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400 年歷史墓地基因測試 揭謎之日耳曼戰士從何而來

2018/9/6 — 13:59

圖片來源:NIALL O'SULLIVAN

圖片來源:NIALL O'SULLIVAN

德建築工人在 56 年前無意中發現千年墓地,埋藏著 13 個戰士及兒童遺體和陪葬品。可是,他們從何而來和死因一直不明。最新刊於 Science Advances 的基因研究終揭開此千年秘密。

科學家一直估計此批在德國下斯托欽根 (Niederstotzingen) 發現的骸骨是日耳曼部落同盟的阿勒曼尼人 (Alemanni) 。阿勒曼尼人與哥德人 (Goths) 有些許血緣關係,在公元後第 3–8 世紀同居於中歐地區,並時與羅馬帝國發生衝突。墓地位處於多瑙河沿岸的草原,埋藏著估計源自公元後 600 或 700 年的古劍、皮革縫製頭盔,一些似與戰爭無關的扣,以及設計精美的髮梳等。

然而,物件主人的身份一直未明。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研究人員 Niall O’Sullivan 利用最新基因排序技術,分析該 13 副骸骨基因,由此了解他們的性別、血緣關係,以及祖先起源。這批遺骸包括 10 位成年人、1 名嬰兒、 1 名幼童和 1 名兒童。

廣告

分析後,科學家仍未能確認墓地戰士及其他人的死因。他們指出,雖然當地該時期曾是查士丁尼大瘟疫 (Plague of Justinian) 其中一個爆發地,但並未有在基因數據中發現任何引起該疾病的致病細菌鼠疫桿菌 (Yersinia pestis) 基因。

不過,遺骸身份則終可以「重見天日」。團隊發現,其中一名一直被認為是女性的年輕戰士骸骨,原來是一名男性。另外 10 副骸骨相信亦為男性。剩餘的 2 副骸骨性別則未能確認。更有趣的是,利用牙齒數據分析後,只有 5 副骸骨有血緣關係,其餘 7 副則完全無關。

廣告

除此以外,研究人員更發現當中 3 份遺骸雖同葬於一地,通常反映他們生前居於同一屋檐下,卻全無血緣關係。3 副遺骸中,一副基因相信來自歐洲中、南或北部;其餘兩副則來自歐洲南部地中海地區。另外,當團隊嘗試分析遺骸中的化學同位素時,當中的生物化學標記顯示只有其中一個有機會是在下斯托欽根長大。

研究人員估計,這些結果有機會反映這類人士未必抱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心態,而是會歡迎不同文化或部落人士。不過,研究人員也指,根據當地民間傳說,當地會將不同部落兒童交換照顧的習慣,換言之,這批來自不同地區的人士可能是屬於某程度上的「人質」,從而獲得不同族群和平共處的結果。

墓地發現的物件是源自法蘭克 (Frankish)、隆巴德 (Lombard) ,以及拜占庭 (Byzantine) ,也支持戰士生前曾接受不同文化的看法。未有參與研究的劍橋大學生物人類學家 Alexander Mörseburg 亦認同人質假說,但強調現時還未能肯定此習俗有多廣泛。要確認此說,他期望未來研究可以嘗試了解同一地區平民的基因數據,以考證此說。 

參考資料:
Phys.org, DNA of early medieval Alemannic warriors and their entourage decoded, 5 September 2018
Science, 1400-year-old warrior burial ground reveals German fighters came from near and far, 5 September 2018

報告:
O’Sullivan, N., Posth, C., Coia, V., Schuenemann, V.J. & et al. (2018). Ancient genome-wide analyses infer kinship structure in an Early Medieval Alemannic graveyard. Science Advances  05 Sep 2018: Vol. 4, no. 9, eaao1262. DOI: 10.1126/sciadv.aao1262

文/Edward Ho 、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