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新聞年代 你我都可以是幫凶

2018/3/9 — 18:01

「槍擊案沒有發生過!所有受害者都只是演員。」「假的!」佛羅里達州校園槍擊案後,不難發現 YouTube、Facebook、 Twitter 會出現大量這類言論。很不幸,槍擊案確實有發生、案件有死傷,而生還者一生均會蒙受此心理傷害

2016 年,牛津字典將 Post-truth(後真相)選為年度詞語。2017 年,俄羅斯被揭利用 Facebook 、 Twitter 等社交媒體散播假資訊,影響美國選舉選情。2018 年,雖然 Facebook 決意要解決假新聞散播問題,但情況仍然未有改善。不論是美國還是香港,假新聞、假資訊繼續充斥網路世界。假新聞影響的不只是「真相」,還有機會威脅民主制度——假消息發佈者可以隨意操控大眾言論。

社會科學家 Soroush Vosoughi 的研究隊伍於《科學》刊登研究,他們分析了 2006–2017 年期間,126,000 個在 Twitter 散播的謠言數據。 Vosoughi 等人發現,一般真確新聞在 Twitter 上只會接觸到 1,000 用戶;相反,最多人流傳的 1% 假新聞,更會接觸到 1,000–100,000 人以上。其中,政治新聞更是重災區。緊隨其後的分別為:都市傳說、商業、恐怖主義、科學、娛樂和自然。

廣告

與大多數人所想一樣,研究人員初時以為假新聞是經大量「假人戶口 (bot account) 」散播。為測試這個假說,研究人員排除假人戶口後再後分析。令人感到失望的是,這個想法是錯的。即使他們從數據中移除假人戶口,假新聞仍然以相近速率散播到相同數量的用戶。也就是說:我們怪不了「假人」。

研究人員再分析資訊類型對假新聞散播的影響。結果發現,大多數假新聞均是「前所未見」的新資訊,簡單一個假新聞例子: Morgan Freeman 要求特朗普拘禁希拉莉。(別笑,此新聞真的有人相信)。研究人員坦言,此發現未必可以完全「怪罪」於假新聞散播成因是「新聞新鮮感」,但至少可以肯定讀者會較易被情緒挑動,主動將其分享。

廣告

美國政治科學教授 David Lazer 指,美國人自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對主流媒體信任度開始急劇下跌,當中大部份是右翼支持者。香港也有類似情況,雖然未能肯定與政府整體公信力有關,但觀乎近日流感疫苗風波,可見部份市民對疫苗存疑是源自對政府和醫療架構沒信心,而非醫學本身。也就是說,政府不做好自己,只會令假資訊持續荼毒社會。

要應對「假資訊」又有甚麼方法?老實說,不肯定。

Lazer 在文中指出,人類本身就較偏向與自己思想相近的資訊,而且不會質疑與自己意念相同的資訊。此前不同心理學研究亦指出人極易受確認偏誤 (confirmation bias) 影響,令人難以全面接收和分析資訊。因此,Fact-Check 也有機會弄巧反拙 ,令人會出現認知失調 (Cognitive Dissonance) 繼續妄顧事實,並辯護自己理念。社交媒體更令回聲室效應更令情況發酵,結果更多人不願接觸與自己「立場」相違的資訊。他認為,教育或者能稍為改變此類問題。

不過,單靠教育難以解決此類問題,社交媒體或者都需要「著手」處理。Facebook 嘗試改變「推文」策略,減低假新聞傳播機會,而 Twitter 則處理了大量假帳戶和提醒用戶以免「中伏」。政府或機構政策也可能會減少問題。然而,這類政策也有機會被市民認為政府或機構控制言論。Lazer 認為,另一個方法是令發佈假消息而令人直接受害者承受法律制裁,也有機會改善問題。不過,他坦言現時最重要是認真研究假消息傳播方法,由此改變整個網路生態,營造一個重視「真相」的文化。

假新聞問題已不是笑笑就算的問題。絕對可以影響政治、醫療健康,甚至民生。想了解更多假新聞發佈者的手段,有機構設計遊戲 《Bad News》,讓玩家可以嘗試透過散播陰謀論、挑動讀者情緒和假帳戶等方法製造假新聞。我最多只得到約 10,000 位 「Follower」,大家可試試在遊戲中做假新聞大亨。

面對 Fake News 世代,一般人也真的沒有甚麼方法可幫助解決。個人而言,既然知道互聯網世界充滿「假資訊」,而我們均是當中的罪魁禍首,那就更加要時刻記著:相信可靠媒體、盡量查證,多分享可信資訊——令劣幣不能再驅遂良幣。

參考文章:
Science, The science of fake news, 8 March 2018

報告:
Vosoughi, S., Roy, D. &  Aral, S.  (2018). 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 Science, 359, 1146–1151. DOI: 10.1126/science.aap955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