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一個香港年輕演員的時代掙扎 游學修:為演戲我願妥協

2018/6/8 — 19:07

世上可能有兩個游學修。

第一個游學修,如許多人所認知,富時代觸覺,時而沉靜思考,時而橫衝直撞,對社會一切不公不義都有話要說。像他最愛的蝙蝠俠。

另一個游學修,過去、現在、未來都以「電影」為志業 — 由小時候跟父親看「明珠 930」開始代入哈利波特與蝙蝠俠等角色,到長大後入演藝學電影,終於成為電影主角,走上金像獎頒獎禮紅地氈 … 一直矢志不渝。他的終極夢想是成為明星,像劉德華,又或古天樂。

廣告

於一個正常的社會,兩個游學修照計毫無衝突,可以並行不悖,甚至相得益彰;但身處當下香港,人在江湖,尚未成名,兩個恐怕只能活一個。

「如果我要做一個 … 所謂 200% 真誠的人,200% 完全毫無保留、乜都講哂出嚟,我做唔到呢一行。」游學修一臉認真地道:「如果要行這條路,這是我要做的一些 balance、取捨。」

廣告

他只得努力提醒自己:「用小王子的說法就是,協調(妥協)的時候,唔好令自己變成一個大人。」

如此時代,一個香港年輕演員如此訴說內心掙扎。

游學修

游學修

*   *   *

同理心看六七 「我可能也會這樣」

電影《中英街 1 號》上映一周,游學修與片中演員廖子妤、盧鎮業,及導演趙崇基,馬不停蹄地出席各式宣傳,或到各間戲院謝票,與影迷見面合照,或接受不同媒體訪問,希望增加曝光,吸引觀眾入場。

同一時間,有關電影的討論、爭議,則在網上蔓延,從不間斷。有說電影對時代的批判軟弱無力,甚至有「洗白」六七暴動之嫌;又有人直斥批評者「誅心」,為電影大力平反。

「我聽到很多有深度的評論,我唔識,寧願不回答。」電影首映禮上,游學修如是回應爭議,「很多事不到我這些小朋友說話。」

這個「小朋友」接受訪問時強調,最初從未料到電影會捲入爭議,「我們以為件事好清晰,借六七去表達 … 大家都會好明我們立場喇。但結果不是。… 你可以說是疏忽,想得不夠仔細,可能係。」

游學修、廖子妤、盧鎮業等其他年輕演員,一直極留意坊間對《中英街》的評論、迴響。那些負面批評,他們當然知悉,言談間甚至會打趣問:「我哋係咪真係俾人洗腦呀?」游強調:「我們是一直獨立思考,聆聽和觀察這件事。」

《中英街 1 號》劇照

《中英街 1 號》劇照

《中英街 1 號》內容觸及六七暴動,游學修最初接受邀請,得知要拍這個劇本,馬上找書本、紀錄片來看。對他來說,這故事毫不激進,也不偏頗:「你話佢完全無講六七暴動那班人的問題咩?不是呀。如果我哋接到部戲講到佢哋(六七暴動參加者)一腔熱誠,為革命犧牲,好好好好好的時候,我哋大家都知唔對路。但佢(《中英街》)唔係。」

作為演員,游學修更在意的,是戲中角色設定是否成立、合理。他在片中演一個六七青年,父親是工會成員,家中有毛澤東像、五星紅旗,一開口就稱呼港英警察做「黃皮狗」,志願是「反英抗暴」、「打倒港英」,六七期間示過威,吃過催淚彈,最後因抗爭而死。

「六七暴動,有咁樣的年青人,從學校聽嘅嘢,從毛語錄睇嘅嘢,佢老豆同佢講嘅嘢,然後佢有一個這樣的信仰 … 我覺得不公,要走出嚟,因為我愛呢個地方,呢個角色成立喎。」

游學修眼中,做演員首要有同理心,因為要演活別人,必先進入對方內心世界,得知對方所思所想,才能演得好。此前他演同性戀者、學生、青年犯,都抱這樣的心態;今次演六七青年,更如是。

「我想像過,如果我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我老豆是這樣的人,我學校是這樣的學校,可能我真係會咁。當然大家行的距離會不同,可能早啲醒,或遲啲醒,或者未必去到死咁誇張 … 但(我們)某個階段、某種狀態是相近的。」

《中英街 1 號》電影劇照

《中英街 1 號》電影劇照

*   *   *

為何拍《中英街》就是「夠膽」?

「政治」兩個字,近年在一些人眼中,不知為何突然變得很敏感。一齣擺明車馬講述六七政治風波的電影,自然成為某些人眼中的禁忌。

為了宣傳《中英街 1 號》,游學修等演員近日接受了多間媒體訪問,當中被問得最多的是:為何你們夠膽接拍這齣電影?

