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的昌廸加爾(下)︰唯一的科比意之城

2018/7/22 — 11:05

城市博物(City Museum)把昌迪加爾的建城故事清楚紀綠,展示一些由柯比意設計但沒有落成的建築物。

城市博物(City Museum)把昌迪加爾的建城故事清楚紀綠,展示一些由柯比意設計但沒有落成的建築物。

【文︰《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1951年,科比意與他的堂弟桑納雷終於踏上旅途,乘飛機到印度視察場地。科比意來到喜瑪拉雅山腳下的腹地,仔細研究環境,希望把地區元素帶進設計之內。他並沒有把邁耶的設計推倒重來,反而保留了不少原計劃中的理念,如政府的行政中心仍放置於東北角。在整體佈局上,科比意體現了在《放射城市》(Radiant City, 1930)提出的規劃理論,將原有的扇形設計簡化,並拉直原本彎曲的街道,改成整齊的方格狀分佈。新規劃也保留了原計劃中「社區」的概念,衍化成新計劃裡的「小區」(Sector), 每區以1200米乘800米的正長方形作為模塊,把昌迪加爾劃分為47個方格,各配有不同功能。科比意刻意要傳統切割,區名不要華麗的名字,只用數字順序命名為第1區至第47區,展現了新時代的秩序感。

科比意為昌迪加爾設計的城市圖則(source: internet)

科比意為昌迪加爾設計的城市圖則(source: internet)

廣告

科比意對城市的分區設計概念基於四大功能:生活、工作、身心健康、循環。他把昌迪加爾的總體規劃比擬為人體,認為要令城市健康及有智慧地成長,必須有不同的器官配合運作。他把城市的頭部放在最東北端的1區,它是邦政府的所在地,替城市出謀獻策,猶如大腦一樣。城市的心臟位於中心的17區,這是城市的商業區,亦是市民共享的公共空間。周邊的休閒山谷,區內的公園和小區綠化帶是城市的肺部,可吸走市內的污煙瘴氣。智力的發展則放在文化及教育區內,所以10區被劃為文化中心及博物館,14、34、35區則設有大學及教育學院。最後,是貫穿整個城市的路網形成了循環系統,科比意針對交通流量,設計了由7種不同類型的道路所組成的路網,稱為7Vs,小區間以V3路為基礎,令市內交通更為流動。

廣告

影子塔(Tower of Shadow) 和國會大樓(Parliament Building)

影子塔(Tower of Shadow) 和國會大樓(Parliament Building)

在科比意的烏托邦思想裡,城市內人人平等,即使昆最貧窮的賤民,都要為他們提供舒適的居住空間。所以,科比意提出以馬賽公寓(Unitéd'Habitation)的概念去解決居住問題,即大量建造長型多層大樓,分佈於各小區之內,以應對人口增長。不過,因當地政府反對,結果採用了桑納雷和麥維飛夫婦的住宅設計。

頭腦SECTOR 1──Captiol Complex首府行政綜合體

最高法院。入口處是三根雕塑感極強的巨柱,分別塗上了綠色、黃色和紅色,也就是印度國旗的顏色。

最高法院。入口處是三根雕塑感極強的巨柱,分別塗上了綠色、黃色和紅色,也就是印度國旗的顏色。

背靠著喜馬拉雅山山腳,四周被大自然所包圍,1區位於東北面,是城市的中軸線的頂端,甚有首腦的意味,無論是視覺或象徵意義上,它都是整個規劃的焦點所在。作為城市的頭腦,這裡建有首府行政綜合體(Capitol Complex),市內最重要的政府建築物全坐落於此。1區內的建築設計,都是由科比意一手包辦,是他晚年最具代表性的建築作品之一。作為印度新生的象徵,整體設計具有強烈的紀念意味,正好表現印度追求獨立時所經歷的喜悅、力量和堅忍的精神。所以科比意運用當年剛流行的粗獷主義 (Brutalism),設計不修邊幅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物,塑造出新時代的紀念性。

科比意不能把馬賽公寓帶到住宅設計內,便把它變成辦公室,設計成秘書處大樓。(Photo : Sanyam Bahga)

