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神太累人? 林嘉欣

2018/11/4 — 12:34

前言

香港電台和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通識)再次合辦《大學問》講座,邀請在不同領域獨當一面的人物到臨港大,與學生進行兩代對話,期望將經驗轉化成留給城市的寶貴智慧。新一季《大學問》嘉賓陣容包括梁卓偉、曾俊華、林嘉欣、李澤楷、林奕華與蕭芳芳,並由資深傳媒人羅永聰先生擔任講座主持。

第三場《大學問》請來演員林嘉欣小姐,走近她堅毅而有趣的心靈,亦回應關於女性身份與社會期望等議題。談及藝術與家庭,她眼中滿是光芒。講座氣氛活躍,嘉賓不時笑問台下,反問主持,甚至跳下台將話題交給丈夫袁劍偉,動靜間調度全場氣氛;場內時而沉靜,時而哄笑,盡顯演員功架。以下為部份精彩節錄。

廣告

聰——羅永聰先生

林——林嘉欣女士

廣告

學——學生

記錄: 馮政瑾 (香港大學教育系三年級)

反叛:只求不負自己

聰:很多人想起妳,就是妳在《男人四十》中的反叛形象。妳覺得自己是否一個反叛的人?

林:我覺得端看是誰的角度。我覺得我在做the right thing,卻可能有很多人會覺得我一意孤行。但我覺得,真的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聰:過去二十年,香港有很多給人花瓶印象的女藝人。花瓶不會反叛,甚至沒有思想。妳卻能給人妳不是花瓶的印象。妳怎看女藝人作為花瓶的定位?妳是否同意自己不是花瓶?

林:做花瓶也沒有甚麼不好。我想是自己實在喜歡戲劇,便自然會想去研究、嘗試、探索,用謙卑的心學習,就能一直好奇下去。做花瓶又沒有緊要,最重要是能不能過自己的一關。如果只想看我坐著,嘟嘴,笑,我沒所謂,只是我會和自己過不去,所以要努力。

聰:《男人四十》到女人四十,現在回頭,今日的自己與當日的自己最大分別,是甚麼?

林:我覺得我仍然是我,本質沒有改變。最大分別可能是有了家庭,有了小朋友,會見到自己最美麗的一面,也會見到最醜陋的一面。家庭會引出你的缺點、你從前不願面對的一切,照顧小朋友時你也會照見自己的成長,當你願意面對、原諒自己的過去與受過的傷害,放下,才能更寬容地教育孩子。

女神:不二法門在努力

聰:剛才同學進行了現場投票:「甚麼特質令一名女性成為女神」。投票結果顯示,樣貌4%,身材1%,學問1%,智慧21%,氣質70%,大比數勝出。妳覺得甚麼特質讓一名女性可稱之為女神?法術嗎?

林:我會選努力。如果我不努力,我就真僅僅是個花瓶。要努力,要好奇,要繼續發問,繼續嘗試。

聰:在妳的行業中,有沒有誰是妳的女神?

林:芳芳姐(蕭芳芳)。她很傳奇,童星出身,中間息影赴美留學,四十多歲重返校園修讀心理學,又建立護苗基金,今年已是二十周年。我接下來也會推出護苗基金相關繪本,籌款之餘,也希望能讓大人小孩都更關注對兒童的保護。

突破:興趣加機緣

聰:妳一直探求新的身份與可能,妳曾說過作出不同選擇的動力都是興趣,還有沒有其他原因?

林:真的是興趣。不論是兒童繪畫、藝術、戲劇,都是喜歡就做。

聰:是甚麼機會驅使妳做從前沒有做過的事?

林:其實都是有趣的機緣。第一次策展,井上有一的書法展,便是在日本畫廊碰見一位老先生。他問我認不認識井上有一,我說不認識,當晚回去看書惡補,翌日回去找他,他就鼓勵我策展。我說我沒有經驗,沒有信心,他說他會帶著我們做,於是策了第一個展。很多事在於好奇,也在天時地利人和。

聰:當中會否覺得自己有所不足?

林:當然,經常會。那便問,邊做邊學。我是憑直覺的人,想做就做,不會再回頭,生命中很多經驗,像試鏡、策展、兒童繪本,都是偶然。我做事總不抱任何目的,是個很沒目標的人,純粹是因為喜歡;喜歡,就做。但一定不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聰:妳覺得運氣重要嗎?

