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義守書社:住下三個靈魂的生死書店

2018/11/2 — 11:01

某晚,義守書社店長之一阿祝未溫完 mid term,隔天一大早還要接受媒體訪問,索性在書店過夜,看公公婆婆凌晨四點經過門前。阿祝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一邊感歎老人家的早起,一邊笑言:「我真係住咗入去!」

今年九月,義守書社這家以生死為主題的獨立書店悄悄住進了柴灣,座落於人流不多的樂翠臺商場,旁邊是東區醫院,對面是歌連臣角墳場,剛好被生老病死包圍。「是柴灣選擇了我們,而我們也選擇了柴灣」——義守書社與這高齡化社區相遇本身,已是微妙。

廣告

為什麼是「生死」?

「面對死亡,人的特徵是未來時不想,來到時來不及想。」生死,原本只是店長用以梳理思考的框架,後來卻漸漸發現,有它非說不可的原因——香港需要一個能夠開放地討論死亡的空間。死亡總是殺你一個措手不及,說來就來,病人、照顧者及喪親者(「親」包括人與寵物)急著做很多重要決定,卻來不及釋放悲傷;死亡看似遙遠,人們恃著年輕、大把青春而不去思考,但身邊重要的他人往往會先經歷,你終將要面對別離。死亡從不是禁忌,也不是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義守書社希望可成為人們談論生死、釋放情緒的地方,在減輕他們內心重擔的同時,也喚醒那些誤以為死亡與自己無關的年輕人。

廣告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Facebook

將自己的靈魂注入書店

三位書店創辦人阿祝、Erica 以及 Ken 均來自中文大學。除了 Erica 外,其他兩位都還未大學畢業。阿祝憶述最初決定開書店的原因很簡單:眼看香港獨立書店一家家倒閉,想要自己開一間。接著,他們就聯絡上本身已是朋友關係的業主,告訴業主開書店的粗略想法與未來計畫。聊著聊著,發現雙方很多想法都挺接近,業主也就放心將舖位租給他們。在各種機緣巧合下,三位年輕人終於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找到了他們實現書店夢的落腳地。

從正式拍板到書店開業,整整八個月的醞釀期,他們做了許多相關資料搜集,找過些獨立書店老闆取經,也被潑過不少冷水,最後要下調自己對經營情況的期望。但他們相信,書不是一盤生意。

「獨立書店應該要有一個靈魂,這就是跟主流書店最不同的地方。」阿祝向記者舉了些台灣例子,像是捍衛女性主義的「女書店」、致力推動社運的「洪雅書房」等。而他最喜歡的就是台東的晃晃二手書店兼民宿,因為它和老闆素素一樣,很自然地流露出一種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的重視。

於是,他們決定也要將自己的靈魂注入義守書社。Erica 的靈魂是個守護者,她堅信好書應該被看見、被重視,因書承載著很認真的人所做過的事;好比書店名字,要去守護這些重要價值。Ken 是一個理性的靈魂,強調要當清醒的人,去突破生命中某些限制與無力感,並且希望有天能夠回答如何好好活下去這問題。至於阿祝,則是同理心的靈魂,想去理解他人處於困境時的經歷與感受,藉由書店讓更多讀者知道、在乎他人的苦難。他認為這樣才能真正連結到受難者與自己的心情。

後來,義守書社從空間設計到選書都離不開這些靈魂。書店可大致分為「終有一死」、「身不由己」、「好好活下去」以及主題書櫃四大部分。「終有一死」探討的是人類避無可避的終極限制——老、病、死這三個重要階段。「身不由己」涉及的議題層面再廣一點,像是戰爭(政治最極端的剝削)、赤貧(經濟最極端的剝削),精神病(心靈上的缺陷或不幸)、動物生死(動物被規劃、被死亡)、環保(下一代人的生死)這些「終有一死」以外的死亡狀態,「未必每個人都會經歷,但世界總有一處在發生」。至於「好好活下去」,便是之前提到 Ken 一直追問的問題。然而,這部分他們暫時留白,反而留了一面「連儂牆」讓大家把自己的想法寫上去,之後再根據收集到的意見入書。「一千種人就有一千種生活態度,對於這個問題,我們自己也還沒有答案,更不希望由我們去引導大家怎麼想。」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 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 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 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 Facebook

主題書櫃的部分,初步構想會三個月換一次,當期主題為香港故事及性別議題,希望透過前者梳理香港這幾年的政治環境及社區發展,而後者則是響應即將舉行的彩虹運動。當「生死是一個永恆的思考」,主題書櫃則更接近對生命當下的回應。

此外,義守書社跟 Erica 的靈魂一樣,很重視「觀看」的部分。阿祝形容書店更像間「博物館」。在空間設計及排書方式背後,存在著一個遞進的概念。一踏進長廊式的店舖空間,先映入眼簾的是「終有一死」那排書櫃,越往深處走,就會先後看到「身不由己」以及「好好活下去」的部分,而每個部分又設展板稍作解說。整個觀看過程從認識人的限制開始,再一步步發掘生活的可能。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 Facebook

圖片來源:義守書社 Facebook

修讀風險管理科學的阿祝強調,實體書店排書不像只講「correlation」的網上書店,一昧透過收集讀者的消費數據「用計數的方法去 maximize 利潤」,他們更講究書與書之間的連結。阿祝以自己較為熟悉的動物議題為例,像是在呈現動物精神面貌與能力的部分,他們特別將《動物也瘋狂》、《改變歷史的 50 種動物》以及《你不知道我們有多聰明:動物思考的時候,人類能學到什麼?》擺在一起,先透過帶出動物的精神病賦予牠們人性化形象,再延伸到動物如何影響人類歷史以及動物智力的討論。他們相信,走進店裡的人就算不翻開那些書,只看書名,至少也能連結到一些對動物的看法。「書店排書講的不是銷量,而是這本和哪本一起看會有更好的 full picture。」

一間生死書店,三位老闆,三個靈魂。

最前排的女生為 Erica,身穿綠色 T-Shirt 的是阿祝,最後排藍色衣服為 KEN 。(圖片由阿祝提供)

最前排的女生為 Erica,身穿綠色 T-Shirt 的是阿祝,最後排藍色衣服為 KEN 。(圖片由阿祝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