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科學冷感的總統特朗普

2018/6/5 — 15:2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hitehouse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hitehouse

【原文作者:David Kramer 、中文編譯:常雲惠老師/Teacher in Cambridge Primary School, Cambridge, New Zealand 】

氣候懷疑論、預算縮減以及監管回滾,在特朗普執政的第一年裡,主宰了整個聯邦科學界。

無論一個人的政治立場為何,絕大多數人都同意,特朗普總統在他執政的第一年裡,已經在科學、技術和環境政策等方面留下一個永久的標記。從他忽視任命科學顧問,以及其他負責科學與技術的重要次級內閣官員,至拒絕關於氣候變遷的科學共識,到試圖扭轉奧巴馬總統對於碳排放的限制,特朗普的行為已經大大削弱了科學在聯邦政府中的重要性。

廣告

特朗普的 2018 年度財務預算,嚴格遵守保守派的遺產基金會 (Heritage Foundation) 所提出的藍圖,除卻 NASA 之外,大幅削減所有非防禦機構的科技預算(見《今日物理》, 2017 年七月號,第 34 頁)。這包括削減國立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17% ,約 56 億美元,以及能源部 (Department of Energy)  70% ,約 14 億美元的能源效率與再生能源計劃預算。他提議削減國家科學基金會 (NSF)  11% 的預算,而物理科學基礎研究經費的主要資助者,美國能源部科學辦公室 (DOE’s Office of Science) 則面臨 16% 的預算縮減。

奧巴馬科學顧問霍爾德倫 (John Holdren) 指出,由於白宮缺乏一位有能力的科學家,總統恐怕無法預見他目前的決策與科學之間的關聯。他恐怕不知道甚麼時候需要向科學相關機構諮詢,甚至根本不清楚該提出甚麼問題。霍爾德倫補充,如果總統能有另外獨立而值得信賴的科技訊息來源,對某些特定機構所負責的業務,會有相當助益。

廣告

總統特朗普在今年 4 月簽署 NASA 過渡授權法案(NASA Transition Authorization Act)後收到了 NASA 的飛行夾克。(Paul Williams /白宮照片)

總統特朗普在今年 4 月簽署 NASA 過渡授權法案(NASA Transition Authorization Act)後收到了 NASA 的飛行夾克。(Paul Williams /白宮照片)

白宮科學顧問兼科技政策辦公室 (OSTP) 主任,是個需由總統任命的職位,而同等級的科學與科技主管職缺,還有幾十個尚未填補。例如 OSTP 的四名副主任,能源部科學辦公室主任,美國地質調查局 (US Geological Survey) 局長,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 (NOAA) 的主管與首席科學家,負責研究與工程的國防部副部長,以及國家科學基金會 (NSF) 的副主任等。(更明確的職缺清單,取決於業務責任範圍的界定方式。)此外,特朗普尚未組建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也還沒有召集國家科學和技術委員會,這個屬於內閣級別,專責協調聯邦科技政策的單位。

至於許多已經確認的科技主管任命案,卻又一直惹人爭議。憂思科學家聯盟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的 Michael Halpern 說:「當他們費勁去填補那些職位時,具爭議性或是不符合資格的人員層出不窮。」他指出,Albert Kelly 是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一位聲譽欠佳的銀行主管,卻在完全不具環保背景的情況下,出掌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簡稱 EPA,美國環保署)的超級基金計畫 (Superfund program) 。而 William Wehrum 則在去年十一月確認為環保署主管空氣與輻射業務的副局長;出身律師的 Wehrum ,曾經代表石油、天然氣、化學及製造業反對環保署的提案。小布殊 (George W. Bush) 總統曾因為參議院的反對,只得撤回對他擔任同一職位的提名。

內政部於去年八月下令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院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結束對阿巴拉契亞 (Appalachia) 社區露天採礦健康風險的研究;並於同年十二月結束另一項針對海上石油和天然氣業務內部安全檢查的研究。十二月下旬,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表聲明,敦促恢復露天採礦研究,並補充說明,某些私人捐助者已經表示有興趣提供資金幫助完成該項研究。

哈伯恩指出,環保署及其它監管機關的人事凍結,致使他們在科學與分析能力下降,無法滿足製定和執行環境法律的業務。

氣候變遷和美國環保署 (EPA)

