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Clockenflap 十年生還錄 創辦人談香港音樂出路

2017/11/15 — 18:27

背景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

置業難,土地問題!創業難,土地問題!香港缺乏文化氛圍,搞藝術難都是土地問題?沒有場地,就沒有空間;沒有空間,就沒有發展。演出場地 Hidden Agenda,八年來搬了三次,最近被迫遷出第四代單位;戶外大型音樂節 Clockenflap,十年來也去過四個戶外空間。

「舉辦大型戶外音樂節最大挑戰也是『土地問題』嗎?」記者問。
「我都希望只是那麼簡單。」Clockenflap 創辦人之一 Mike Hill 說。

演出需要場地,沒有場地便會窒礙音樂發展。Mike 形容社會目前的討論集中於硬件,並傾向將矛頭指向政府,但他認為推廣音樂不只是政府有責任,也不光是「土地問題」,他提出透過教育結合市場化,突破困境。創辦音樂節如同創業,活動可否持續發展,他相信觀眾的反應始終最重要,「用入場人數證明有需求,用門票收益投入營運。香港的音樂市場正在壯大,但各界都需要用實際行動去支持」。

廣告

憑實際經驗贏取信任

2008 年的香港,甚至大部分的亞洲國家,音樂節風氣尚未流行。一道市場缺口擺在眼前。旅居香港的 Mike Hill 與 DJ 組合拍檔 Jay Forster,遇上土生土長的音樂人 Justin Sweeting,三人都曾參與歐美音樂節,認為可引入外國經驗,透過舉辦音樂節在港推動文化發展。Mike 相信香港位處亞洲中心,交通連結方便,而且「尤其對比中國大陸、新加坡,我們有自由」,主辦單位能夠無包袱地邀請嘉賓參演。難怪,雨傘運動那年 Clockenflap 的舞台上,容許 My Little Airport 播出梁振英的大頭相,並打出「梁振英,屌你」的字樣。他認為,香港的言論自由程度仍然在亞洲區內數一數二,舉辦音樂所無須顧及政治考慮,「我們可以聯絡任何樂團。起碼亞洲裡內,香港是最好的選擇」。

廣告

Mike 又表示酷愛維港,而且是香港特色,所以 Clockenflap 必須靠海,但臨海場地選擇不多,故首屆 Clockenflap 便在數碼港橫空出世。然而,數碼港屬於已建區,附近又有住宅,連番引起市民提出噪音投訴。2010 年,音樂節更一度遷入工廈舉行,觀眾人數大減一半,只有大約 800 人。回想當初,他不禁嘆道:「在數碼港舉辦大型搖滾音樂節,我們當年太天真。」Mike 承認音樂節聲浪甚大,加上香港地小人多,意見紛陳。同一地點,有人想去音樂節,亦有人想靜靜地過日子,因此團隊投入大量資源研究如何控制聲浪。同時,他們與西九文化區接觸,希望將音樂移師維港對岸舉行。Mike 認為文化區場地空曠,遠離住宅區,聲浪較少影響到附近市民,是理想的戶外音樂節場地。

2011 年,Clockenflap 首度登陸西九文化區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攝: Kitmin)

2011 年,Clockenflap 首度登陸西九文化區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攝: Kitmin)

經過兩年交涉,Clockenflap 成功爭取進駐西九。受限於文化區當時屬康文署管理,旗下場地不准戶外節目收費,登陸西九的第一年被迫免費開放,卻意外地吸引過萬人入場,創下開業以來的紀錄,也贏得了口碑。合作五年之後,受文化區工程影響,音樂節去年再度轉場,來到中環海濱,待 2019 年再重返西九。Mike 認為,過往的經驗正好向政府展示香港人對於戶外音樂節的需求高企,而且成功做到「沒有噪音投訴,沒有安全風險」,以實際情況游說「讓政府見到舉辦戶外音樂節的可能,成功贏取政府及場地營運者的信任,並令到公眾改觀,相信音樂節是好東西」。

Clockenflap 創辦人暨節目總監 Mike

Clockenflap 創辦人暨節目總監 Mike

讓本地音樂人走出去

「2011 年,我們在西九做 Clockenflap。入場人數雖多,但戶外音樂節還不算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Mike 指出,早在 Clockenflap 出世之前,香港並非沒有音樂節,只是「要不就好本土,要不就好西化」,他認為 Clockenflap 正是「第一個將香港人和西人拉在一起的音樂節」。根據售票數據顯示,過去兩年超過一半的入場人士標示身份為「香港華人」(Hong Kong Chinese),大約三成為居港外籍人士,另外最少 21% 屬於海外觀眾,來自中國、台灣、菲律賓、印尼、泰國、日本等地。

Clockenflap 2016,海外觀眾佔大約兩成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攝:Dominic Phua)

Clockenflap 2016,海外觀眾佔大約兩成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攝:Dominic Phua)

