,爬升為貴人、令嬪、令妃,最後更成為皇貴妃。

《延》以瓔珞的復仇貫穿整套劇,為爭寵爭權的清宮世界注入了對公道與正義的呼喊,承托著這獨一無二的魏瓔珞,突出了她的敢作敢為、愛恨分明。因此,觀眾在欣賞此劇時,不只是在看爾虞我詐的亂箭橫飛,而更會對瓔珞所尋求的公義予以共鳴。

我想,瓔珞的這句話,很能觸動我們的心:

「事情不來,我不主動惹事。事情來了,我也不怕事。為人處世無非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若是處處擔憂,心懷恐懼,那還活個甚麼勁兒?」

二、獨一無二的皇后

《延》的富察皇后,是一位與別不同的皇后。她特別的端莊、特別的溫柔,也特別的完美。富察皇后的完美,不只是在深宮中不爭、不搶、不妒,不只是她貴為皇后,卻克己儉樸、待人以誠,而更在於她對皇上的了解與體貼。

她為皇上去做一位滿分的妻子,她知道皇上需要一位怎樣的大清皇后,她就做一位怎樣的大清皇后;她知道皇上念念不忘逝去的永璉,所以拼死也要再生一位阿哥。

然而,《延》的這位富察皇后,所留給觀眾最難忘的形象,竟然不是上述的這些,而是一生的悲哀 — 在拼盡全力去飾演皇后的同時,失卻了真正的自己。

因此,她對皇上說瓔珞是她的希望,她要保護瓔珞,就像保護從前的自己。當皇后從紫禁高牆一躍而下時,有這樣的獨白:

「從今以後,我不再做皇后了,只做富察容音。我,只是富察容音。」

《延》的皇后,因此而非同一般的皇后。富察皇后所代表的不是榮華富貴或大權在握,不是處處心計或老謀深算,而是囚困在「完美」籠子的、可憐的鳥兒。

三、獨一無二的貴妃

此劇之初,高貴妃是典型的奸角,她憑藉自己的美貌與顯赫的家勢,而專橫跋扈、欺人太甚。如果高貴妃這角色單單如此,這就與《叮噹》(又稱《多啦 A 夢》)中的技安(或作「胖虎」)無異,不過是一個我們所見慣不怪的、恃強凌弱的惡霸。

然而,《延》為奸角高貴妃,添上一抹深具文化色彩的柔情。

誠然,高貴妃可以憑藉自己的美貌來討皇上的歡心,也可以憑藉自己的家勢而得到尊榮,但在高貴妃的心中,她最可恃的,是她的崑曲。

在高貴妃被皇上冷落的時候,她以崑曲來慰藉自己。在她想要奪回皇上的心,想皇上原諒她時,她用了她的崑曲。崑曲是高貴妃的可憑,也是她的珍寶。所以,當太后下旨要燒毀高貴妃最愛的戲服時,高貴妃不惜徒手從火堆中取回戲服,可惜最後戲服還是給燒毀了。

《延》更讓這位原本像惡霸一樣的高貴妃,在皇上面前以崑曲謝幕,留下一絲如怨如慕的情意。

被譽為「百戲之母」的崑曲,哀怨、婉轉、纏綿,它是這樣緊緊地與高貴妃結合在一起,流露了在囂張跋扈的臉龐下,那一直隱藏著的哀情。

崑曲在乾隆年間是全盛時期,今天被列入「人類口述與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它還走進《延》的主題曲〈看〉以及片尾曲〈相忘〉,成為歌曲的一部份,如同一抹淡淡的愁絲,在《延》的世界委婉纏綿地繚繞:

「看鏡中人朱顏瘦,
看愛與恨新又舊,
看燈如晝淚濕透,
看誰來約黃昏後。」
(主題曲〈看〉的崑曲唸白)

「煙雨寂寥舊夢長。 
韶華逝,兩茫茫。 
終相忘,故人樣。」
(片尾曲〈相忘〉的崑曲唸白)

可以為《延》寫的地方,還有很多,但不太嘮叨了,先擱筆於此,遲些有機會,再來聊聊吧!

圖、文:富察令兒

圖、文:富察令兒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