奧巴馬與特朗普政府,在氣候變遷及其它環境政策呈現鮮明的對比。最近美國東半部遭遇寒流來襲,特朗普再次以他個人的偏見,否定學界對於氣候變遷的看法。12 月 28 日,他在 Twitter 上發表評論:「從全球暖化的論調來看,也許我們國家(而不是其它國家)可以就此省下『數以兆計的美元』。大家穿上厚外套吧!」

特朗普在 12 月 18 日發表聲明,取消奧巴馬時代把氣候變遷視為國家安全威脅的防範項目。然而,就在一週之前,他才剛剛簽署了 2018 年國防授權法案 (FY 2018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其中包含一條承認氣候變遷為「美國國家安全直接威脅」的臨時條款。該法案要求五角大廈準備一份關於未來 20 年,軍事設施和海外工作人員可能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報告。總統同意通過包含他所反對的條款的法案並不罕見。然而重要的是,由共和黨某些派系發起,試圖在最後法案中移除氣候變遷影響報告的計畫,卻遭到四十六位眾議院共和黨人的投票反對。

Scott Pruitt,環境保護署署長。 (Mitchell Resnick/ 白宮照片。)

Scott Pruitt,環境保護署署長。 (Mitchell Resnick/ 白宮照片。)

特朗普提名氣候變遷懷疑論者接掌他任內的重要職位;其中最著名的是他任命前奧克拉荷馬州檢察長 Scott Pruitt 接掌美國環保署長。其他還包括由 Ryan Zinke 出任內政部長,Rick Perry 擔任能源部長,以及 Mick Mulvaney 主掌預算與管理辦公室主任(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簡稱 OMB)。此外,由他提名的 NASA 新局長Jim Bridenstine ,以及他所選擇接管白宮環境質量委員會 (White House Council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 的主席 Kathleen Hartnett White,亦即前德州環境品質委員會(Texas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 主席,都是著名的氣候變遷懷疑論者。

由特朗普提名擔任國家海洋暨大氣管理局 (NOAA) 局長的 Barry Myers 是唯一的例外。麥爾斯是私人氣象服務 AccuWeather 的創始人。他在提名聽證會期間告訴國會議員,他接受經由同行審查的文獻所指出的科學共識:氣候變遷的主因來自於人類活動。

特朗普在六月宣布美國將退出,於 2015 年由奧巴馬總統推動並確保的巴黎氣候協定。這一舉動使美國成為唯一不支持該協議的國家。隨後不久,特朗普下令撤銷潔淨能源計畫 (Clean Power Plan,簡稱 CPP);該計畫規範了現有火力發電廠的溫室氣體排放限制(參見《今日物理》 2016 年 12 月,第 26 頁)。 Scott Pruitt 在 12 月 7 日告訴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 (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 ,他反對 CPP 是因為他堅信環保署已經越權,超越憲法所賦予管理各州的權責。他告訴國會議員說:「身為環保署長,當我必須在職責範圍內做出決策時,『依法行政』是我的中心思想。」

美國環保署已於四月份撤掉網站中關於氣候變遷的部分,並把文字更新為:「反映新領導階層的做法。」儘管我們仍舊可以透過 EPA 網站上的主題索引,查詢到一些氣候變遷的信息,但是該部分的頁面則尚未恢復。

環境數據與治理倡議 (Environmental Data and Governance Initiative) 是一個由學術界與非營利組織雇員結合的組織,他們記錄了內政部從網站上撤掉氣候變遷網頁的情況。該組織在上個月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凡與氣候變遷相關的國際義務信息,都已經從環保署、能源部及國務院的網站中撤掉了,對於政府機關列為優先項目的描述,已經改為強調創造就業機會,並且淡化可再生燃料的重要性。在美國能源部的網站上,「潔淨能源」(clean energy) 一詞已遭刪除,而對於石化燃料有害的說明也被撤掉。

普魯特曾因代表奧克拉荷馬州政府起訴美國環保署達十多次而名聲大噪。他試圖阻止環保署針對空氣與水實施新的規範,特別是潔淨能源計畫 (CPP) 。普魯特提議進行一個類似軍隊中經常使用的「紅隊-藍隊」辯論形式;分別由懷疑與支持氣候變遷論者組成團隊,進行公開辯論。這個想法來自物理學家,也是前能源部副部長 Steven Koonin ,本意在找出目前對於氣候變遷的科學共識中可能存在的盲點,以期在新政策實施之前做進一步研究,從而避免對經濟與環境產生負面的影響。

