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宇宙射線粒子 揭埃及大金字塔另一巨大空間 19 世紀後再發現主要結構

2017/11/3 — 13:09

4,500 年前,數以十萬計的古埃及人為埃及第四王朝法老胡夫 (Khufu) 建造了吉薩大金字塔,成為唯一屹立至今的古代七大奇蹟。金字塔的建造方法、工程原理仍然成謎,而最新刊於《自然》的研究,更以宇宙射線粒子發現當中有巨大中空空間,是 19 世紀以來首個主要金字塔結構發現。

據現時測量數據,該空間有 50 米長、 8 米高以及一米闊,在連接金字塔中央的法老墓室與皇后墓室的大走廊 (grand gallery) 上方,但暫時仍未知道該空間是走廊還是另一墓室,其出現是否為金字塔產生結構性作用如為大走廊天花減重亦為未知之數。

現高約 140 米、闊 230 米,由 230 萬塊石砌成的胡夫大金字塔原先已發現有三大空間:法老墓室、皇后墓室、金字塔基底的半完成地下室。法老墓室雖有石棺,但胡夫的木乃伊早已失蹤,妃嬪們則葬在其他地方;金字塔內值錢的陪葬品與裝飾亦早已被盜。

廣告

研究由巴黎文物創新保存研究所 (HIP Institute) 、日本名古屋大學與法國能量研究組織分別以三種不同的緲子 (muon) 探測器,從金字塔內外分析緲子的流向。

廣告

緲子是一種由宇宙射線碰撞外圍大氣層分子產生的帶負電粒子,它的速度接近光速,質量比電子大 207 倍,有類似 X 光的行為:它們會游走於空間,直至遇上物件時才被吸收。故此能幫助學者探出金字塔或其他古建築的內部結構,而不需鑽探或破壞文物。

這並非首次有研究使用緲子探測金字塔結構,早在 60 年代末著名美國學者 Luis Walter Alvarez 已應用緲子探測吉薩高原另一金字塔卡夫拉金字塔 (Khafre’s pyramid) 有否隱藏密室,但並無發現。是次研究則在去年因探測到胡夫大金字塔石塊後有異常反應,進一步深入研究才有所發現。研究團隊需要裝置探測器並每兩至五個月分析收集得來的緲子流動數據。

當三隊團隊對比各自的結果時,均找到大走廊上方有大量緲子流動,顯示該位置有巨大中空結構。不過由於技術產生的影像解像度低,現在無法知道該位置是一條水平走廊,還是與大走廊平衡的結構又或是否是一系列小型房室。

領導研究的 HIP 研究所所長 Mehdi Tayoubi 指,這個巨大空間絕不是意外造成,而且從未被任何假說預測過。現時團隊已與古埃及建築學者一起研究結構,暫時估計結構可能為大走廊天花減重,或連接其他未知的走廊。團隊未有計劃進入該區作堪測,但只要埃及當局肯首的話,就會立刻研發小型航拍機入內拍攝。2011 年,列斯大學學者 Rob Richardson 就曾以蛇型機械人進入胡夫大金字塔其中一條隧道,並拍攝到從未見過的古埃及文字。

未有參與研究的哈佛大學古埃及學家 Peter Der Manuelian 認為,雖然研究無法找到失蹤的木乃伊、陪葬品,但可能是現代人對大金字塔認知上的重要發現,他又相信大金字塔內仍有其他較細小的房室仍待發現。

美國考古學家 Mark Lehner 則指,該空間未必是墓室,可能只有象徵性意義,讓法老靈魂走過。另一埃及學學者 Zahi Hawass 就提醒,當時的工人在建造金字塔時經常在石塊間留下空隙,以卸去頂部的壓力;巨大空間可能是為保護法老墓室而設。

圖片來源:ScanPyramids

圖片來源:ScanPyramids

圖片來源:ScanPyramids

圖片來源:ScanPyramids

來源:
The Guardian, Archaeologists discover mysterious void deep within Great Pyramid of Giza, 2 November 2017
Science, Cosmic rays reveal unknown void in the Great Pyramid of Giza, 2 November 2017

報告:
Morishima, K., Kuno, M., Nishio, A. & et al. (2017). Discovery of a big void in Khufu’s Pyramid by observation of cosmic-ray muons. Nature, published online 2 November 2017. doi:10.1038/nature24647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