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末路

2017/9/5 — 15:31

後來工程師發現地勢較高處,受沙粒郁動的影響較少。所以他們決定在較高嘅沙丘上鋪上瀝青,原來的木板路就留在沙粒流動較快的低位處。

後來工程師發現地勢較高處,受沙粒郁動的影響較少。所以他們決定在較高嘅沙丘上鋪上瀝青,原來的木板路就留在沙粒流動較快的低位處。

【文:顏啟峰】

「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道路真的如魯迅先生所言,是走出來的嗎?面對大自然給人類的重重難關,前人以無比的鬥志、以及湯告魯斯般的身手,留下一條條奇跡之路。

廣告

在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斯平原上,有一條公路關乎幾千人的生死存亡。位於帕蘇比奧山上的52隧道公路,沿迂迴山崖,穿過一條接一條的隧道,以及狹窄險峻的小路。這條險要公路是意大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守住命脈的關鍵。意大利在1915年正式向奧匈帝國宣戰;主要戰場在奧匈帝國邊境的嚴寒雪山上。1916年,奧軍在一次攻擊中,成功佔領帕蘇比奧附近幾個山頭,幾近掌握直接攻入威尼斯的路線。

在有限資源、又隨時面對襲擊的情況下,52隧道公路在短短九個月建成,最終拯救幾千人。

在有限資源、又隨時面對襲擊的情況下,52隧道公路在短短九個月建成,最終拯救幾千人。

廣告

在奧軍眼前,只有一條路可以攻上帕蘇比奧山頂,為了搶佔山頭,奧軍封鎖意大利軍的去路。意大利軍官苦惱如何把士兵同物資運送到前線;既要穩守山頭,又要避免中途被炸到粉身碎骨。他們沒有眼前路,也沒有身後身,只能沿險要山崖打造一條全新出路。工程師把公路分成不同路段,由海拔1200米開始逐段開鑿,一直到海拔2000米高。山勢非常陡峭,不能只沿山邊起路,最後開闢了 52條隧道,公路才告完成。修路軍人都是礦工或石匠出身,大部份因年紀大不能上前線。他們沒有征服敵軍,卻在戰況激烈之地、在隨時成為戰靶之境,征服了一個險峻山頭。全靠52隧道公路的重要防線,意軍最終擊退奧軍,解除對這個心臟地帶的威脅。

公路在闊度僅僅足夠讓兩隻運貨的騾行走,即使在山上最高路段,都沒有建欄杆。有工程師笑問,52隧道公路是用來救命,還是奪命?

公路在闊度僅僅足夠讓兩隻運貨的騾行走,即使在山上最高路段,都沒有建欄杆。有工程師笑問,52隧道公路是用來救命,還是奪命?

但大自然好像執意要淹蓋匠人成就;從帕蘇比奧山上不斷有石頭滾下堵塞隧道,公路亦漸漸被淹沒。 當年的工程師為紀念這班扭轉戰局的士兵,就在拱門上刻上一句拉丁文,意思是「成大事的人,其名字將永垂不朽」。

要戰勝歸來,總有犧牲。路上有人會跌倒,甚至身陷囹圄。他們的犧牲終有一日會被傳頌。就如碑文所指,「成大事的人,其名字將永垂不朽」。

要戰勝歸來,總有犧牲。路上有人會跌倒,甚至身陷囹圄。他們的犧牲終有一日會被傳頌。就如碑文所指,「成大事的人,其名字將永垂不朽」。

同樣由戰事催生,英國母親山公路的命運則截然不同。它沒有促成一場戰事的勝利,反而成為Murphy’s Law 又一例證------「凡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最後更落得四分五裂的下場。

拿破崙戰爭期間,卡素頓地區希望為戰事作出貢獻,決定興建一條道路,方便從山上運送物資支援前線。路線中有一些陡峭山丘,如果依山而建,公路會太斜,馬車幾乎不能行走;於是工程師揀選了相對平坦的母親山。這設計確實可解決馬車的問題,但他們忽略了一個致命傷,就是母親山的地質,完全不適合建路。當地人稱母親山為「震動山」,因為山下有一層不斷移動的頁岩,經雨水洗刷後會變得更不穩定,導致山丘每年向卡素頓方向移動四分一米。所以公路落成後,不久就出現裂痕及開始變形。後來政府多次加固,為路面鋪上瀝青,卻弄巧成拙。瀝青遠遠超出地面負荷,令地面更易移位。持續的山泥傾瀉,令當地政府失去耐性,並於1979年全面封閉公路。

母親山公路是人類征服大自然的失敗例子。但人類面對大自然時,從來都是不安份。

工程師在規劃母親山公路時犯下嚴重錯誤,沒有考慮母親山的特殊地質。對今日的工程師來說,地質是建路的主要考慮因素。

工程師在規劃母親山公路時犯下嚴重錯誤,沒有考慮母親山的特殊地質。對今日的工程師來說,地質是建路的主要考慮因素。

在法國南部的韋科爾高原,就有工程師將建路的潛能推至極限。 高原被山崖及峽谷包圍,高原上的村民幾乎與世隔絕;他們要求興建一條通往山下小鎮的路。這項工程困難重重,最大的難題是如何在堅實的岩石中開鑿道路。工程師最後想出的法子,可以給下集《職業特工隊》參考:派工人游繩下至懸崖邊,然後鑿一個洞放入炸藥,點火後捉緊時間,在爆炸前連人帶繩跳開。全靠一個個湯告魯斯近乎自殺式的創舉,「大狹道」成功開通,更一度成為法國南部的旅遊熱點。

韋科爾山谷好像一個天然堡壘,四面都是山崖和陡峭的峽谷,令高原上的村民彷如與世隔絕。

韋科爾山谷好像一個天然堡壘,四面都是山崖和陡峭的峽谷,令高原上的村民彷如與世隔絕。

獨特的興建方法、加上高原優美的風景,讓「大狹道」成為一條既浪漫又引人入勝的公路, 遊客蜂擁而至。

獨特的興建方法、加上高原優美的風景,讓「大狹道」成為一條既浪漫又引人入勝的公路, 遊客蜂擁而至。

有否想過路除了走出來,還可以「嗌」出來?在美國聖地牙哥,一條沙漠上的公路,就是源於一場「牙骹戰」。正如「迷失的橋」一文提及,當洛杉磯成為「橫貫大陸鐵路」的總站,在旁的聖地牙哥卻因為一個大沙漠,連一條直達東邊的公路都沒有,令當地經濟停滯不前。這時又有另一位佛心商人登場。艾德‧費查為了振興自己的城市,要求南加州公路網以聖地牙哥為中心樞紐。洛杉磯一名記者挑戰費查,分別從洛杉磯及聖地牙哥出發,看誰能由陸路更快到達鳳凰城。自信滿滿的費查還讓賽,比記者遲一日出發,卻比記者更早抵達鳳凰城。他的致勝之路,是一個像5歲小朋友想出來的妙計:用木板在沙漠上建一條公路!這個簡單而即興築起的木板路出乎意料地成功,還在1915年與加州公路合併,使用了十年之久。這個勵志故事的啟示,相信是不論前景如何灰暗,「俾啲掙扎」和創意,最後定能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沙漠上的木板路讓佛心商人費查勝出牙骹戰。他用船運送一萬三千塊木板,建造這條全長七哩、橫跨沙漠的木製公路。

沙漠上的木板路讓佛心商人費查勝出牙骹戰。他用船運送一萬三千塊木板,建造這條全長七哩、橫跨沙漠的木製公路。

--

《落難工程》第一集將於8月7日(星期四)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