特朗普政府撤銷奧巴馬時代針對延緩氣候變遷的努力,不只限於環保署。例如,去年十二月,美國地球物理聯盟 (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_ 所屬的週刊《Eos 地球與太空科學新聞》(Eos: Earth and Space Science News)報導,美國能源部 (DOE)將於今年停止,一項為增進了解熱帶森林因應氣候變遷的研究計劃,原本預算一億美元,為期十年,卻在僅僅三年之後便無疾而終。

讓評論家更為震撼的是,普魯特宣稱凡獲得環保署贊助研究經費的科學家,不得在該組織下的二十二個科學諮詢委員會中任職。 Scott Pruitt 在十月宣佈這一項決定時,他估計分布於三個委員會裡的二十位受贊助者,同時也兼任審查委員的他們,總計獲得七千七百萬美元的獎勵贊助。普魯特在十二月的眾議會聽證會上說:「這會導致一般大眾產生科學委員會不夠獨立的想法或是印象」。他說,受影響的科學家如果不再接受贊助,便可以繼續在委員會當中任職。

12 月 21 日,三位前環保署諮詢委員會成員加入了由關愛社會醫生聯盟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全國西班牙裔醫學協會 (National Hispanic Medical Association) 以及國際兒童健康與環境協會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hildren’s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所發起的訴訟。該訴訟對普魯特的新政策提出質疑,稱其為「違反聯邦道德規則的非法企圖」。他們控訴這個對於接受贊助者的排斥法案,「是毫無根據卻有利於汙染工業的決策」。原告指出該政策「將會瓦解環保署的清廉公正,並在組織的決策與計畫中引進對污染者有利的偏見」。

前環保署長 Gina McCarthy 說,為了避免利益衝突,奧巴馬政府在遴選任職於諮詢小組的科學家時,會遵循一套詳盡的程序。她說:「沒有任何一個受到計畫補助的科學家,可以針對與其特定工作相關的議題向環保署提出建言。」然而她與其他人注意到,任職於布魯特管轄的諮詢委員會中的工業說客以及政府官員,對於他們可能獲取的既得利益,事前並無任何審核。

麥卡馨說,特朗普政府將會發現很難廢除一些奧巴馬時代的規定,例如特朗普上任不久之後就下令重審的「 2015 年美國的水域規則」。如果要變更環境法中的法條,必須先確定基礎科學或是其法律條文中有瑕疵,又或者是發現在規則制定的過程當中,並未遵循立法程序。麥卡馨說,她無法預測法院是否會接受,布魯特所提出聯邦在潔淨能源計畫上越權的主張,但是不論有沒有該項計畫,對於潔淨能源的需求,已經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哈佛法學院、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以及其他團體,正在追踪特朗普政府於環境法規上開倒車的做法。一份紐約時報的分析指出,自十二月起,已有29項規定被重新改寫, 24 項被駁回重審,以及另有7項已石沉大海。

泰晤士報與 ProPublica 兩家報社,在十二月引用根據「信息自由法案」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所獲得的訊息報導,自從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環保署已經有七百名以上的員工離職、退休或是接受資遣,這其中包含二百多位科學家(原本有一千六百名科學家任職於 EPA )。

麥卡馨說,環保署縮編多個科學與技術專案的人員與資源,是她最為關心的問題。「我們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在科學與技術方面,聯邦政府所扮演的角色無法在州的層級複製。在聯邦的層級,你需要設備頂尖的科學實驗室與相應的高端人才,才能解決類似弗林特水質問題 (Flint water problem) 這類的危機。」

能源部

特朗普任命前德州州長派瑞擔任能源部長,此舉和對普魯特的任命模式一樣。派瑞在2012年時曾參選美國總統,在他那短暫的參選期間,曾誓言要廢止能源部,但是他後來卻改口說記不得該機構的名稱。派瑞在他的就任聽證會上再次對參議員保證,他的觀點已經改變,而且他會盡一切所能減緩特朗普的預算削減計畫。

Rick Perry,美國能源部長。(Ken Shipp,能源部)