科比意不能把馬賽公寓帶到住宅設計內,便把它變成辦公室,設計成秘書處大樓。(Photo : Sanyam Bahga)

綜合體的設計意念是體現民主社會的三權分立。廣場上的三座主要建築,包括:政府工作人員辦公的秘書處大樓(Secretariat Building)、國會大樓(Parliament Building)及最高法院(High Court),代表行政、立法和司法機構各自獨立,但同時又互相制衡。所以在佈局上,三座建築物並沒有明顯的主次之分,長條形的秘書處大樓為綜合體,方形的國會大樓與L形的最高法院均安置在十字軸的橫軸上,遙遙相對。

國會大樓(Parliament Building)(Photo credit: dunci)

國會大樓(Parliament Building)(Photo credit: dunci)

向城市張開大手

廣場上有許多象徵著科比意城市規劃理論的紀念碑,把冗長的軸線打碎,包括「張開的手」紀念碑(Open Hand Monument)。在綜合體的原設計上,本來有總督府設於十字軸的頂端上,成為整個建築群的核心,但時任印度總理尼赫魯認為這個安排極「不民主」,所以總督府被刪走,取而代之的是建於1954年的「張開的手」紀念碑。

張開的手(Open Hand Monument)

張開的手(Open Hand Monument)

科比意很早便覺得在城市的最高點,面向喜馬拉雅山的位置,應要伸出一隻大手掌,向大眾傳達「開放給予,開放接受」的訊息。這對新印度別具意義,也是一個新時代的象徵。對建築大師而言,這隻手掌也有極大意義,因張開的手與他的烏托邦思想完全吻合,表達了他對設計昌迪加爾的給予之情,他來這裡不只是賺取設計費用,最重要是把自己所獲得的分給其他人。所以,他很重視這個紀念碑,繪畫了超過一百張草圖,才有滿意的效果。即使當年尼赫魯因造價問題,遲遲不肯接納構思,科比意仍不斷努力遊說。他的堅持終於令這隻十多米高的鐵造手掌張開,成為城市的驕傲。

心臟SECTOR 17──中心商業區

17區位於城市的心臟地帶,規劃成商業及購物區,是城市的命脈,也是全城最熱鬧的地方。這裡全是四層高的混凝土粗獷主義建築物,設計以結構主導,圓柱及樓板外露,立面上沒有多餘的花巧,經濟實用,極具舊時代的機械美感。在科比意原來的構思中,這些建築物全是上居下舖,可供商住混合使用,不過隨著城市發展,高層也完全商業化,改建為辦公室或商店。

17區是外人進城第一站,因市內的大型巴士站設於此,亦是城市的主要交通樞紐。區內商店林立,是市內最重要的消閒及購物空間,人氣旺盛。因此,科比意劃出大片空地及廣場作為休憩空間,區內也加入不少樹木及綠化空間,創造舒適的環境,供居民耍樂。

Neelam Theatre是市中心的一家戲院。

Neelam Theatre是市中心的一家戲院。

科比意設計的政府博物館及美術館(Government Museum and Art Gallery)位於10區。

科比意設計的政府博物館及美術館(Government Museum and Art Gallery)位於10區。

昌迪加爾在1953年開始興建,在1965年七月竣工,可惜科比意於八月突然身亡,無緣親眼看見落成後的昌迪加爾。但他生前為居民寫下城市約章(Edict of Chandigarh),介紹昌迪加爾的設計概念,希望市民及當地政府能遵守約定,令城市「可持續」發展。儘管科比意刻意經營,城市內的某些地方始終在大師的掌控外偷偷發展。

非法僭建的石頭公園Nek Chand's Rock Garden 

石頭公園內的遊樂場,小朋友都來盪鞦韆。

石頭公園內的遊樂場,小朋友都來盪鞦韆。

1957年,當昌迪加爾工程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有一位政府官員力昌(Nek Chand)看見大量建築廢物,覺得非常浪費,決定要利用這堆垃圾為城市作出貢獻。他在首腦區與Sukhna湖之間的森林中,找到一個無人峽谷,由於此地在1902年已被劃為陸地保護區,所以永遠不能建屋。因此,他決定每天都到清拆的工地收集廢物及剩餘材料,然後利用工餘時間,一手一腳在峽谷內偷偷建造一個秘密花園。

