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另一個星球的台灣

2018/6/13 — 18:41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澳門離台灣有多近?我們只相隔一個海峽、一小時航程,雙方語言通,同樣傳承華文文化;要是狠一點早機去晚機返,在台灣玩大半天也不成問題。然而,澳門離台灣又有多遠?有時,我們之間遠到令人覺得台灣在另一個星球。

我自問對台灣不陌生,但早前隨澳門筆會去文學參訪,我還是一再驚訝。我們參與台北文學季的講座活動,也參觀了「戰鬥吧!文學青年」展覽,了解台灣各種文學獎的發展。這個題目本可沉悶死板,但策展人甚有心思,展場佈置俐落有趣,中央更設大擂台,代表文學較勁。我最喜歡展覽海報,日本漫畫的畫風中,少女在雲霧中拔足飛奔,旁邊有飛揚的幾本書,動感而年輕。在華語地區,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這麼酷的方式包裝文學獎活動,背後是創意,也是台灣文學人的廣闊心胸。在澳門,我看不到這樣的創新。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廣告

我們到「詩生活」做講座,那是以詩為主題的小書店,位於中山站一帶,附近都是小餐廳、咖啡店、文創店。書店內外,滿是詩意閒適,令人腳步放緩,思緒沉澱。當日要做講者的我一開場就說:在這樣的環境只想喝咖啡睡懶覺呀。書店老闆是從香港移居台灣的年輕女詩人,她丈夫則是從事獨立出版的台灣人,二人彷如文壇的神鵰俠侶。如今書店經營困難,還要主打詩集?如今台灣出版業萎縮,還要獨立出版?是的,這就是在台灣發生。在澳門,我看不到這樣的書店。

廣告

我們在台北的紀州庵文學森林及台中文學館跟台灣文友聚餐,兩者都由日治時代的漂亮老房子改建而成,同樣有饒富趣味的菜牌。紀州庵的茶館提供私房菜,請喜歡做菜的文學家設計菜色,例如詩人古月的獅子頭、作家方梓的紅麴燒肉等。在台中文學館的櫟舍文學餐廳則在已故作家的生平尋找美食因緣,例如「楊逵的野菜鹹派」是楊逵當年開農園並以野菜招待文學青年; 「陳千武文學套餐」的食材中西合璧,代表他的多元文化背景。吃着美食,我們品味作家的作品與人生;文學有無限可能性,豈只限於書店與教室?只是,有沒有土壤與氛圍去展示文學的不同面貌。在澳門,我看不到這樣的文學菜色。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台中一站,作家夫妻林德俊及韋瑋帶領我們去看文化景點,但在我眼中,賢伉儷本身就是最重要的風景。他們辭去正職,在市郊霧峰開一間叫「熊與貓」的咖啡書店,強調公益理念與社企精神,一周只開五六日三天。他們說,書店只是基地,他們更多時間到處講學、辦活動,參與社會行動,推廣本土文化,跟台中人一起發現台中的故事。

德俊帶我們去台灣省議會,介紹那裡的歷史背景與自然環境,還表示他正跟保育團體連結,希望促使政府把裡面那植物種類豐富的公園變成一個生態園。他不只書寫台中故事,還積極參與社區建設。參觀公立的精武圖書館時,他向文化部主管直陳圖書館有待改善之處,甚有江湖地位。德俊及韋瑋不是關起門來創作,他們身體力行,以作家及社會行動者的身份,努力令台中變得更好。在澳門,我們很少看到這樣的作家。

港澳常見的台灣新聞不外乎政治經濟,如兩岸政治問題,台灣經濟不景等,近年多了吃喝玩樂的旅遊資訊。在此之外,港澳人還了解台灣的什麼?我在此行看到了台灣文學、文學人、文學團體的充沛力量,彷彿去了一趟外星——因為那裡很多事在澳門都聞所未聞。

旅程中,台灣文學刊物《文訊》編輯問:澳門也有組織系統性地整理澳門文學的原始資料嗎?我們答沒有;當台灣作家問起,澳門也有文學主題的餐廳嗎?我們答沒有;當台中朋友問起,澳門也有文學館嗎?我們答沒有!那麼,澳門是不是什麼都沒有?當然不是,我們也有強項!話說德俊帶我們去農會購物,由於台灣農會的產品素有口碑,無論肥皂、驅蚊液、零食、泡麵、調味料,我們通通不放過,有人買到現金不足,有人買到要裝紙箱。德俊見狀,吃驚地說:「你們澳門人……消費力好強呀!」這,就是澳門人在此行的光輝時刻了。

(原刊於《澳門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