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液及腫瘤科】— 誤信自然療法的 S

2018/6/1 — 16:32

S 小姐是一位三十多歲患有第四期淋巴癌的病人,今次到綜合腫瘤科門診見教授作跟進。在教授來到之前我先跟她聊一下:

「在等教授的時候你覺得很緊張嗎?要杯水嗎?」

「沒有啊,我心情很平靜,因為我很信任教授,她把我絕望中帶回來。噢,要杯水也好。」

廣告

我邊倒著水邊跟她繼續聊。「喔,那當初你是怎樣遇到教授的?」

「其實我是幾個月前才遇到教授的。」

廣告

「那你之前的血科醫生是哪一位?」

「之前的那位血科醫生是兩年多前替我確診的醫生,但確診後我就再沒回去覆診了。」

「為什麼?那你中途的治療是找誰幫你?」我按捺不住自己驚訝的表情地問道。

「你知道嗎,我其實是一位註冊護士。在我的內科工作的生涯遇過很多癌症病人,他們進行化療的時候真的很辛苦,看到他們痛不欲生的樣子,我實在不想步他們的後塵。」

我邊翻她的病歷邊繼續跟她聊,發現原來當初剛病發時的活組織檢驗 (biopsy) 以及正電子電腦掃描 (PET-CT scan) 顯示為第一期淋巴癌。

看到這裡我心裡已大概有個推斷,但希望千萬不要被我估中。

「那在確診至遇到教授的這兩年裡,你有做過任何治療或見過其他醫生嗎?」

「我有個好朋友向我推介了自然療法,這沒有化療副作用的療法聽起來實在太吸引了。我一直跟著他們的建議,這兩年來一直努力的做運動、健康飲食、每天都跑步、吃乳酪、喝楓蜜、避開肉類和澱粉質。」

「那你覺得自然療法有幫助嗎?」

「一開始我覺得真的健康了,感覺非常良好,仿佛癌症都已經消失了。但是過了一陣子後就覺得好像愈來愈不適,頸上的淋巴愈來愈腫脹,就連腋下的淋巴和下身的淋巴都開始腫起來。」

「那你有馬上去找醫生診治嗎?」

「沒有啊,因為我聽說這是自然療法排毒的過程,只要撐下去就會好了。」

「那最後你撐過去有好轉嗎?」

「只是我還沒撐過去就被我老公送去醫院了,因為那個時候實在太辛苦了,每天都發燒、不斷出夜汗、周邊的淋巴全都腫起來,我覺得我快要死亡似的。」

「那送去醫院後醫生有說什麼嗎?」

S 小姐帶點情緒地說:「他們安排了一堆檢查後跟我說淋巴癌惡化至第四期,需要立即進行治療,否則我的生命將會以月計倒數。那刻我頓時晴天霹靂,仿佛我的人生都沒了、前途一片黑暗、我老公和我那 3 歲多的兒子怎麼辦?」面對情緒開始有點激動的 S 小姐,我頓時語塞。

過了一陣子後,吸一大口氣的 S 小姐接著說:

「幸好就在那時我遇到了教授,他沒有好像其他醫生一樣怪責我為何投向自然療法、放棄治療、沒有令我感到病情惡化是我自己拿來的結果。她跟我說:『讓我們別再糾纏於過去,發生了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就讓我們好好的幫你,你先跟我說你的憂慮是什麼,我慢慢解答你的疑問。』她的每字每句都刻在我心中,溫柔細心的教授是名副其實的仁醫。沒有她的話,我不會有今日。」

聽到這裡我不禁暗爽了一下,竟然這麼幸運今次抽中教授為導師,定必獲益良多(心心眼)。

雖然 S 小姐最後遇到教授把她從死亡邊緣拉回來,但我們都知道,第四期的淋巴癌的預後 (prognosis) 並沒有很好。相反,如果有在當初的第一期淋巴癌時,接受醫學治療,痊癒機會則非常高。可惜,這種因爲誤信自然療法或順勢療法,而令病情惡化的個案每天都在世界各地發生。

沒錯,零副作用、效果比西藥好、這種「震驚香港 700 萬人」和「醫生不會告訴你的 7 件事」搶眼的 soundbite 的確會吸引病人。誰不想無痛治病?

但我想講,你確定你真的想要相信這種分分鐘連病理學、人體結構學、藥理學、甚至連高中化學和生物學都一無所知的人去診治你?

文科生在想,我們除了要日以繼夜去追擊偽科學,我們還要好好反省:為什麼病人寧願信相這種沒有受過醫學訓練的騙子,都不相信我們這些經過多年醫學訓練和考核的醫護人員?

註:

* 想請教法律界讀者朋友,沒有專業醫生或醫師執照的順勢或自然療法人稱呼自己為醫生或醫師有無犯法?

#自然療法或順勢療法唔係醫生或醫師
#推廣者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
#你連行醫的資格都唔有
#rule_number_1_do_no_harm
#從今天起向偽科學說不
#香港公共衛生教學由自己做起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