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壹街故事:山道名妓花影恨

2017/11/20 — 6:18

每逢談到塘西風月,例必想到十二少張國榮,如花梅艷芳。事實上,這些人物的原型均來自花國歌妓,無論是流落妓寨的不幸,被迫賣身的痛苦,還是邂逅情郎或負心漢的經歷,均來自真實人物,而居於石塘咀山道十五號的花國名妓花影恨(1917-1939),更是經常為上一代津津樂道的歌妓故事。

1910年代.塘西

1910年代.塘西

廣告

花影恨自殺時,年僅廿二歲。就其短暫的人生來說,其經歷的故事可謂大部份人一生的總和。花影恨原名朱秀珍,生於廣州,五歲的時候,父親突然去世,由於舉家失去經濟支柱,母親韓九姑迫不得已,遂成女傭。可是,生活還是捉襟見肘,年僅十多歲的花影恨遂流落風塵,以唱歌賣藝為生,由於姿色歌喉俱佳,未幾成為廣州陳塘妓寨的皇牌人物。

花影恨

花影恨

廣告

正當花影恨以為此生將於妓寨終老之際,卻被一名廣州黎姓政客看上,付出高額將之贖身,然後金屋藏嬌,豈料卻遭黎妻發現,軟硬兼施,三日一小哭,五日一吵架,令黎姓政客疲於奔命,迫不得已,花影恨遂攜其母南下香江,遠離是非之地,其時加上日軍已經攻陷中國東三省,劍指中國沿海城市,助長了花影恨赴港的決心。

由於花影恨姿色娟麗、體態婀娜,南下石塘咀則大受歡迎,無數富家子弟甘願拜倒其石榴裙下。是時,為求一親皇牌歌妓者,必費時一年之久,無論頻密造訪以一睹容顏,還是促膝談歡以表誠意,更甚者斥巨資務求奪取芳心者,均是當時的不成文規定。而花影恨經歷前次創傷,亦無心於香港富商,未幾甚至收山不唱,閒時與其母或傭人看足球比賽,或遊覽山水,打算了此餘生。

1910年代,山道塘西妓院及酒樓,圖片正中為聯陞酒樓。

1910年代,山道塘西妓院及酒樓,圖片正中為聯陞酒樓。

唯一令花影恨奮不顧身的事,反而是救國的籌款活動。在短暫的生命裡面,花氏經歷軍閥混戰、日本侵華等事,故早就養成女兒救國的崇高宏願。當時,在香港經常舉辦歌唱比賽,讓一眾歌姬奪取「花國皇后」、「歌國皇后」及「歌國紅星」等名銜,而表面競技,實質籌款救國。凡奪得冠軍者,最少籌款過千元,而花影恨不僅多次參賽,而且又私捐七百元供國民政府購置軍備,可見其境界絕不得與其他歌妓一概而論。

花影恨屢於國難籌款比賽奪冠

花影恨屢於國難籌款比賽奪冠

然而,怎料生朝成死日,苦憐舊恨痛新緣。前說黎姓政客既不能抓住花影恨的人,任憑聽其流落香江,其後卻睹物思人,遂多次過境造訪,擬重溫舊夢,可是終不能打動其芳心。面對國家內憂外患,長期流連他鄉,感情經歷波瀾,又感懷身世之下,花影恨終究是廿歲出頭的女子,一時想不開,決定以死逃避一切。適逢生日,花影恨偕母如常品茗,依舊攻打四方城,晚上觀賞粵劇之後,待母親及傭人就寢,便服毒自盡。翌日中午,其母見花影恨久久未醒,遂搔其腋下作為調笑,豈料翻身一看,見女兒口角露出白沫,便急急電召救護車送往瑪麗醫院,可惜藥石無靈,花影恨死時年僅二十二歲。

在整理其遺物的時候,發現有遺書三封,一致其母,具言銘謝養育之恩,今不能奉命,祈願來生再報;二致其傭人,交託尚欠其傭人港幣二百元,將由母親償還,其三道明自殺因由,指出無關感情及金錢瓜葛,遂令死因成為懸案。未幾,有一匿名富人捐贈五百大元,供花影恨遺屬作為治喪之用,而原名朱秀珍的年輕女子,亦長埋在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之下,成為塘西風月史上其中一個哀怨的故事。

花影恨墓地(圖源:weshare)

花影恨墓地(圖源:wesha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