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哲學隨想:回到過去刺殺希特拉,你會下手嗎?

2017/6/19 — 14:32

希特拉(資料圖片)

希特拉(資料圖片)

【文:MK Kong】

難度︰★★☆☆☆

不久之前筆者看到一段影片[1],當中略談到一個有趣的問題:假如你可以選擇回到過去並且幹掉希特拉,你會下手嗎?答案似乎是直截了當吧 ── 當然會,這可以救回數以百萬的人命。(即使你不是後果論者)可是,影片尾段卻提及一些值得深思的懸念。

廣告

只要我們想深一層問題便會源源不絕地湧現。比如說,即使可以回到過去,殺死希特拉果真可以改變歷史嗎?他的一死是否就可以阻止納粹興起、排猶情緒或甚二戰爆發?這些問題的關鍵,在於已經發生了的歷史裡,希特拉的角色是否如此重要。當然,凡此種種都可待歷史學家議論。

另一方面,即使你真的回到過去成功把希魔殺了,那個改變了的世界,會否還是現在我們身處的世界?殺死希魔後所發展下去的歷史,不能必定保證我們存在。誰說我們任何一個人的父母必然會相遇呢?任何一個足夠遙遠的歷史事件一旦改變,所引起的連鎖效應,就像骨牌倒下般,使世界的模樣完全不同了。誰可以確保殺掉希魔以後,這一個時代的我們還會出生呢?說不定在那個可能世界裡的 2016 年,人類整個人口的組成都跟現在的完全不一樣。

廣告

想到這裡,誰都會開始有些猶疑了:或許當初的答案不是那麼想當然 ── 要是殺掉希魔會使得整個世界的發展都顛覆過來,誰想要負起這個責任呢?

是甚麼把我們攔住?

在剛才的思考中,乍看起來,面對一個殺掉希魔般的重大抉擇時,得到的資訊愈多便愈有利我們作決定。例如我們會想知道,如果希特拉死後,二戰還會不會發生。但考慮到因果的連鎖效應,我們便會想到,畢竟二戰只是歷史進程上的其中一個片段。即使二戰沒有發生,免於戰死的人數以千萬,但因果鏈上環環相扣的事件可能會導致另一場更可怕的災難:想像一下,那時候一直潛藏的軍備競賽延後至核武成熟的時候才爆發……

那是說我們需要更多更全面的資訊才能夠下決定了嗎?不如想像我們可以成為全知者吧!假設要決定是否殺死希魔的時候,我們都知道這行動會帶來甚麼所有可能後果。不殺掉他,一切如舊;殺掉他一個,救回了總數 n 人,改變了 m 件歷史事件……等等所有往後的改變我們都得知了。

這樣,你就可以毫不猶疑地下決定了嗎?

全知之外 還要價值理論

還沒有。不確定的因素固然會使我們擔憂看似正義的行動會帶來惡果,但即使確實知道了某行動帶來的所有後果,我們也未能夠判斷那些結果整體而言比沒有改變的更好、更差或者沒差別。假如我們殺掉希魔可以救回總數約一百萬人,但卻使往後的人口組成面目全非,使得原本會出生的一百萬人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誕生,例如其父母因為歷史的事件改變而沒有再相遇等等。如此被你改變而失去了那一百萬人的新世界,會是一個較好的世界還是較差的世界?(更深入的問題可參考《簡說 The Non-Identity Problem》)

這是說,除了要對事件因果發展有全面的知識之外,我們似乎還需要一套可以決定哪一個結果較好或較差的價值理論。大家聽過的效益主義就是其中一個理論了,要處理這些爭議就是哲學的工作。

餘音:作為行動者的憂慮

最後,還有一個十分容易被忽略的因素:當人知道自己某一個當下的行動肯定能夠扭轉乾坤,對個人與周遭產生極大影響時,人常會深感責任極大而有所遲疑。

這一種憂慮,不是因為害怕承擔未知而不確定的後果。固然我們經常會擔心不確定的事情,但即使我們對所有事情的發展都掌握得到,人仍然還可以有這一種憂慮:我們有時只是害怕自己的行動會深遠地影響了別人與周遭環境。

我們設想可以殺死希特拉,然後幻想世界會變得怎麼樣的時候,自然會感到一絲興奮。然而,若有人再三強調這行動隨伴着扭轉世界的結果,我們會發覺自己或許不是那麼想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至少,我們不想自己每刻的行動都有如此的重負吧。

或許,可以看看我們平常的一舉一動。我們一般沒法預知日常行動有甚麼連鎖效應,雖然理論上某個普通人看似無關痛癢的行動亦可使世界翻天覆地,但我們這些有限的存在並沒有能力知道。這下子,無知便算是保護了我們,使我們作一舉一動時,能免於深陷這種憂慮之中。

不過這無知保護罩會否被將來的科學發展所挑戰?透過掌握不同領域的科學法則,我們似乎愈來愈有把握可以找出個別行動與事件的因果鏈。這些知識最終會否使得人類可以計算日常行動的種種結果?這不只是一個有趣的科幻題材,還會引發更多有趣的問題吧!

 

註腳︰

[1] Vox 製作的短片《Would you use time travel to kill baby Hitler?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原刊於好青年荼毒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