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江》冇料到的香港黑幫?

2019/3/19 — 9:36

香港編劇龍文康在劇場與影壇接連得獎揚名後,曾被「香港藝術節」委約編了《香港家族三部曲》舞台劇,我錯過了。現正舉行第四十七屆「香港藝術節」,又有他編劇的《九江》,在香港大會堂劇院演出十多場。

今次我特別留意,訂票觀看。因為《九江》的題材與香港黑社會「古惑仔」有關,英文劇名就是 Gangsters of Hong Kong ,被宣傳為「江湖烈佬氹氹轉 最不血腥的黑道風雲」,當然引起我的興趣。而且由好戲的李鎮洲、陳永泉、彭鎮南演出,李鎮洲導演,更有吸引力。

看後有些「錯摸」的感覺,與預期不大相同。雖然劇情確實大談香港黑社會,但劇中人物到底有沒有「真・黑幫」呢?頗成疑問,肯定的是沒有香港電影常拍血腥火爆的黑幫英雄和奸雄。其實《九江》是緬懷而又反諷香港電影炮製的江湖黑幫神話──緬懷那個敢作敢為很有創意的年代,感嘆現已過氣、消失了;至於反諷,則似乎意味着黑幫神話只是神話,在現實香港可能並不存在。

廣告

話說一個來港修讀碩士的內地女生(蔡運華飾演),要寫論文研究香港黑社會,輾轉找到三個曾在深水埗九江街一起長大的「大叔」訪問,他們現在分別做報館編輯(彭鎮南)、警察(陳永泉)和垃圾回收佬(李鎮洲),好像熟知香港江湖滄桑。垃圾回收佬更自稱燒過黃紙拜過阿公,幫會關係深厚。

這大學女生非常認真,殷勤討好大叔們,還因租住地方常受疑似幫會的神秘人物滋擾恐嚇,向三位大叔求助。結果郤發現他們「冇料到」,甚至自身難保。

廣告

此劇對三個只會「貪生怕死」,不能「逆流而上」的大叔,既諷刺亦同情。他們成長於香港黑幫片盛行的時代,現已五十來歲,無論當差,做傳媒或「行走江湖」,唯有懷念英雄神話,向女生「演嘢」,若非變了廢柴,也無甚成就可言。

彭鎮南、陳永泉、李鎮洲都演得好。李鎮洲的角色尤其自誇而又倒霉,真是可笑又可悲。這些大叔互有恩怨,但談不上很特別,缺乏黑白道代表性。

較有戲劇趣味是三個廿來歲同屋分租女子。蔡運華佔戲最重,她的角色熱心研究香港黑幫文化和電影,成為劇中最有才學和情義的人物,溫文有禮。葉麗嘉演另一內地女生則巴渣活潑又漂亮風騷,很生動。她倆的國語普通話都講得流利。馮幸詩演港女反而低調,不過在壓軸高潮發怒發火,盡訴心中情,揭發神秘恐嚇事件的真相,可見演技能放能收。

還有楊偉倫扮演青年港男,施展他擅長的黑色幽默感。這港男不是廢青,但單純儍戇得有趣。他迷戀其中一個內地女生,自投羅網,挺而跨境走險,發生啼笑皆非的奇遇。

比起探討香港黑幫方面「冇料到」,《九江》處理中港關係就有些微妙,不落俗套,可惜避免敏感問題,沒有深入發揮,真材實料仍然不多。

看後想到,近十年來,不少港片拍攝內地人與香港人的關係,最多內地女子來港的悲劇,由《天水圍的夜與霧》、《一個複雜故事》、《踏血尋梅》而至最新的《G殺》皆然。也有不是悲劇的《點對點》,文雅女主角也來自內地。《幸運是我》的青年男子,則從內地回港找尋香港爸爸。就連純香港故事的《黃金花》,也有中港過境屈蛇偷渡,《非同凡響》即拍到香港不羈哥哥,利用弱智弟弟偷運手機到大陸。

不能漏了陳果的「妓女三部曲」,都由內地女演員主演,就是十多年前《榴槤飄飄》的秦海璐、《香港有個荷里活》的周迅,以及最新《三夫》的曾美慧孜。

即將參加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火鳥大獎比賽的《過春天》,是內地新進女導演白雪的粵語佳作,描述一個每天從深圳來港上學的中學女生,拍得很生動,也涉及過境偷運違禁品的「黑幫」。

至於香港黑社會,或「堂口」「社團」,或「有組織犯罪集團」,雖則被江湖英雄電影誇張得神話化,其實歷史悠久,確實存在(台灣同樣),還影響到內地幫會復甦,各式各樣古惑活動發展得遠超香港。時移世易,香港黑幫早已過了橫行霸道的「黃金時代」,不過顯然沒有消失,只是與舊式三合會不同了。

《九江》那個努力寫論文的內地女生,以她的才智,應可找到真正在行的江湖人物及警方專家訪問,不單是找三個「冇料」大叔而已。 2012 年出版的黃碧雲得獎小說《烈佬傳》,便從老人院的出獄「烈佬」找資料,寫得豐富具體。過去和現在,都應有很多真實的幫會故事,值得描述。

例如 1956 年香港雙十節右派暴動,親國民黨的反共幫會攻擊左派工會,傷亡慘重,事後港英政府因而調查研究三合會,出版專書,並於 1957 年成立警方「有組識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即 O 記,或反黑組。現在少人記得那次暴動,但當會知道至今仍然十分重要的O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