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郭新:探索無涯宇宙 尋找生命起源

2017/10/27 — 10:30

國際著名天文學家郭新教授近年專注研究太空有機物質,探索生命起源。

國際著名天文學家郭新教授近年專注研究太空有機物質,探索生命起源。

【文:呂惠如;圖:香港電台】

生命起源是人類一直探索的問題,從宗教到科學,各有不同說法。國際知名天文學家郭新教授,近年發現由恆星產生的宇宙有機物質,或可幫助解開地球生命起源之謎。

發現恆星製造有機物

廣告

香港大學太空科學研究中心總監郭新教授解釋有關地球生命起源與這些太空有機物的關係道:「從前大家可能相信生命是由神或超自然所創造,我們現在的想法有點不同,或許是因為星際的有機物來到了地球。這樣,地球生命的起源比我們所想像的來得更簡單,銀河系很多行星都可能有生命存在,而且不論昆蟲、魚或植物,都有著同一起源。」

郭新教授(中)在港大創立太空科學研究中心,主力研究太空分子結構,希望揭開地球生命起源這古老謎題。

郭新教授(中)在港大創立太空科學研究中心,主力研究太空分子結構,希望揭開地球生命起源這古老謎題。

廣告

由郭新教授所領導的相關研究發現,存在於恆星、星際雲和星系光譜中一些來歷不明的紅外線輻射,原來是由結構複雜的有機物質所造成。他們通過分析新星爆發的星塵光譜,發現這些普遍存在於宇宙的複雜有機物,是由恆星於短時間內所製造和自然合成,並非來自生物。郭教授進一步解釋道:「這些有機分子若散佈於整個銀河系,部份可能進入太陽系、來到地球,那樣對生命的起源,可能有很大影響。」

香港無前途另闢出路

由 1978 年提出有關恆星垂死前化成蝴蝶形行星狀星雲的突破性理論,到近年專注研究太空分子結構,郭新教授幾十年來在天文學研究上成就斐然,但其實他最初從未想過當天文學家,甚至曾被視為沒有前途。他回想 1967 年自香港培正中學畢業時的情況道:「很多人說:『你讀中文中學沒有出路,不能進入香港大學,又不能投考公務員,真沒用!』但這反而開闢了另一條道路。若我當時抱持傳統想法,就不會接觸到科學世界。」

當年眼見香港發展空間有限,郭新便轉移陣地,跑到加拿大讀大學,主修工程。期間,因受天文學家 Fred Hoyle 的著作影響,令他對探索宇宙的興趣大爆發,二年級時轉修天文學,為他奠定了大半生的方向。之後近四十年間,他一直在加拿大從事天文研究和教學,並協助當地政府成立太空署。 2001 年,加拿大太空署聯同瑞典成功發射加拿大首枚次毫米波天文衛星 Odin 到太空,成為加拿大太空觀測的重要里程。

郭教授(左三)在加拿大讀大學時發展出對天文學的興趣,之後更成為一生的追求。

郭教授(左三)在加拿大讀大學時發展出對天文學的興趣,之後更成為一生的追求。

離開加國是一大損失

2006 年,郭教授回港擔任港大理學院院長,令曾經與他合作的加拿大國家天文台前總監 Jim Hesser 十分不捨:「郭教授關於行星狀星雲的研究,影響非常之大,他在天文學上很多領域都有傑出貢獻,一直啟發了很多後來的研究者,國際天文學界對他非常尊重。他回香港無疑是加拿大的損失,相反你們應該感到很幸運。」

嘆香港教育磨滅好奇心

在擔任港大理學院院長的十年間,郭教授一直致力推動課程改革,希望令學生跳出傳統教育框框。他道:「科學是一種思考的方法。在大學任教,我跟學生說,上我的課不用記任何東西,但你們要學會思考,解決問題。很多學生不習慣,對我說:『我十二年來的學習生涯,一直教我強記,現在叫我去思考,我做不到!』」他慨嘆香港傳統教育制度磨滅了好奇心:「兩歲的孩子個個都有好奇心,經常問為何這樣、那樣。為何讀了十多年書,變得完全沒有好奇心?這便是教育上的失敗,好奇心一定要保留。」

在港大任理學院院長期間,郭教授致力推動課程改革,希望助學生跳出傳統教育的框框。

在港大任理學院院長期間,郭教授致力推動課程改革,希望助學生跳出傳統教育的框框。

說起好奇心,他自己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他參觀北京古觀象台,觀看那些古時製作的天文儀器時,因發現一些不解之處,便即時找來工作人員詢問。雖然對方無法解答,郭教授卻務求要「打爛沙盆問到篤」,即時翻查相關書籍,研究一番,直至找出答案、解決疑難才滿意。

天文學聖地仰望宇宙

夏威夷毛納基山是北半球最理想的天文觀測點,在四千二百米的山頂上,設有十三座全球最先進的地面望遠鏡,被天文學家視為天文學聖地。郭教授以往曾到訪二十多次,回想以往需要在山頂親自操作望遠鏡,過程不輕鬆,但卻令人懷念。

夏威夷毛納基山上設有十三座全球最先進的地面望遠鏡,被視為天文學聖地,郭教授在這裏留下不少足跡。

夏威夷毛納基山上設有十三座全球最先進的地面望遠鏡,被視為天文學聖地,郭教授在這裏留下不少足跡。

他道:「以往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動手,需走進望遠鏡的圓頂室工作。氣温近零下二十度,十分寒冷,但要自己爬上望遠鏡安裝、調節或更換儀器,工作環境並不容易。」相比現在可以輕輕鬆鬆留在山下的控制室遙距操作,他指感覺十分不同:「現在操作容易得多,但亦缺少了一份興奮,我們以往是真真正正在望遠鏡裏,很多事要都自己動手,感覺更能接觸到宇宙。」

郭新教授回想以往使用毛納基山上的望遠鏡,需在嚴酷環境中親手操作,感覺艱辛而又懷念。

郭新教授回想以往使用毛納基山上的望遠鏡,需在嚴酷環境中親手操作,感覺艱辛而又懷念。

郭教授指現時可在山下控制室遙距操控山頂的望遠鏡,過程相對容易,但卻少了一份興奮。

郭教授指現時可在山下控制室遙距操控山頂的望遠鏡,過程相對容易,但卻少了一份興奮。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我們的科學家》將於 10 月 29 日晚上 9 時在港台電視 31 及 31A 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