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晚打喪屍》小說改編電影 尋找屬於香港的「喪屍觀」 — 專訪余兒

2017/6/13 — 14:22

一部文學作品可以走多遠?

以《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為例,它是日本作家片山恭一 2001 年出版的小說;2004 年出版同名漫畫,並拍成電影和電視劇。小說 + 漫畫 + 電影 + 電視劇,一個故事演繹成四個不同媒介的變奏。日本可以,香港又可不可以?

可以!

廣告

香港作家余兒 2012 年出版小說《今晚打喪屍》,2017 年將出版同名漫畫和電影,甚至正在籌劃舞台劇。他笑言寫喪屍小說之初「本身無諗咁多」,純粹好奇香港沒有人出「喪屍書」,就試著自己寫一本。小說深受讀者歡迎,再獲得電影化的機會,生命力遠超預期。他形容一切「好夢幻」,說:「喪屍係世界語言,每個地方都應該有自己嘅喪屍片,反映佢哋自己一套嘅世界觀」。

廣告

每個地方都應該有自己嘅喪屍片

漫畫編劇出身的余兒早年在出版社工作,經常要與漫畫的主筆合作編寫故事大綱,參與製作的漫畫作品超過 30 部。然而,作畫者始終掌握最終話事權,編劇的故事未必能 100% 實現。於是,余兒 2010 年嘗試出版首本個人創作的小說《九龍城寨》,獲台灣作家九把刀力推,隨後更在 2013 年成立出版社「創造館」,帶著網絡作者出書走入實體世界。

自小喜愛喪屍片的余兒,未成年入租借錄影帶的舖頭偷偷借有「喪屍之父」稱號的荷里活導演 George A. Romero 作品來看。長大後的他,從事出版事業多年,一直好奇怎麼香港沒有一本「喪屍書」,最終在 2012 年寫成《今晚打喪屍》,他說:「做小說嘅時候,本身無諗咁多嘢,純粹自己鍾意喪屍。睇到高登有人寫喪屍古,但奇怪香港無人做喪屍實體書,就試吓做」。

《今晚打喪屍》兩冊小說
(圖片來源:尋回‧漫畫檔 facebook)

《今晚打喪屍》兩冊小說
(圖片來源:尋回‧漫畫檔 facebook)

余兒認為喪屍片能夠反映出一個地方的世界觀,又以日本《喪屍末日戰》為例,故事中的人成為喪屍之後,仍然保有前世記憶,反映日本人對於死亡和來生的觀點,「喪屍係世界語言,每個地方都應該有自己嘅喪屍片,反映出佢哋自己一套嘅世界觀。香港都可以有屬於我哋嘅喪屍觀!」余兒說。

《今晚打喪屍》出版之後,反應超出預期,余兒再下一城出版續集《今晚打喪屍第2部之旺角大血拚》,同樣大收旺場。他尤其記得去年書展,親身落場發現不少海外讀者專程來選購,原來當中不乏「喪屍迷」買書來收藏,讓他見識到喪屍市場如此廣闊。

去年,小說《九龍城寨》獲電影公司「無限動力實業」的青睞,商討拍成電影的計劃。對方同時選擇了余兒另一部作品 —《今晚打喪屍》,一併進行電影化,說:「電影公司一個禮拜就搵到投資者,我初頭都半信半疑,又擔心拍嘅人唔熟喪屍。」

直至第一次會面,見到新進導演盧煒麟,余兒便非常放心。

導演盧煒麟(左)與原作者余兒(右)

導演盧煒麟(左)與原作者余兒(右)

導演盧煒麟:可以拍到喪屍片係幸福

畢業於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電影及電視課程的盧煒麟,先後以《父子劍》及《殺手奏鳴曲》參賽「鮮浪潮」比賽。同樣是喪屍迷的他,2012 年拍攝網絡短片《喪屍血滴子》,贏得第七屆香港流動影片節「最佳微電影金獎」及第四屆香港國際流動短片大獎的劇情類銅獎。訪問當日,他與余兒每每談起看過的喪屍片,總會說個不停。

盧煒麟雖然拍過不少作品,但《今晚打喪屍》是他首部商業長片,更說:「第一部長片就可以拍到喪屍片係幸福」。

喪屍題材雖然並非特別小眾,但盧煒麟承認香港影圈還是以警匪和愛情片為主流,又喜歡以明星作招徠,限制了另類題材的生存空間。本地觀眾又深受荷里活大片影響,入場抱持「大製作」的期望,讓本地獨立電影發展缺乏支持。

