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野犬也是古代人類好朋友?

2018/10/9 — 11:07

圖片來源:New Guinea Highland Wild Dog Foundation

圖片來源:New Guinea Highland Wild Dog Foundation

狗隻一直以來都是人類最好的朋友,但怎樣才算得上「家犬 (domesticated dog) 」呢?新墨西哥大學研究人員分析 14 世紀遺址發現的野犬、狼和家犬的樣本,嘗試了解當中分別。

遺址位處美國新墨西哥格蘭德河河谷上游附近,相信在於約 1300–1420 年開始當地曾有人生活。當地居民曾以豆類、南瓜、野生植物,和肉類為生。研究人員亦留意到,比起其他地區,此處發現的犬隻數量相對少,研究人員估計這可能是因為犬隻有機會威脅到居民畜養的火雞安全有關。

研究人員最感興趣的是當地居民與狗、狼或郊狼等犬科動物的關係。此前就有研究嘗試分析骨骼形態,以此分辨家犬與野生犬科動物。不過,由於兩者在解剖學上十分相似難以判斷分別,團隊轉而分析骸骨中的 DNA 。然而,相關研究仍有一定限制,負責今次研究的考古學家 Emily Lena Jones 就指,基因數據只能反映生理分別,未能反映古人怎樣與犬科動物相處。如果古人照顧「野犬」的方法跟家犬相似,則有需要了解當時人類怎樣理解「野生犬隻」的概念。也引發今次研究的數個問題:「狗隻有甚麼特別?狗隻最基本而言,又是怎樣定義?」

廣告

因此,研究人員從利用同位素分析格蘭德河河谷上游的犬隻樣本,嘗試了解牠們的飲食習慣,並由此判斷當時有沒有人類餵養牠們。研究人員再將數據根據出土地點比較:在室內、地穴發現的多數為馴化家犬,而室外發現的大多為野犬。他們發現現代人類對家犬的理解與古人不同——擁有家犬基因的狗隻未必一定受到家犬的待遇;同樣地,野生犬科動物也未必是「野生」,研究人員發現至少有一隻郊狼被人類餵養及殮葬。

今次研究顯示,現代人類對「家犬」理解與古代人類不同,他們可能將野犬和家犬都視作為忠實夥伴。未來研究或需考慮此因素,由此更了解犬隻和人類的演化關係。

廣告

來源:
Phys.org, Domesticated dogs weren't man's only best friend, 5 October 2018

報告:
Monagle, V., Conrad, C. & Jones, E.L., (2018). What Makes a Dog? Stable Isotope Analysis and Human-canid Relationships at Arroyo Hondo Pueblo. Open Quaternary. 4(1), p.6. DOI: 10.5334/oq.43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