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的處境 — 未來 50 至 500 年展望》節錄之(一)

2018/7/12 — 15:26

尼安德特人 Credit: Michael Brace / flickr

尼安德特人 Credit: Michael Brace / flickr

筆者正在寫一本新書,名叫《人的處境 — 未來 50 至 500 年展望》。這是繼《資本的衝動》之後,野心最大的一本作品。這書已完成了接近一半。以現時的進度,應可在十月左右完成。從今天起,我會選錄書中的部分章節先與大家分享,也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評語和意見。

*  *  *

追問自己如何來到這個世界,似乎是每一個人都會做的事情。

廣告

在性禁忌強烈的傳統社會,父母親都會因為這種追問而感到尷尬,從而作出「從石頭爆出來」、「從腋窩鑽出來」或甚至「從路邊拾回來」等無稽的答案(在西方則有「白鸛送子」這種較浪漫的說法)。

隨著年紀漸長,我們當會明白,與其他我們所見的初生嬰兒一樣,我們都是經過母親「十月懷胎」,然後從她的胯下誕生到這個世上的。再進一步,我們會知道(無論從學校或自學的生物學知識那兒):母親之會懷孕,是因為父、母親的性交行為,讓父親的精子能夠與母親的卵子在母親體內結合,而這顆受精卵在母親子宮的培育下不斷分裂變化,最後形成哇哇落地的那個我。

廣告

但我相信不少人(包括未有上述生物學知識的古人)都會想過這個問題:如果我們是由爸爸媽媽的結合而來,哪麼爸爸媽媽又是從何而來的呢?這個問題最初並不難答:爸爸當然是從他的父母親(我的祖父母)的結合而來,而媽媽當然是從她的父母親(我的外祖父母)的結合而來的囉。但我們一旦再往上推,立即會遇到一個巨大的困惑,那便是:如果所有人都由父母親所生,哪麼最初的父母親又是由誰人所生的呢?

我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碰到「有限與無限」這個吊詭,因為無論我們選擇「人類的原祖父母不需由父母所生」(基於「有限」的假設),還是選擇根本沒有所謂「原祖父母」,而世代的繁衍向上追溯乃無窮無盡(基於「無限」的假設),我們都會感到難以接受。這便正如在伽里略所寫的《有關兩個世界的對話錄》之中,其中一名對話者在了解到空間的「有限」和「無限」的兩難之局時所說:「這樣的情況我的頭腦理解不了,我的腸胃也接受不了!」

不用說,這個困惑另一個表達形式就是「有雞先還是有蛋先?」這個著名的悖論。對於喜愛哲學思考的人,這便是世事的「因果鏈」是否有窮盡的問題。對於大部分宗教而言,「因果鏈」是有盡頭的,而萬物的「第一因」即是世界的創造者,我們稱之為「神」或「上帝」。

就是這樣,世界各個民族都有他們的創世神話。在這些神話中,神不但創造了世界,也直接創造了人。在猶太教的神話中,上帝用了六日創造天地,並在第六天創造了第一個人:阿當。在印度教中,這個創生萬物的神是梵天。在中國的神話中,開天闢地的神是盤古,但創造人類的則是另一個神女媧。

我們應該慶幸我們生活在今天,因為在數千年的人類文明中,我們是極少數能夠超越上述的憑空臆想,進而能夠透過大量證據來探視這個「萬物起源之謎」的人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