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 Fast Fashion 說不!香港時裝診所 舊衣變潮著

2018/11/8 — 10:42

今日我們活在一個嶄新的王國,

所有形勢的糾葛圍繞著我們身軀,

使我們的身軀

沉浸在歡娛的氤氳裡。

以前的人偶爾在音樂中獲得的快感,

我們每天都隨手可得。

對他們來說無法到達的純粹領域,

我們覺得既普通又尋常…

 ——《無愛繁殖》米榭.韋勒貝克(Michael Houellebecq)

早陣子去了一個廣告試鏡,內容是 — 我猜 — 在商場消費享用折扣優惠,攝影師千叮萬囑,拿著一堆紙袋時要展露「知性的滿足」,我不禁失笑,請教他什麼是「知性的滿足」,他擺出一副同謀作惡的表情,說:「哎呀!你都知……係咁㗎啦!」於是我不禁想,在媒體裡在屏幕上,如何有效傳遞「知性的滿足」,是不動聲色地展露喜悅的嘴唇?還是望向遠方,彷彿尼加拉瓜大瀑布在前方?

在這個年代,不要說「知性」,單是要「滿足」就很難,因為我們從「絕對貧窮」的年代,進入了「相對貧窮」的年代,我們身邊沒有人需要啃樹皮,但很多人卻會因為自己生活得「不夠好」而感到極端痛苦。

廣告

Kay 是一個時裝設計師,在06年創立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兩年前,她毅然結束香港的工作室,追隨心中的時裝偶像Henrik Vibskov到丹麥實習,意想不到是,對她影響最深的不是她的偶像,而是丹麥人的生活模式。「佢地居住環境好好,但因為稅率高,所以好少使錢,例如佢地聯誼都鐘意留喺屋企,今次你去我屋企食,下次我去你屋企食,佢地甚至連雪糕都嫌貴,將香蕉搗爛放入冰格就當係雪糕 — 但係佢地好開心,無乜所謂。」回香港後,她沒再做新衫,反而跟曾擔任知名品牌時裝經理的Toby成立了「Fashion Clinic時裝診所」,修補改造舊衣—「唔係唔做,係用可持績的方式做,冇衝突的。」她強調。

Fashion Clinic 工作室

Fashion Clinic 工作室

廣告

Fashion Clinic 工作室

Fashion Clinic 工作室

美國十九世紀詩人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曾說:「一個人不需要的東西越多,越是富有。」這當然是知易行難。去年我進行「一百天穿同一件衣服」計劃(再次強調每天都有洗)的同時,Kay則嘗試「一年不買新衣服」,結果我在第八十天宣佈投降,她卻能貫徹始終 —「我對時裝一向好Passionate,但去到一個點覺得完全exhausted,大品牌又好,獨立設計師又好,我哋只有「春夏」、「秋冬」兩季,但Fast Fashion一年就有52季!佢地一係上網抄款,一係就喺Fashion Show台下即影即send去做,而背後嗰啲種綿工人同工廠女工,成個月可能只賺得一蚊美金 — 由design到production,Fast Fashion將成個系統摧毀晒。」「而且Fast Fashion太平,平到令人失去知覺,唔知自己到底要咩。」Toby補充道:「除左製造過程污染環境,佢地都唔會花錢做Test,我哋全身有三億個毛孔,其實啲有毒染料會經毛孔滲入體內。」

Kay喜愛用舊物料創作藝術品

Kay喜愛用舊物料創作藝術品

「Fashion Clinic」從三個「R」— Repair(修補)、Reshape(改造)和Redesign(重新設計)入手為客人拯救舊衣,還有進階版的Restyle(改變風格)和Rearrage(重新整理)。從前為大品牌工作的Toby緊貼潮流趨勢和品牌風格,現在的她卻愛看客人的Facebook,「好多時個客都唔知自己想點,會話:『我信你,你幫我諗啦!』,我就會去睇佢Facebook,睇下佢平時鐘意做咩,再諗下乜嘢最適合佢。」

二次大戰期間物資短缺,英國政府曾出版名為《Make Do & Mend》( 可意譯為「想想辦法去修補」 )的宣傳刊物為國民提供時裝指導,例如Pintucks(細摺)當時就被廣泛使用在童裝上,讓婦女可以隨孩子身型變化把衣服放寬。

二次大戰期間物資短缺,英國政府曾出版名為《Make Do & Mend》( 可意譯為「想想辦法去修補」 )的宣傳刊物為國民提供時裝指導,例如Pintucks(細摺)當時就被廣泛使用在童裝上,讓婦女可以隨孩子身型變化把衣服放寬。

而事實上,「幫襯」她們的過程也令人哭笑不得 — 事緣我在二手店買了一件花俏的男裝西裝,歡天喜地買回家後又覺得太「佬」擱置在家,有天忽發奇想,便把衣服拿給Kay和Toby看看有何對策。

改造前

改造前

Kay端詳了一會,說:「我唔覺得有咩問題喎。」然後望向Toby,Toby說:「我都覺得無問題呀。」她們建議了幾個配搭方法,我說膊頭處太寬看起來像男人,她們卻說修窄了就會變成悶蛋OL,還補上一句:「你唔係呀嘛?似男人都好驚。」最後她們按我心意把西裝修窄,但把前方修短,又在後方下擺部分加了細節,現在每次穿上街,人家都問我衣服在哪兒買。

改造後

改造後

說到時裝演變,我們可能會想到束腹、寬肩墊、流蘇、金屬鍋釘等等。英倫才子艾倫.迪波頓(Alain de Botton)曾在著作《我愛身份地位》(Status Anxiety)中用另一個角度看時裝史,「在過去的歷史裡,時裝款式通常十幾年以上才會改變,現在卻是每年都有新風格。」他指出 — 離奇的是,我們的焦慮和遭受剝奪的恐懼感卻與日俱增。要克服這種感覺,或許就要花點想像力 — 小時候有陣子我很喜歡吃雪梨,起緣是在電視劇看到宮女跪下為皇上獻上「冰鎮雪梨」— 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我所享有的,是從前皇親貴胃望塵莫及的精緻冰窖和保證鮮美水果源源不絕的運輸系統,從此雪梨在我心裡就變成了珍貴的寶物。

說回那個廣告試鏡,由於概念非常滑稽,所以拍攝途中我一直忍俊不禁 — 相信達不到那種道貌岸然的效果,對此本人深感遺憾。我想每個人心裡也有一個達致「滿足」的概念,當中需要的也許不是折扣優惠,而是很多很多的知性 — 這大概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Fashion Clinic 時裝診所
Facebook:Fashion Clinic_Official
Website:www.fashionclinic.co

(本文無題 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