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宮鬥戲,鬥的是誰?

2018/8/17 — 11:38

宮鬥的背景,皇宮,是女人走了進來便出不了去的地方。歷史中,一定有著要在失去自由的地方收復失地的鬥士 — 與其仰人鼻息,不如力爭上游,與其受(女)人擺佈,不如擺佈(女)人。那是一夫多妻的時代,茶杯多於茶壼,宮鬥發展成劇,就是比較茶杯的成份,誰經不起碰撞便碎,誰怎樣歷撞不衰,笑到最後。

但,那是以千百年計的從前。為什麼在這21世纪的今天,地球這端,還是有一部接一部古装人在演的宫鬥戲(《宫深計》下檔多久?民女為了找尋失蹤姐姐走進皇宮的例子,有多少?),鎖住多少女觀眾的眼球,和滿足了她們的心理活動,例如,就是愛看女人與女人為敵,女人精神上與情感上虐待女人。

女人,難道就是合該為難女人?

廣告

如果這種投射心理是出於有感自己像歷史中的后妃般為了生存而爭寵,21世紀的女性不是都已來去自由,一有個人䕶照,二有交税証明,三,甚至隨身𢹂帶信用卡支付寶,誰還要把「皇上」放在眼内?就算「皇上」真的在現代女性心中有地位,那一聲尊稱,還不就是她對自己的封誥?

所以,「爭寵」作為宫鬥劇的賣點,是偽命題。在這女性早已學會寵愛自己的時代,男性望塵莫及之餘,只能當那觀眾。因而他們也要陪伴女性身側觀看宫鬥,雖然他們不見得真正明白,身邊人在看千篇一律的劇情依然享受那種牙癢癢的恨,是來自潛意識中的,自我憎恨。

廣告

甚麼是潛意識?自己不能讓自己自由,就是潛意識。現代華人女性早已擁有公民自由,經濟獨立,情感自决,個人權利基本已跟西方女性看齊,但為何不見西方女性對女人作賤女人樂此不疲,唯是我們就愛把自己投射過去,不願(能)發掘與時進步的題材,只愛在金堆玉砌的監牢裏,打華麗麗的泥漿摔角?(包裝,也成了掩眼法)。

雖然在肉身上與世界潮流同歩,但歷史就是歷史,它不只是纒腳布,纒與鬆,就是一個包含後果前因的過程。過程,又包含積纍。當積纍成為經驗,經驗發展成新的意識,過去才能真的成為過去,纒腳布才真的沒有了再次成為束縛自然的機會。進步,必須通過自我要求,才會實現在自己的人生,成為宗旨。

換句話說,緊貼潮流地搭上名叫現代女性的列車者,很可能,根本就不相信女性可以現代。甚麼叫女性不可以現代?那就是,相信自己可以靠自己也活得很自在。甚麼叫靠自己?那就是,把自己的權利與義務,和所有人一樣平等看待,而不是,繼續沿襲男性中心的價值觀,把女性的條件,有時部份,有時完整的服務男性的需要。

為了從中換取補償。

女性在潛意識中覺得不能擁有自己的靈魂,可以是因為,在她靈魂深處,住了一個思想封建的男人。她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忖,都被這個男人監視,操控。由於這個男人在她心目中很強大,她對他,除了臣服、崇拜、愛慕,還有依靠,依賴。這個男人,也應該像妹妹,女兒那樣對待她,譲她可以在一種本來最不安全的心理危機上得到安全感,那就是,不用長大。

不用長大,是最無條件的自由,它叫任性。任性的快樂,是自己的享樂可以不用埋單,因為有人代為埋單。宫鬥劇吸引華人女性的最重要元素,就是有條件任性的女人欺壓没有任性條件的女人,受欺負者,把任性的慾望轉化成心機,所以貴妃和皇后再口口聲聲夲宫本宫,說穿了,不過是因為白和甜所以儍,最後敗下陣來,也是任性壞的事。

這解釋了宫鬥劇為甚麼根本不用皇上担戲,它其實是女性在要成爲怎樣一個女人的題目上,左腦與右腦,右手與左手的 fight club。矛盾在於,要成長,還是要受保護?愛自己,還是愛被人溺愛?

華人女性的深宫,其實是心宫。如果没有在這些哈姆雷特式的重重陰霾下撥開雲霧的决心,自己掌自己巴掌,自己下毒給自己,自己用針剌自己等等痛苦而又樂不可支的SM快感,將永遠成癮,不可一日不在心宫上演。

而,除了女性,另一種深受男性中心價值觀主導了自我價者觀的族群,如男同性戀者,也是在宫鬥劇中找到認同。本該物傷其類,卻是相煎何太急。說明現代化之於人格發展,真的需要文化的培養。而文化的底蕴,一是時間,一是把時間用了在甚麼事情上。

如果鬥來鬥去都是關上門自己人整自己人,這種戲碼,一是親者痛仇者快,因為甲之自我懲罰,乙之繼續掌握實權,時間作為改變的契機,亦將永遠不能被需要它的人獲得。所謂宮鬥戲,不過是一群跟自己過不去的人互扯後腿,永無了期,著實可悲。

我一直在做與成長有關的創作,所以,排一齣宫鬥戲,看來無可避免,教我好奇的是,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