另一名創辦人暨音樂總監 Justin Sweeting 認為演出名單的多元,正是吸引海外樂迷來訪的原因。演出組合融匯國際、區域、本地音樂人,但他特別強調演出名單向來不乏本地元素,至今仍然保持超過一半演出者來自香港的比例。他重申 Clockenflap 重視本地音樂人的參與,盡量爭取香港歌手演出機會,唱作歌手盧凱彤、本地樂團觸執毛(Chochukmo)、雞蛋蒸肉餅(GDJYB)等都曾在主舞台(Harbourflap Stage)亮相。又如今年壓軸登場的 Massive Attack 之前,便有本地樂團 Supper Moment 的演出。

香港樂團雞蛋蒸肉餅(GDJYB)通過 Clockenflap 的平台,獲新加坡音樂節 Laneway Festival 邀請參演
(圖片來源:Laneway Festival Singapore facebook)

香港樂團雞蛋蒸肉餅(GDJYB)通過 Clockenflap 的平台,獲新加坡音樂節 Laneway Festival 邀請參演
(圖片來源:Laneway Festival Singapore facebook)

Justin 稱,音樂節舉辦之初,團隊著力於展示不同音樂風格;今日他更期望 Clockenflap 成為香港樂手被世界看見的機會。團隊邀請國際行家來訪,進行業界層面的交流。就像新加坡音樂節 Laneway Festival 的負責人,在 Clockenflap 欣賞過雞蛋蒸肉餅的演出後,便邀請她們 2016 年赴當地參演,成為第一隊參與該節的香港樂團;而台灣高雄「大港開唱」的搞手亦因 Clockenflap 認識到坪輋居民守衛家園而推出的唱片《香村》,並安排他們到駁二特區演出。Justin 笑言,觀眾在音樂節聽歌飲啤酒的背後,團隊其實幕後做了很多工作。

Clockenflap 創辦人暨音樂總監 Justin

Clockenflap 創辦人暨音樂總監 Justin

持續發展靠觀眾行動支持

十年光景,作為行內人的 Justin 不時出席本地大小音樂活動,發現香港觀眾較從前更能接受不同音樂風格(genre),小眾音樂(niche taste)的愛好者,將本地音樂的光譜拉闊,音樂品種更為多元,情況令人興奮。大型音樂節不再是新奇事,BLOHK PARTY、Road to Ultra、wow and flutter 等等相繼舉行,反映香港人對於音樂節的需求愈來愈高,「但我覺得市場尚未飽和。各個音樂節提供不同經驗,我們好歡迎更多音樂節的出現,大家一起培養香港人戶外聽音樂的習慣」。

Clockenflap 設有手藝市集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攝:Kitmin)

Clockenflap 設有手藝市集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攝:Kitmin)

各式音樂節陸續冒起的同時,亦有黯然離場的同業。對於音樂節的興衰起落,Justin 不感可惜,反而覺得是行業「演化」(evolution)的一部分,「能夠繼續向前走的就會生存下來,全世界情況都是如此」。作為過來人,他直指舉辦音樂節遠比相像中複雜,並認為捱不下去的個案,大多與低估難度相關。拍檔 Mike 亦補充指,舉辦音樂節如同創業,需要「確保品牌能夠賺錢」;創辦人亦要有準備,投資期最少五年才有機會有回報,是「極具挑戰性的營運模式」。

Clockenflap 音樂節亦引入飲食元素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

Clockenflap 音樂節亦引入飲食元素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facebook)

「所以我們最大的挑戰,其實在於持續流轉(sustainable conversion)。」Mike 解釋,音樂節需要觀眾,更需要觀眾用實際行動去支持。音樂節始終需要賣飛,要有足夠的觀眾購票入場。集中火力經營音樂演出之餘,他們亦引入飲食、展覽等不同元素,豐富音樂節的體驗,「觀眾要有美好經驗才願意再來。如果觀眾不再支持我們,我們是無法做下去的」。他感嘆,部分香港人覺得文化活動免費入場是「理所當然」。觀念需要轉變,轉變起始於教育。與其投資大型硬件建設,他更期望政府能夠投資教育,在本地學校加入推廣音樂藝術創意的恆常課程,「我們不單要培養音樂家,更希望學生懂得欣賞,愛上音樂。做到這點,自然水到渠成」。

Justin 同意,並認為香港音樂生態十年間雖有改變,但未算健康。大型音樂節和小型表演需要共存互補,惟香港至今仍然缺乏選擇。場地也好,音樂節也好,能夠持續營運,背後必須有足夠的觀眾,願意付費支持,讓它做到「商業上的自給自足」。Mike 又補充指,說服商界理解音樂有其商業價值,可爭取更多空間和金錢資助,「我相信,香港的音樂市場正在壯大,但各界都需要用實際行動去支持」。

Clockenflap 其中兩名創辦人 Mike(左)和 Justin(右)

Clockenflap 其中兩名創辦人 Mike(左)和 Justin(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