「而家係一個困局。香港電影需要多啲唔同嘅題材,要好似新藝城年代咁,徐克啲古怪片都可以拍到。」

身為導演,盧煒麟需要兼顧現實考慮,尤其重視投資者的支持。沒有資金來源,再多的點子都無法實踐。前年,他成功為《今晚打喪屍》申請電影發展基金的資助,獲得政府注資接近 200 萬。連同電影公司的 800 萬資金,讓他實踐「香港第一部喪屍片」的夢想。

《今晚打喪屍》電影劇照

《今晚打喪屍》電影劇照

現實考慮不止金錢,亦因為小說可以寫到天花龍鳳,但電影卻要考慮能不能拍出來。

原著故事發生在鬧市,盧煒麟自知沒有《攻殼機動隊》那樣的資源封路拍攝,唯有改到人流較少的西環。為角色製作「殺屍武器」同樣要兼顧可行性,部分瘋狂設計最終無法實現出來。雖然如此,順利誕生的「殺屍武器」仍然「殺食」。雞蛋仔長矛、焗油機血滴子、旋風摺凳、刀片呼拉圈......武器不但取材日常,更反映出香港生活的影子。他強調並非刻意賣弄本土風情,拍攝期間地產經紀追著的士賣樓的新聞一度討論甚多,猶豫一下,最終都沒有加進電影中,說:

「後嚟覺得太刻意,其實故事只要喺香港發生,本土味就會自然出嚟。」

《今晚打喪屍》電影劇照

《今晚打喪屍》電影劇照

喪屍世界中尋找人情 廢青都好有用!

《今晚打喪屍》電影版未上映,預告片率先鬧出「太暴力太血腥」而無法於戲院大堂播放。二人異口同聲地道,畫面一點不算暴力,只是聲效加強了渲染的效果。導演盧煒麟解釋,喪屍固然是電影的主要元素,但電影中沒有傷口特寫,只是借喪屍出現造成的危機,反映人們面對災難怎樣尋回人情味。

電影以白只飾演的角色「牛山龍」為主線,他與好兄弟治讓(張繼聰飾演)一直寄居於珊姐(吳家麗飾演)的粵劇社。粵劇社的唐樓面臨拆遷,父親亦刑滿出獄。牛山龍心愛的卡通片,裡頭的怪物突然出沒於現實生活中,將市民逐一變成喪屍。平日為粵劇社製作道具的治讓,製作出富有本土特色的「殺屍武器」,與牛山龍約定「今晚打喪屍」,救回失蹤的家人好友。盧煒麟說:

「佢哋唔係咩英雄,只係啲小人物,甚至可能係人哋眼中嘅廢青,但嚟到重要關頭都可以發揮最大嘅潛能,救返屋企人、朋友、身邊人。當人去到絕境,迫到埋身,就會強化自己,衝破恐懼,凝聚力量,殺出去!廢青都可以好有用!」

《今晚打喪屍》電影版將於本月底搬上大銀幕,台灣亦會同期上映。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都有放映計劃,而歐洲片商亦初步表示有興趣。

打勻十八區,喪屍衝出香港

打喪屍不但打出國際,在香港仍然發揮其「變變變生命力」。

余兒透露,電影在香港上映時,漫畫版將會同期出版,而改編的舞台劇亦正在籌劃。四個媒介呈現的「打喪屍」都是度身訂造的新故事,並設定為同時發生於不同地區的「屍殺事件」,所有角色最終將在漫畫中相遇。

原作者余兒(左)與導演盧煒麟(右)

原作者余兒(左)與導演盧煒麟(右)

小說中,打喪屍分別在黃大仙富山邨和旺角進行;而電影版則移師中西區,漫畫和舞台劇亦會轉到其他地區,《今晚打喪屍》實行「打勻十八區」,變奏之間又互相呼應串連。余兒坦言,小說發展到今天分裂出不同媒介的改編,一切回望起來都「好夢幻」,打趣地說:

「香港好少人咁做,甚至可能係無人咁做過。電影、漫畫、小說、舞台劇,抽出嚟獨立睇又得,咁當然睇曬唔同嘅呈現就最全面啦!」

訪問場地提供:Blue Place Cafe(西環 卑路乍街93-95號地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