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逾 7,000 印度出土石器 或證人類更早到達東南亞

2018/2/1 — 13:27

40 萬年前,現代智人祖先開始摒棄用了上百萬年的大型手斧以及粗糙切割石器,開始以勒瓦婁哇技法 (Levallois technique) 更有效地運用原材料,從石塊核心製作更細、更薄、更便攜的石器,這種技術發展相信是人類勢力擴張的重要一步。

一直以來,專家都爭論究竟是何種人類發展出這打磨技術,以及如何取代全球舊有的阿舍利文化 (Acheulean) 石器工藝。學界有三大理論:

  1. 現代智人 (Homo sapien) 擁有勒瓦婁哇技術,在離開非洲到達歐亞大陸遇上如近親尼安德特人 (Neandertal) 的其他人族,然後將技術在舊世界中宏揚;
  2. 現代智人與尼人共同祖先已發展出技術,並將打磨方法世代相傳;
  3. 不同人族各自發展出同類技術

有關阿舍利文化

阿舍利文化是史前人族(Hominini)石器工藝技術的稱呼,該文化橫跨於舊石器時代早期的非洲、亞洲及歐洲,距今 170-20 萬年,因最早發現於法國聖阿舍爾而得名。這文化所製作的石器均為左右對稱,顯示當時的人已具備生產標準化物品的意識和能力。

廣告

最新刊於《自然》的研究指,在印度東南岸距離清奈市 60 公里的村落 Attirampakkam 發現的逾 7,000 件石器,經鑑定後有 38.5-17.2 萬年歷史,其中部份石器由屬舊石器時代中期的勒瓦婁哇技法所造。如果屬實, Attirampakkam 石器是印度最早的舊石器時代中期證據,比已知的早 20 萬年。研究團隊又指,當地的舊石器時代中期石器與阿舍利石器有明顯差異。

部份新出土的石器
Credit: Sharma Centre for Heritage Education, India

部份新出土的石器
Credit: Sharma Centre for Heritage Education, India

廣告

此前,學者均認為 12.5 萬年前智人到達印度,才將舊石器時代中期技術帶給當地人族。不過如果早在 38.5 萬年前,印度和歐亞大陸其他地方的人類已製造舊石器時代中期的石器,或者擁有更先進技術包括現代智人的人族就可能更早離開非洲到達東南亞。

近年的研究已顯示現代智人更早離開非洲,到達其他大陸。去年,西非摩洛哥偏遠山洞發現的人類頭顱骨、下顎骨等骸骨與石器化石,顯示人類早於 30 萬年前已出現;上周發表的研究,則於以色列發現約 18 萬年歷史的現代智人顎骨化石與勒瓦婁哇石器,是非洲以外最古老現代智人足跡證據,將此前學界預期人類出走非洲的時間推前 4 萬年。

然而,有多個專家不同意印度團隊的說法。德國 Max Plank 人類歷史科學研究中心考古學家 Michael Petraglia 指,他個人雖然認同石器年份,但不同意石器屬舊石器時代中期文化,最多只是阿舍利文化過渡至舊石器時代中期文化的產物,他認為石器甚至可以被視為阿舍利晚期石器,因為同期的阿舍利晚期石器在印度以及全球其他地方都有出土。

Petraglia 表示現時定論現代智人更早到達印度或東南亞言之尚早,他認為新發現的 Attirampakkam 石器只是當地人類不斷進步的產物,而非由外來人族引入新技術。 Petraglia 曾在 Attirampakkam 以北一千公里的訥爾默達河發現非常罕見的同期人類頭蓋骨,其腦容量相信與現代智人相若,顯示印度在約 38.5 萬年前已有一定智慧的人族居住。

哈佛大學考古學家 Christian Tryon 持同樣的看法,他指出從石器文物中看不到兩種文化在短時間突然改變,相信只是地區性文化轉變形成新式石器。他又表示勒瓦婁哇技法並不複雜,印度古人族自行發展出技術不足為奇。問題是為何全球各地的人族在同一時間都製作相似的石器。 Tryon 提出,氣候是其中一個因素。例如全球天氣變得更乾,當時的人族需要走更遠才找到火源與食物,身上的石器必須更小型才可攜帶。

來源:
Scientific American, Stone Tools from India Fan Debate over Origins of Cultural Complexity, 31 January 2018
Science, These mysterious stone blades point to early human toolmaking in India, 31 January 2018

報告:
Akhilesh, K., Pappu, S. & et al. (2018). Early Middle Palaeolithic culture in India around 385–172 ka reframes Out of Africa models. Nature volume
554, pp 97–101. doi:10.1038/nature25444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