Rick Perry,美國能源部長。(Ken Shipp,能源部)

派瑞為了提振沒落的燃煤與核能發電工業,而向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 (FERC) 建議對核能和燃煤等電廠,提供相當於至少九十天發電成本的補貼條例,以確保他們在龐大電力市場中的競爭力;特別是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為低成本的天然氣發電。派瑞認為,萬一發生電力危機,此舉可以確保全美電網仍舊正常供電。然而,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的委員們,已經在上個月一致否決這個具爭議性的提案。

特朗普建議裁撤先進能源計畫署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 Energy) 。這是隸屬於能源部底下的小型單位,專責支持發展創新性、高風險、高回報的清潔能源技術。另一方面,特朗普則支持美國維持對「國際熱核融合實驗反應爐」 (ITER) 的參與;這是由七個國際成員國,聯合在法國南部建造的一座實驗性核融合反應爐,不過參與的程度較去年為低。

美國太空總署 (NASA)

在特朗普對科學機構提出的預算削減名單中,並未包含 NASA 。不過,他卻重啟人類探索近地軌道之外的登陸月球計畫,同時也否決了奧巴馬政府放棄登陸月球,而是把太空人送上由機器人拉近地球的小行星的計畫。然而,特朗普並未排出特定的時間表,也不曾提到要提撥多少補助款做為登月計劃專款。

如同他對於氣候變遷的觀點,特朗普提議刪減 NASA 在地球科學方面百分之九的研究經費,並關閉多個地球觀測站。

特朗普倉促地任命 Jim Bridenstine 擔任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署長,顯然是個冒險之舉。至少已有一位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 Marco Rubio 表態,他很有可能不會投同意票給毫無科學或工程背景的布萊登斯汀。由於共和黨目前在參議院中的席位,只比民主黨多出一席,若共和黨內有人反對布萊登斯汀上任,那麼這個僵局勢必只能靠副總統 Mike Pence 來解開了。

科學家的反擊

傳統上傾向於規避披上政治色彩的科學家社群,如今因特朗普的科技政策而引發了一股新的行動主義 (activism) 。Michael Halpern 說:「我看到一股十五年來從未見過,想要積極參與的渴望 … ...,許多的科學社群已經挺身而出了。確保聯邦的科學事業繼續蓬勃發展,已經成為全國許多科學家的首要任務。」最明顯的情況是,成千上萬的科學家及他們的擁護者在四月聚集於華盛頓特區,及世界各地幾十個其他城市,響應「為科學遊行」(March for Science,見《今日物理》網站)。

針對 Scott Pruitt 針對接受研究經費的科學家,不得擔任環保署科學諮詢委員的提案,環境工程與科學教授協會 (Association of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and Science Professors) 於十一月宣布,他們將會創建一個影子環境委員會,以審查環保署諮詢小組的工作。

去年十二月,四十二個科學機構及大學聯名寫信給白宮預算管理局 (OMB) 局長 Mick Mulvaney ,對於新聞報導關於疾病控制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已經在預算文件當中,禁止使用某些術語,其中包括「基於科學」與「基於證據」一事,表示反對。雖然該中心主任否認有這個禁令,信件簽署人補充:「我們的社群仍舊關心,並希望您鼓勵所有聯邦機構的負責人,在做決策時應以『科學』為基礎。」

數據避難計畫  (Data Refuge) 是由圖書管理員、檔案管理員以及科學家所組織,希望將數千億兆位元的氣候數據存檔備份,因為這些數據很有可能會從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 (NOAA) ,美國環保署以及其它機構的網站上消失(見《今日物理》2017 年三月號,第 31 頁)。

經過這一切之後,科學家們仍舊繼續從事科學研究。美國科學促進會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的執行長 Rush Holt 說:「就許多方面而言,這對科學來說是個美好的一年。」因為在這一年裡,仍有很多重要的科學研究成果問世,甚至包括更多證明氣候變遷正在發生的證據。他補充說道:「科學的影響將只會比預期的更大,而不會變得更小。」

註:

本文感謝 Physics Today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同意物理雙月刊進行中文翻譯並授權刊登。原文刊登並收錄於 Physics Today, February 2018 雜誌內 (Physics Today 71, 2, 26 (2018))。

中文版文章原刊於《物理雙月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