林:當然重要。零一年從台灣來香港時,兩箱衣服,一千元,就是我的所有。我從沒想過自己能坐在這裏,和大家分享……我其實沒有讀過大學。

聰:妳可以和蕭芳芳一樣,再讀大學。

林:我其實一直想。

聰:港大的同學想必也會很高興,影后級的偶像——

林:沒有沒有。不要標籤我啦,我就是……just me。

數據:沒有價值的遊戲

聰:妳因興趣而做的有很多。讓人從妳的演藝、樣貌認識妳,與讓人了解妳的才藝、興趣,兩者之間的取捨困難嗎?

林:我有時覺得社交平台很吊詭。有人向我說要儲「數字」(按:社交平台讚好的數字),但我努力了二十年,難道數據能定義我有沒有存在價值?所以不論有沒有「like」,有沒有數據,我只想專注做一件事。我覺得如果你相信一件事,就做吧,不用對外界證明。

聰:大學會說知識改變命運,我會說「姿色」決定命運。現在的風氣是一切以悅目為先,妳覺得知識重要,還是姿色重要?

林:我還是覺得找到自己的熱誠所在,專心做一件事,專心研究自己喜歡的就好了。

藝術:映照內心的教育

學:妳覺得藝術與社會有甚麼關係?

林:這十多年來藝術幫了我很多。無法言喻的,我能從畫中看見。在藝術中,我找到自己。稍早我曾隨宣明會往烏干達採訪難民,回來有兩星期無法言語,因為實在不知道如何將整段見聞put into logic。所以我用寶麗萊記下我所見的,為他們籌款,希望我的一大步,能促成社會的一小步。

學:妳會鼓勵小朋友參加表演藝術團體,或有更多角度看人生嗎?

林:我會帶她們去做義工。她們自己就很喜歡畫畫,我覺得是好的,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需要,也有抒解情緒的需要。我也總覺得,雙手創造所得,其實是面self-reflecting mirror。先前我做陶瓷,我那天很心急,想做好當禮物就走,胚本是歪的,我拗好送入窰,出來還是斜的。我想,用雙手創作是很honest的,你那天是甚麼心情,甚麼狀態,其實都反映在作品之中,不會說謊。

成功:一直在路上,終點在家中

學:過去的追求中,有已經達成的嗎?

林:我……經常變卦(眾笑)。我想仍然有很多事要我去學習。先前有位意大利藉劇場老師來港,第一天,他就讓我們be simple;演員的狀態應是neutral的。我第一天做不到,最後工作坊五天過去,我都做不到。我想是一念之差,因為太想做到,才做不到。有些事需要時間,需要累積,你概念上明白,但能否做到其實是放下的過程。所以我離理想的自己,實在還有很遠的路程。

聰:對妳來說,甚麼是成功?

林:我覺得最重要是家中快樂。家裏成功,應該就會是個成功的人。畢竟就算在外多成功,家庭才是你一定要面對的。

家庭:讓在暗巷回頭時,有人

聰:妳在後台說,妳一直探索新事物,一直尋找新身份,是因為生了孩子,有家庭作妳的支持。似乎回應了你上題的答案。

林:其實就像孩子成長一樣。我女兒兩歲半時,想看一條很黑的巷,好奇黑中是甚麼。我就在巷口等她,她回頭一望,我就在那裏,於是她走得很遠。她走到盡頭,知道是甚麼了,就回來,很滿意。

聰:現在妳在黑巷中回頭,妳會看到誰?

林:我的家人。

聰:今日香港,妳最關心的題目是甚麼,有甚麼建議?

林:我覺得是教育。這是很貼身的題目,不論家長還是小朋友都比較struggle。所以我覺得家庭教育很重要,不論外面有多少不正面的事物,家庭都要負責把孩子帶回正軌。

《大學問》─《女神太累人?- 林嘉欣》於11月4日星期日晚上10時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11月7日星期三下午6時無綫電視翡翠台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 流動程式RTHK Screen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觀眾亦可於港台第一台《大學堂》節目收聽本節目的聲音版。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allofwisd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