沒有大師的指導,力昌可以隨心所欲,自由發揮。他用混凝土建了幾個花園,並利用被棄置的水泥及石頭等,砌成一群舞蹈員、猴子和音樂家等的雕像。他又把破爛的插頭及瓷磚碎片,鋪砌成大型壁畫,漸漸峽谷變成「石屎森林」。經過18年的獨自經營,這個違建花園終於在1975年被當局發現,當時它的面積已達49,000平方米,已成為由多個內庭所組成的大型公園。本來它是難逃被取締的厄運,但在公眾大力支持下,公園最終得以保留,並在1976年正式開放供市民享用,命名為力昌石頭花園(Nek Chand's Rock Garden)。

用棄置的插頭砌成的壁畫

用棄置的插頭砌成的壁畫

之後,當局並沒有起訴力昌,還僱用他為主要設計師,另外再增聘五十工人,令他可以全職專注去完成石頭花園。雖然有政府的資助,但為了保持物資重用的概念,力昌團隊仍會到不同的工地去尋找適合的廢物,用作擴展公園之用。今天這個花園面積達40公頃,加建了很多充滿意想不到的創意設施,包括瀑布群、小橋迴廊、印式亭台樓閣、滑梯與盪鞦韆等等,將腐朽化為神奇。

石頭花園內竟有小瀑布

石頭花園內竟有小瀑布

巴克里希納·多西(Balkrishna Doshi)與昌迪加爾

如果當年科比意沒有接手設計昌迪加爾,今天的印度建築可能在原建築基礎上改進,沒有入口外國的現代化建築思維,新一代的印度建築師亦不會踏上國際建築舞台,亦不會出現2018年度普利茲克建築獎(pritzker prize)的得獎者──來自印度的巴克里希納•多西(Balkrishna Doshi)。

科比意與多西(source: internet)

科比意與多西(source: internet)

多西是科比意的得意門生,從1951 年到1954 年間在科比意的工作室工作,其間參與了昌迪加爾的規劃設計。1956年,多西自立門戶,後來成為科比意印度項目的合作夥伴,與大師一起設計在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的多個建築項目。多西覺得科比意改變了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除了學到建築設計上的知識外,他還在科比意身上學到待人接事的態度,開闊他的視野。

原來,從1951年初涉足昌迪加爾開始,科比意已悄悄為印度的建築設計播下了現代化的種子。

市內其中一款的平房設計

市內其中一款的平房設計

今日昌迪加爾的城市問題

五十多年過去,昌迪加爾已由原本科比意設計給五十萬人居住的城市,人口變成超過一百萬。科比意在六十年代的規劃設計雖不能應對人口激增,但亦確實為城市奠下基石,在原有的系統及法則下向西南面擴張。

旅館的迴廊,用上多孔的牆身設計,是為炎熱夏季的散熱設計。

旅館的迴廊,用上多孔的牆身設計,是為炎熱夏季的散熱設計。

不過,現在看起來,昌迪加爾的規劃中也的確有很多地方不太完美。例如街區的超大間距是欠缺人性,因在科比意的世界裡,車才是主導,路當然是留給車的,人還是回去小區內活動。但小區之間的關係太弱,例如18區雖然只與中心一區之隔,但兩區的人氣有天淵之別,亦因為區內沒有商業配套,所以極為不便。

科比意在昌迪加爾的規劃與設計,極具野心,試圖全面控制並改造印度本土空間,大膽地引進他的現代意識,推動文明城市的進步,這恰恰滿足了尼赫魯所求。昌迪加爾本是新印度的一個試驗場,她並不需要保留印度舊有的生活方式,而是引領國家走進未來。她的意義亦遠超尼赫魯的要求,因為她是科比意唯一實踐到的城市作品,是世上唯一可印證他城市理論的地方,在現代城市設計發展上有極崇高的地位。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