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版・溫柔的怒獅

2018/6/19 — 11:45

《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

《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

跟大家說一個好消息。上市才十天,《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已經再版了。

感謝所有讀者的回應與支持,也感謝6月5日出席新書發表會的所有人。

本來早該發一文來說一下那天發表會的現場,但是這次回台北後一路忙,每天一早出門,晚上回家倒頭就睡,好幾天根本沒有空檔,也沒有心思上臉書。

廣告

周六大睡一覺之後,今天才有精神補記。

6月5日《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新書發表會開始前。

6月5日《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新書發表會開始前。

廣告

那天分了四段進行。第一段是播放影片,我說明一下企畫出版這本書的構想,並且請一直關注鄭問相關活動的文化部丁曉菁次長致詞。第二段是黃健和說明接下來大辣為推廣鄭問作品改編影視、以及國際版權所在進行的事情。第三段是鄭問的同學以及許多曾經在2012年和他一起去安古蘭漫畫展的漫畫家共同追憶他。第四段是鄭植羽的答辭,我也再做了些補充發言。

植羽說他本來準備得很好,但是聽了大家對他父親的追憶,尤其是常勝的部份,使得他又激動不能自己。

常勝說的是:那年安古蘭漫畫展上,鄭問因為聽說有法國出版社對購買他作品的版權有意願, 把他找了出去單獨談了一會兒。常勝說:鄭問聽到這個消息的高興,簡直是手舞足蹈,比他本人還高興百倍。

我完全可以想像鄭問的心情,也明白植羽為何因之激動。因為那確實就是鄭問之為人,以及他對漫畫的熱愛,對台灣漫畫的期許。

楊鈺琦說:對他衝擊最大的就是鄭問畫趙子龍的那幅〈長坂坡〉(《鄭問之三國誌》畫冊)。

「鄭先生會把圖放在地上,就像獅子圍著獵物一樣,在旁邊開始繞,繞一繞就潑一筆、繞一繞就潑一筆,我真的不曉得會有這種情況。他就像一頭獅子,在抓靈感的獵物。」

楊鈺琦說:對他衝擊最大的就是鄭問畫趙子龍的那幅〈長坂坡〉(《鄭問之三國誌》畫冊)。

「鄭先生會把圖放在地上,就像獅子圍著獵物一樣,在旁邊開始繞,繞一繞就潑一筆、繞一繞就潑一筆,我真的不曉得會有這種情況。他就像一頭獅子,在抓靈感的獵物。」

平凡是鄭問在復興商工的學弟。我在書裡引用過他說的一句話:「學長做的事,就是用他自己的身體努力把天頂撐起來,以便讓下面的人可以有更多的空間可以活動。」

鄭問就是如此。所以他聽到常勝的好消息,會為之手舞足蹈。

這一點,我在編這本書的過程中也有些意外的體會。

本來我們要訪問鄭問的弟子,首先列的是鍾孟舜。但是近幾個月孟舜說他忙於準備故宮大展,一直沒有時間接受訪問。因此我們另外訪問了練任和楊鈺琦兩位弟子。

這兩位弟子屬於兩個極端。練任是只工作了半年說是吃不了苦就落跑的弟子,鈺琦是跟隨鄭問最久的弟子。

原來,我想以鄭問的個性,可能不會再理練任這種經不起磨練的弟子。但事實不然,我很驚訝地發現:後來不論鄭問有多忙,只要練任說他要去看他,都會挪出時間。練任長期和他維持很親䁥的關係。

原因何在?因為練任雖然離開了他師父,但一直在畫漫畫。

練任說:「他最重視的,就是要我們畫。他對徒弟唯一的要求,就 是不停地畫。他常跟我們說,他就是要我們畫圖。他喜歡看到我們畫圖。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只要繼續畫,鄭問就相信是同道中人,就願意熱心支持。也因此,練任那篇文章的標題就是:「師父希望我們畫就對了!」

練任說:「他最重視的,就是要我們畫。他對徒弟唯一的要求,就 是不停地畫。他常跟我們說,他就是要我們畫圖。他喜歡看到我們畫圖。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練任說:「他最重視的,就是要我們畫。他對徒弟唯一的要求,就 是不停地畫。他常跟我們說,他就是要我們畫圖。他喜歡看到我們畫圖。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楊鈺琦跟鄭問最久,鄭問對他也有特別的信任。像鄭問全家去日本的那段時間,就是鈺琦自己留守在鄭問家裡。而鈺琦離開之後,鄭問也罕有地為他寫過推薦信,只是連鈺琦到這次我們訪問他的時候才知道。

在楊鈺琦寫的那篇文章裡,除了很細緻地描述了和鄭問工作的情況,令人印象最深,也是其他人都沒有提到的,是鄭問在創作時候形同一頭「呈現憤怒」的情景:

「我是在跟他畫《鄭問之三國誌》時,才第一次看到他像藝術家的那種創作方式。 他在畫那些大幅畫作的過程中,幾乎是呈現生氣跟憤怒的狀態,有點像拳擊手上場前,要先請別人打他的臉、打他的肚子,讓他腎上腺素飆升。

「鄭先生會把圖放在地上,就像獅子圍著獵物一樣,在旁邊開始繞,繞一繞就潑一筆、繞一繞就潑一筆,我真的不曉得會有這種情況。他就像一頭獅子,在抓靈感的獵物。對我衝擊最大的就是他畫趙子龍的那幅〈長坂坡〉(《鄭問之三國誌》畫冊)。

「那樣的場景我真的忘不掉,當下我其實是有點害怕的,因為他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臉很兇,但那種創作的氣勢、態度,就是他想要讓我們看到的。不過,也可能他完成後的下一秒就說:『鈺琦, 走!我們去吃飯!』反差很大。」

也因此,鈺琦說他到今天才懂他師父一再提醒他要注意創作的「自覺性」是怎麼回事。

楊鈺琦說:

「等到自己出 來畫的時候,一張圖雖然完成了,但就會覺得哪裡怪,這才明白當初鄭先生講畫漫畫『要有自覺性』的 重要性,知道是自己沒有好好耕耘、演練。

「現在才『懂』,是當你發現鄭先生這句話原來的意思是:這是一條長遠的路、需要學習的路。」

楊鈺琦說:

「等到自己出 來畫的時候,一張圖雖然完成了,但就會覺得哪裡怪,這才明白當初鄭先生講畫漫畫『要有自覺性』的 重要性,知道是自己沒有好好耕耘、演練。

「現在才『懂』,是當你發現鄭先生這句話原來的意思是:這是一條長遠的路、需要學習的路。」

練任談他師父,講出了鄭問「柔」的一面;楊鈺琦談他師父創作的場景,講出了鄭問「剛」的一面。也正是因為剛柔的交濟,形成鄭問作品的魅力。

再一個星期,六月十六日,鄭問的故宮大展就開始了,請大家去參觀鄭問的作品。

也再次感謝大家支持《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這本鄭問的全紀錄。

 【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