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巴佳片:新舊對照

2018/5/9 — 9:44

《飛不起的童年 (Behavior) 》劇照

《飛不起的童年 (Behavior) 》劇照

「古巴迷你嘉年華」電影節本周即將開始,在九龍灣「星影滙」放映,相當冷門,其實佳作不少。說起來,現在香港各式電影節甚多,目不暇給,有些舉行了也少人知道。但古巴電影難得一見,值得注意。

今次節目除了新紀錄片和舊名作,特別重要是近年古巴兩部新劇情片,日前談過 2016 年《生命倒數夏灣拿 (Last Days in Havana) 》,十分優異。另一部是 2014 年《飛不起的童年 (Behavior) 》,也很可觀,在古巴大受歡迎和談論,成為話題之作,尤其針對學校教育問題,普世共通,香港同樣有類似情況。

請勿以為古巴什麼都殘舊落後,正如與這個加勒比海島國有淵源的雷競璇所說,古巴社會主義制度有兩方面特別成功,其一是教育普及,人人上學讀書;其二是醫療好,培養很多醫生護士。

廣告

《飛不起的童年》描述夏灣拿一間學校,十二歲男生主角頑劣不羈,經常犯規惹事,為鬥狗賭博非法勾當養狗練狗,但孝心照顧吸毒賣淫的單親媽媽。校方要把他轉往問題少年學校管教,年老資深女教師不斷維護他,極力爭取留他在原校。

此片很生動寫實,刻劃反斗男生的生活狀況,以及母子情和師生關係。還有他追女仔——大膽而純情地追求一個學跳佛蘭明高舞的女同學,浪漫風趣。

廣告

最重要是老女教師與這男生好像婆孫的親切關係,那位本身是祖母的女教師桃李滿門,春風化雨,深信有教無類,不大遵守官方教規。她不但要挽留不羈犯規男生,亦維護來自外省沒有夏灣拿戶口的女生,還讓她把聖母像放在課室,觸犯無神論教育部的禁令。

校方和教育部很尊敬這位老前輩好老師,有幾位原是她的學生,屢次開會勸告她,她都不服,歡送她榮休亦被她拒絕,堅持與違規學生共存,怎麼辦呢?

堅守教育理想,抗拒官式教規,當然在任何國家、地區都有問題,香港填鴨式教育也爭議甚多。這部古巴片拍得特別真實,男生女生、家庭問題都活靈活現,老女教師非常可敬,然而也不能說官方完全不對,教育大概永遠有矛盾。導演達拉納斯 (Ernesto Daranas Serrano) 很立體地呈現複雜情況,比起歐美和亞洲不少師生片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於今次兩部舊劇情名片,一部是 1968 年經典黑白片《低度發展的回憶 (Memories of Underdevelopment) 》,描述卡斯特羅革命後的六十年代初期,富裕古巴人紛紛移民美國,不過當時夏灣拿仍然時髦漂亮,男女打扮光鮮,滿街都是美國名車,未失「加勒比海的花都巴黎」風采。

主角是資產階級文質彬彬的英年紳士,不是革命派,但不願與父母和嬌妻離國,留在夏灣拿上流豪宅,過着歐洲式優閒生活,靜觀「豬灣事件」和「古巴飛彈危機」,思考古巴落後問題,打算寫書。導演古迪埃尼斯 (Tomás Gutiérrez Alea) 採取很新派的剪貼手法,交織着不少時事紀錄片,見證古巴革命前後的變化。

正式劇情是紳士主角幾段情緣,除了回憶嬌貴妻子,還有早年與德裔美女之戀,以及年輕時的妓院經歷。主要是他獨留夏灣拿後,與一個發明星夢的工人階級少女邂逅上床,像他常看的美國瑪莉蓮夢露、法國碧姬芭鐸影片那樣,浪漫香艷。不過,他被那個未成年少女的家人控告,受到革命政府的法庭審訊。

此片可說是資產階級文雅之士在社會主義革命後,對「布爾喬亞風流生活」的回憶。主角同情革命但不參加革命,還佔「下層」女子的便宜。片中亦拍到美國文豪海明威的故居,指出海明威把古巴當作世外桃源,但對當地民間疾苦毫不關心。

我數十年前看過《低度發展的回憶》,現在重看,深感夏灣拿「五十年不變」,那些建築、街道和汽車在新劇情片和新紀錄片中依舊存在,然而由光鮮漂亮變為陳舊破落了。

紳士主角後來怎樣呢?大概和《古巴花旦》同樣飽歷滄桑吧?今次另一舊名片是 1993 年《草莓與巧克力 (Strawberry and Chocolate) 》,此乃《低度發展的回憶》導演的後期作品,與好友 Juan Carlos Tabio 合導,局部延續了那部舊作。

《草莓與巧克力》描述九十年代一個工人階級大學男生,偶遇年紀較大的同性戀藝術家,發生奇緣。這藝術家有點像舊作的文雅風流紳士,顯然生於資產世家,舊樓寓所仍保存不少古董文物,愛好西方生活方式,但他由於「搞基」,又籌辦「反革命」的藝術展覽,因而失業,於是投靠外國大使館,企圖出國移民。

喜歡文藝的大學男生是共青團員,並非同性戀,但逐漸與「基佬」藝術家結成好友,還被他撮合與一個中年妙女相戀上床。此片拍法比較傳統,妙在作風開放,表示革命與情慾沒有衝突,同性戀和異性戀可以和平共存,獲得國際好評,成為首部被美國奧斯卡提名角逐最佳外語片獎的古巴電影,亦是今次「古巴迷你嘉年華」的開幕片,開幕日期是本月十一日星期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