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團結起來!記高圓寺反仕紳化大遊行

2018/10/17 — 10:26

【文:楊竣翔】

2018年9月23日睽違兩年再度參與了高円寺笨蛋們辦的「高円寺再開發反對」遊行,相較2016年9月的「亞洲永遠和平」、「反對鎖國」兩個遊行,這次的遊行議題更聚焦在杉並區的都市計畫問題上。早在80年代,政府便開始對高円寺站北口的純情商店街附近區域有非分之想。計畫把商店街再造、拓寬以連接車站南、北已經蓋好的大馬路。由於當時高円寺居民的強烈反對所以計畫中斷。但幾年前新選上的區長可能因為都市計畫背後龐大的利益又開始動再開發的歪腦筋。

可以想像若再開發計畫成真,勢必會造成許多毀滅性的影響。長年建立的商店街特有文化首當其衝被破壞殆盡。再者,道路拓寬之後原先的建築樓高限制也因此鬆綁,街道兩旁將會出現與現有高円寺平房街景衝突的大型高樓。房價一定相繼上漲到原有商店街小店鋪無法負擔的程度。如此一來充滿各種奇怪小店鋪的商店街將被有著更多資本、更大型的賣場商辦取代,街坊的關係越來越疏離、有趣的人紛紛逃走,最後變成沒有人情味的無聊區域。一個經濟學用語-劣幣驅逐良幣大概就是在說這樣的狀況。啊幹,光是想像就覺得超可怕,一定要反對到底啊!

廣告

整個遊行活動從下午三點的短講開始,高円寺車站南口氷川神社旁的高円寺中央公園集結了一兩百人。作家、哲學家、店主、商店街會長、自救會代表、律師、議員以及香港、韓國、台灣的街頭運動參與者等等陸續分享各自對再開發計畫的看法與各地抗爭經歷。雖然聽不懂日文,但還是可以感受到群眾的激昂情緒。

廣告

大約四點短講結束,遊行隊伍開始出發。LIVE卡車打頭陣,DJ卡車緊跟在後,派對般的卡車布置加上不同音樂類型的樂團與DJ以及各式各樣的人,令人懷念的素人之亂抗爭風格!喔對了,還有政府錯估遊行人數從其他區域調配來的超多警察。看到馬路兩旁停了大約十輛大型警備車真的笑出來,這是大約三四百人的活動而已啦。

遊行開始沒多久先發樂團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的主唱村上豪就因為借了警察的帽子戴一下被警察拖下卡車逮捕,可能警察覺得遊行人數太少有點失望吧。真的被看衰小。

 

楊竣翔發佈於 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

剩下的團員感覺沒受太大影響,老神在在的繼續演出,聽說一直到演出結束吉他手才知道主唱被抓走了。就這樣樂團與DJ們接連上場,換場的同時也穿插著街頭宣講。遊行群眾跟隨著前後兩台卡車,一部分在人行道、一部分走在馬路上,整個遊行在六點多回到高円寺中央公園圓滿結束。至於之後在TKA4的after party,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楊竣翔發佈於 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

 

楊竣翔發佈於 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警察好像覺得行人走在人行道很危險似的,一路上不斷重複警察在人行道架人牆把遊行群眾趕到馬路上、遊行群眾又在沒警察的地方擴散到人行道的動作。也不知道警察在想什麼,一直要求遊行群眾排成三人陣面,甚至在遊行路線快走到一半的時候刻意把兩台卡車的距離拉開,使得整個遊行的隊伍變得細長,降低行進的速度。如果在台灣,警察恨不得遊行走的越快越好,趕快結束解散。

好像哪個國家都一樣,政府與資本家總是用便利、進步等名義摧毀各個地區特有的風景與長年累積的在地情感。都市開發改變的絕對不只是幾棟建築或幾條馬路的樣貌,它可能嚴重到扼殺了一整個世代繼續發展的可能。回想台灣那些巷弄間不知不覺消失的雜貨店或是師大商圈的地下社會所聯繫的場景,現在只存在記憶裡面了。我想「高円寺再開發反對」遊行就像是再次向社會展現那面始終揮舞的反抗大旗。兩年前,共犯結構主唱曾經在行駛於新宿街頭的LIVE卡車上說過:「Street Is Ours!」
不甘面對無良資本家和顢頇政府的我們勢必得團結起來做點什麼啊!

汙濁的氣息充斥著城市街頭

規矩和教條 還有那些無聊的理由

日復一日的生活 還剩下些甚麼

複製的畫面 我想掙脫那牢籠

嘔吐在巷子口 夜裡出沒的小狗

他情緒激動 他什麼都沒有

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找不到沸騰的出口

複製的畫面 我想衝破那牢籠

奪回! 我們的

躁動! 我們的

屬於! 我們的

一席之地

拿起在身邊的工具前進

吹起了混亂的號角響起

拿起工具 號角響起

我們不再坐以待斃

奪回大旗 躁動群起

屬於我們的一席之地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