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千萬剩男們的提親攻略

2018/11/7 — 14:56

二人相約郊遊,在花海中心盪韆鞦椅,二人卻各自划手機。

二人相約郊遊,在花海中心盪韆鞦椅,二人卻各自划手機。

【文:啟深匙、相片:NHK】

「飯局美人計」在上月由討論區推到上報,一度引起熱議。事主投訴「貨不對辦」、花生友則對「美人」的效率稱奇,一晚竟可讓十位男士上釣。難道港男人人放工後都食指大動、對飯腳有龐大需求?「美人」如果去到內地農村,不愁沒有飯腳,光棍們無需交友app 都會自動送上門,吃飯兼提親。

縣城廚師由媒人攜同到村裏提親,到家門才發現院子裏早有幾個男人和帶他們來的媒人等著被面見。農村相親有如考MT, 要經過「面試」,過五關斬六將。

縣城廚師由媒人攜同到村裏提親,到家門才發現院子裏早有幾個男人和帶他們來的媒人等著被面見。農村相親有如考MT, 要經過「面試」,過五關斬六將。

廣告

在甘肅省的一條農村,天生「大眾臉」的縣城廚師,由媒人攜同到村裏提親。一架卡車前來迎接,把他們送到主人家門,院子裏早有幾個男人等著。難道此農家避得過一孩政策的枷鎖,有幾名閨女可供選擇?一問才知大家目標一致,是競爭對手。終於輪到廚師入屋,未來娘子不見芳蹤,女方父母簡單交代幾句後,就被請出去等通知。所以說相親有如考MT,有系統化的招聘(禮)過程,要經過評審面試、過五關斬六將。除了廚師,還有一波又一波的單身漢入內面試。

廣告

一個多小時後,廚師就收到落選的消息。「來回車費不少,連個面都沒見上。」他不禁慨嘆。就在他認定今趟是「娶妻不成蝕車費」時,有人打聽到村裏有一位三十歲的失婚女子回娘家住。媒人慫恿他一試,他有點卻步,「畢竟相親這種事,也不能撿到籃子裏的就是菜啊。」可最後連撿菜的機會都沒有,女子的父親前來告知,她在遠處看到他,卻嫌他個子矮而不願見面。難道從大都會到小農村,都是「Your face, your fate」?

「大眾樣」廚師將目光轉移至村內一位失婚女子,可惜再一次未見其人便落選,女子的父親前來告知,她在遠處看到他,卻嫌他個子矮而不願見面。

「大眾樣」廚師將目光轉移至村內一位失婚女子,可惜再一次未見其人便落選,女子的父親前來告知,她在遠處看到他,卻嫌他個子矮而不願見面。

在長途大巴當跟車師傅的楊瑞卿也相信這「高登仔智慧」。四十出頭的他已有廿多次相親經驗,可算是相親老手。談起為何屢戰屢敗,他下意識摸一摸光滑的頭皮。「就光頭嘛。」他幽幽地道,並從銀包取出一張有頭髮的照片。原來他為了爭取見面機會,特意在照相館請攝影師「P 」上一頭濃密黑髮。屢敗屢戰,他再一次擦亮皮鞋,把「未來新房」打掃乾淨,迎接下一位相親對象。然而劇本似乎又再重演,女方飯後急忙離開,沒有留下來進一步彼此了解。楊某人可算是單刀直入型,他急忙向女子發微信著她表達心意,良久卻沒有回音,只能摸著頭皮長嘆。一分鐘之後,他又突然容光煥發,女子回電,拋下一句「也沒甚麼特別不好的印象」。他趁機喧寒問暖,並相約下次見面。「這就有轉機了!」他面色比頭皮更亮。

跟車師傅楊瑞卿四十出頭,已有廿多次的相親經驗。談起為何屢戰屢敗,他下意識摸一摸光滑的頭皮。

跟車師傅楊瑞卿四十出頭,已有廿多次的相親經驗。談起為何屢戰屢敗,他下意識摸一摸光滑的頭皮。

二人相約郊遊。在花海的中心盪著韆鞦椅,二人卻各自划手機。他想和她盡訴心中情,她說她心煩。甚麼煩惱都願意一起面對的他,終於等到她說出心底話:「你會給我二十萬嗎?」「這要看我們是甚麼關係了。」相親老手留了一手,他也想試探清楚,她是當他提款機,還是真心想和他過日子。她抬頭瞥見一列旗海,便動身隨手把玩了一下。他接過來,要一展揮舞旗幟的英姿。看著手上的紅旗飄揚,他很是滿意,回過頭來,卻只見一個正在走遠的背影。揮舞旗幟的一幕,她沒有看到。幾天後,他在微信也再看不到她。第二十一次相親,他似乎明白到Your face 不一定是 your fate,再多的頭髮也不比戶口裏的零頭。她口中想要的平淡生活,前提是有樓、有車、有存款。

楊瑞卿為了爭取見面機會,特意到照相館請攝影師P 上一頭濃密黑髮。

楊瑞卿為了爭取見面機會,特意到照相館請攝影師P 上一頭濃密黑髮。

「三有」不只是未來娘子的渴求,更可能是未來外父外母的基本要求。有內地傳媒人根據電話訪問及婚宴公司資料,製作「全國彩禮(聘禮)地圖」,他們發現貧困地區的聘禮往往較高,確實要有錢有車有樓才有高潮。所謂物以罕為貴,聘禮水漲船高正是因為男女比例失衡。2015年的人口統計顯示,在十三億人海中,男比女多出三千萬人。內地專家都認為這無疑是一孩政策的結果,在重男輕女的觀念下,不少上世紀的父母透過超聲波篩選嬰兒性別。幾十年過去,當日被取笑膝下無「慈菇椗」的父母,現在卻能笑到最後。

楊瑞卿知道娶妻先要置業,所以已經有樓在手。未來新房準備好,未來新娘卻還未出現,看來有樓不足以有高潮。

楊瑞卿知道娶妻先要置業,所以已經有樓在手。未來新房準備好,未來新娘卻還未出現,看來有樓不足以有高潮。

楊瑞卿這次仍未能笑到最後。他回憶起初次相親,原來差一點就成功。那年十九歲的他和十六歲的她一見鍾情。可母親見他的兩位兄長都未娶、傳統觀念上弟弟不能爬頭,就棒打鴛鴦了。很多年以後,他想打聽她最近還好嗎,一問才得知她已嫁人,結婚一年後卻服毒自殺了。青春一去不復返,就如港人收入追不上樓價,楊瑞卿一追再追,收入總追不上聘禮標準價,脫單之路仍然漫長。隨著90後男士加入適婚行列,農家閨女門前的人龍,亦只會愈來愈長。

他一展揮舞旗幟的英姿,很是滿意,回過頭來卻只見一個正在走遠的背影,緣份就此了結。

他一展揮舞旗幟的英姿,很是滿意,回過頭來卻只見一個正在走遠的背影,緣份就此了結。

《中國紀錄片系列2》搜羅世界各地與中國有關的紀錄片,與觀眾跨越時空地域,了解中國人在不同年代、不同疆界的發展和生活狀況。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11月8日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