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愛情而開始的舞蹈故事

2017/11/13 — 12:34

柯錫杰鏡頭下樊潔兮充滿魅力的雙手。

柯錫杰鏡頭下樊潔兮充滿魅力的雙手。

打開《有女飛天:潔兮・舞想》讀的時候,有兩秒鐘先想了一下。

因為這本是舞蹈家樊潔兮第一本自傳體的著作,本來預期會從她童年對舞蹈的接觸談起。但是整本書分三章,第一章是先談她和柯錫杰的愛情,第三章才是她「舞的姿態」。

11月11日晚上的新書發表會開場,樊潔兮帶另兩位舞者的表演。今晚整理照片時,不由得又注意到她的雙手。真是在舞蹈的手。

11月11日晚上的新書發表會開場,樊潔兮帶另兩位舞者的表演。今晚整理照片時,不由得又注意到她的雙手。真是在舞蹈的手。

廣告

不過,讀下去之後,就知道這個安排很合理。樊潔兮雖然從很小就愛上了舞蹈,也出國留學學舞,但是她說直到三十一歲才真正摸索到自己的方向,以敦煌的舞蹈而聞名於世。而她之找到這個方向,正和她與柯錫杰的愛情以及婚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柯錫杰不只鼓勵、協助她探索舞蹈的方向,甚至有方法上的啟發。

廣告

昨天她講柯錫杰影響她很大的一句話,我自己也聽得很有收穫。大意是:舞蹈的美感,就是在上一個動作和下一個動作之間聯接的那個地方,是不動的。

《有女飛天:潔兮・舞想》封面。

《有女飛天:潔兮・舞想》封面。

大塊之前出版柯錫杰作品的時候,發表會上樊潔兮都只是陪伴不語的時候較多。昨天星期六晚上我們辦樊潔兮的新書發表會,她這才光芒四射。談比她大二十多歲的柯錫杰怎麼影響她,也談現在她如何陪伴上了年紀的柯錫杰。

她在書中,和現場,都強調:她是先喜歡柯錫杰的藝術創作,再喜歡他這個人。當年她家人反對她和柯錫杰交往的時候,她也是帶母親去看柯錫杰的一幅攝影作品:〈樹與牆〉。結果她母親不但說了能拍出這種作品的人應該不會是壞人,甚至後來在她和柯錫杰分手後還倒過頭來幫兩人破鏡重圓。

柯錫杰的〈樹與牆〉。樊潔兮的母親反對他們交往,但在看了這幅作品後,說能拍出這樣作品的人,應該不會是壞人。

柯錫杰的〈樹與牆〉。樊潔兮的母親反對他們交往,但在看了這幅作品後,說能拍出這樣作品的人,應該不會是壞人。

至於柯錫杰對樊潔兮最著迷的,顯然是她的雙手。不論是從他的攝影,還是從昨天現場的觀察,那的確都是充滿魅力的手。

樊潔兮說,對於想要走上舞蹈這條路的人,她想講的話是:沒有想清楚,還是最好不要走這條路。因為舞蹈是要用全身來表現,必須長期不間斷地讓自己的身心保持最好的狀態。只要稍一懈怠,想要再彌補回來,就得花更大的功夫。她說自己到現在還是保持「勤練」,然後示範了一下雙手的練習動作。

我在新書發表會上儘量不自己問作者問題,把機會留給現場讀者。但昨天聽到一位讀者的發問後,最後忍耐不住也請樊潔兮細部再示範一下如何做手部的練習。

《有女飛天:潔兮・舞想》是一本愛情故事,愛情如何啟發了舞蹈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