而游學修則不時反問記者:「為何大家都問這個問題?」在他看來,接拍電影的演員從不怎樣「夠膽」,反而是整個社會出了事,大家的是非觀於是被扭曲,明明不敏感的事情都被視為敏感。「值得被問的,其實是我們的社會。」

游學修說,香港社會在變,演藝圈的氛圍也在變 — 所指的既是行業萎縮,市場北移,巨星不再等老問題,更指向近年圈內生態、風氣的異樣。

這些年,香港大眾總關心藝人是否被封殺、能否返內地發展等問題;在游學修眼中,這只是最表層的現象,實質情況未必如大家所想那般簡單化。

「其實唔使返大陸,喺香港已經好多工作會因為驚而唔搵你。」他在另一訪問如此說。

《中英街 1 號》電影劇照

《中英街 1 號》電影劇照

他舉例,「有游學修喺度,同另一個 ABC(他杜撰的藝人名字)喺度,兩個知名度可能差不多,但由於 ABC 無任何令我覺得敏感嘅嘢,咁我揀 ABC 啦!一個廣告又好,一個電影又好,任何嘢 … 件事就係咁。」

這無關封殺,但同樣影響深遠。因為除非某監製、老闆,特別欣賞游學修,覺得他特別適合某角色,否則他在有些人眼中視為「敏感」的身分,令他與許多工作機會擦身而過。

「等的時候好辛苦,唔搵你就係唔搵你。」月前游以新演員身份拍攝金像獎頒獎禮宣傳片時說。

「唔 supposed 係咁囉。但而家就係咁囉,個社會就係咁。」他慨嘆一句。

「作為一個想發展條路的,想行落去,想變得更成功的 … 當你下下都揀 ABC 唔揀游學修的時候,我梗係唔開心啦!我梗係想改善呢個問題啦,係咪先?」

*   *   *

一個後生仔的電影夢

不開心,可能因為游學修很愛電影。

「如果我要揀一樣自己屬於的東西 … 唯一我會揀的,是電影。」[1]

他對電影的愛始於小時候。當時小游學修常跟父親一同坐在家中沙發,看「明珠 930」,每次他總不自覺地投入角色,幻想自己是 Harry Potter,是 Neo(也成了游的洋名),是蝙蝠俠。

「它(電影)可以帶你瞬間轉移一樣,帶你去第二個 dimension,去另一個世界探索、冒險,這是電影偉大之處。它是一道隨意門:這套戲打開門去這個世界,那套戲又去另一個世界。」直到今時今日,游學修還久不久再被電影衝撃,上一齣是《挑戰者一號》,「睇完套戲,我會話,『電影真係偉大。』」聽起來,是有點誇張。

但正因為他眼中電影如此偉大,以致游學修從不敢想像,有天自己能入行成為影圈一分子。

「細個未決定自己一定要做演員,或者從事電影界,因為覺得這件事很不可能,也不是你想做就做。直至慢慢走著走著,才發現可以一步一步實現。」[2]

兩年前,游學修曾用英文在浸會大學講 talk,談及進入電影圈的心路:中學時代他忙於打籃球、游水、拍拖、玩 drama、拍短片,公開試成績不佳,與大學無緣;於是投考演藝,本打算讀戲劇,但因準備不足考不進,改讀電視電影;畢業後和萬千追夢少年一樣,想入行但連門都沒有,偏偏有幸獲黃修平賞識,拍《哪一天我們會飛》;2015 年戲拍完但未上畫,他無事可做(且窮到褲穿窿),於是搞「學舌鳥」拍網片,加入《100毛》、《CapTV》玩創作 … 終於等到《哪一天》上畫,游學修正式成為大眾認識的新人,拐了一個大彎,推門走進電影圈。

之後的路談不上順利,但總算一步一腳印。過去兩年,游學修當上《同囚》、《中英街 1 號》主角,還連續兩年替香港電影圈最大盛事 — 金像獎頒獎禮擔任網上主持,行紅地氈,與巨星自拍講笑聊天。

對於這個讀演藝時已於金像獎做義工的少年來說,一切無疑是夢想成真,一場電影夢的成真。所謂「慢慢走著走著」、「一步一步實現」,正是如此。

他個性從來好動愛玩,廿幾年的人生裡什麼都想試,什麼都想玩。但貪玩之餘又永遠只有三分鐘熱度,沒哪個興趣一直持續。唯有「電影」,他未曾放棄,也不想放棄。

「以前想做電影,現在做的也算是電影,將來也只想做電影。」2015 年,游學修在《明報》專欄許下宏願。

*   *   *

「我不重視錢,我重前途」

游學修 fb page 有近 5 萬粉絲,封面照片分成七格,分別是他演過的七個影視角色,按時序由左至右排列 — 《愛不難》的莫子俊、《哪一天我們會飛》的彭盛華、《十年》的栢陽、《綠豆》的趙子龍、《三一如三》的莫志凡、《同囚》的梁奕凡,還有最新《中英街 1 號》的蘇振民。

游學修重視這張封面照,每次有新戲上演,他就會換掉其中一格。

電影夢縱已成真,但不代表游學修滿足於此刻成就。不難想像,他會希望未來可以繼續更新這張圖片,在電影路上大步邁進。

圖:游學修 fb 專頁的封面照

圖:游學修 fb 專頁的封面照

他說,這與金錢無關。

「我從來唔係一個錢唔錢的人。當然無人會拒絕,賺多啲當然好啦,但我是否很嚮往買樓買車呢 … 其實不太嚮往。我比較想買的是 figure,我而家都買到嘅 … 」

「我唔係好重視錢,但我重視前途。」之於一個演員,何謂前途?「我希望拍更好的戲、更大的戲,我希望我的知名度更高,我希望可以在電影路上成就更多嘢。」游學修承認,自己至今仍在發「明星夢」:「不是想你為我歡呼為我尖叫,我是想成為一個更有影響力的人。」又或是,一舉手一投足都能牽動大眾心情的那種,明星。

一個鍾情表演、意欲成為明星的藝人,當然希望走在更廣闊的舞台上,在更多人面前表演。游學修之前在公開場合說過,如 TVB 邀請拍劇,他願意接受。

而眾所周知,香港以北還有一個更龐大、更五光十色的舞台,名為中國。

「你問我返唔返大陸?我唔拒絕喎。」游學修坦白道,「正確來講,係想添呀。因為我有我想行的一條路,我想更成功,我想有更多人認識我,我想條路行得更好嘛。」

正因為他以電影為志業,一心希望成為有影響力的明星,當香港演藝圈往往取「感覺無咁敏感的」ABC 而捨游學修,他不單感到不快,更時常思考:怎樣可改善這「問題」?

游學修與另一年輕演員岑珈其拍檔,擔任金像獎頒獎禮 fb live 主持。(圖:游學修 Neo Yau fb)

游學修與另一年輕演員岑珈其拍檔,擔任金像獎頒獎禮 fb live 主持。(圖:游學修 Neo Yau fb)

誰都知道香港問題一時三刻不會好轉;為改變現況,游學修只得調整自己。

他形容,自己以往太「橫衝直撞」,之後會「乖啲」、「聽話啲」:「有啲嘢唔好亂講,粗口講少啲,我出 post 都少咗粗口啦,呢啲都係乖啲(的表現),唔一定關於政唔政治啦。」

「如果我要做一個 … 所謂 200% 真誠的人,200% 完全毫無保留乜都講哂出嚟,我做唔到呢行。我一定要有適量的包裝、修飾。」

游學修不覺委屈。在他眼中,各行各業本來就沒一份工作可讓人隨心所欲、任意而行;而且妥協,可能是年輕人成長必經一課。

「好多年青人 Day 1 是 nothing to lose 的,那時候一定是最純粹,不用衡量什麼,冇需要為了 … 係無包袱喎。」他續道,「但當你有嘢 lose 的時候,你就要協調。每個人都要㗎 … 如果你唔協調,你就永遠 nothing。」

妥協或是人之常情,而游學修強調最重要是初心不變:「用小王子的說法就是,協調的時候,唔好令自己變成一個大人。你要協調,但你依然是小王子那個小朋友,你的真誠仍在。」

諷刺的是,即使妥協是每個人都有過的貼身經歷,但當這件事在公眾人物身上發生,大家又時常不留情面地批評。針對演藝人物,香港人的鞭躂力度就更大。

游學修笑言,可能因為自己「不夠紅」,至今甚少聽到類似批評;但又強調,假如日後因妥協而被怪責,他不會為自己申辯。他只想觀眾明白:一個從事娛樂事業的藝人,很難完全坦白,適量的包裝、修飾乃無可避免。人在江湖,他只能保證:「我清楚知道自己做緊咩。」

「我有一把尺。有些事我可以唔出聲,可以唔做,但你不可以迫我去做一啲、講一啲我唔想做嘅嘢。」游學修神色凝重地道。

「這是我的底線。」

游學修

游學修

 

文/亞裹

場地提供/空中棋園 Jolly Thinke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